第634章 真正的牛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回京,說遠也遠,說近也近.

如今他在遼營,怎麼也得等和談出了結果之後才能抽身.

但是,這個結果似乎也不用拖太久了.

耶律洪基正如唐奕所說,他沒有選擇.兩人的那次談話之後不滿三天,這位大遼皇帝終于不再堅持歲幣之事,願意與大宋心平氣合地坐下來談.

一旦正經開談,也就沒什麼阻礙了.說白了,大宋本來也沒什麼過份的要求.

之前的五十萬歲幣,萊州和遼河口兩地的百萬租金,還給你,大宋不差這點兒"小錢兒".

兩國依舊是兄弟之邦,相通軍政.

至于羊毛貿易,根本不用談,那屬于自然商業行為,只要大宋用羊毛就一定得買大遼的.

唯一條,承認燕云是大宋國土......

不承認也沒辦法,燕云已經在大宋手里了,耶律洪基就算不情願,他也沒這個實力拿回來.

不過,在這里,唐奕這個"不善權謀"的混蛋又給耶律洪基挖了個坑.

耶律重元!

......

耶律重元是以大遼皇帝的身份降宋的.一片石陣前髻發,一句"降了",燕云就算給大宋了.

戰後,自然要補"投降召書".

到這里,他依然是大遼皇帝.至于他和耶律洪基承認哪個,哪個合法,富弼打了馬虎眼,大遼也沒當真.

遼人還是很光棍兒的,燕云給你了,那也就沒有必要再扯皮.大宋需要一個合法性,一個合性的占令燕云的理由.

戰時承認耶律重元,也就承認了.戰後奉耶律洪基為遼主,也就可以了.

可是,他們忽略了一點,扣小字眼兒,玩政治手段,契丹人永遠玩不過宋人.

......

投降召書.

耶律重元的這個召書是唐奕給寫的,內容就是:他以遼主的身份歸還當年石敬塘割讓給大遼的燕云一十六州之地.

如此一來,大宋占領燕云也就算名正言順了.

這是大宋自己的問題,大遼上到紈绔皇帝耶律洪基,下到和談首臣耶律宗訓都懶得管.

可是,問題來了......

特麼"燕云一十六州"!

一十六州可沒有全在他耶律重元的手里,這次燕云複宋,一十六州也沒有全歸大宋.

燕云,燕云.

"燕"給大宋了,"云"還在大遼手里呢.

云州是突吉台部的領地,怎麼可能給大宋?

唐奕這個小機靈抖的太損了,直接在大宋和大遼之間,大遼內部之間,埋下了一根釘子,一根把耶律洪基送入深淵的釘子.

......

------

拋去唐奕的陰險不談,別的方面雙方皆是認可.

富弼立即將前方進展上表官家,只等趙禎禦批,即可與遼人簽訂正式的盟約.

奏表這一來一回,又是半個多月.

此時距離古北關大戰已經一個多月,近兩個月的時間過去.

趙禎禦批的旨意到達的同時,觀瀾諸生也已經基本完成了唐奕交與的任務.他們沒有來古北關,而是聚于幽州,等待唐奕南歸.

而另一個人也被遼人送到了古北關外--司馬君實.

司馬光這一遭看似有驚無險,實則九死一生.耶律洪基稍稍任性一點點,他這個駐遼通政使的小命兒就沒了.

即使蕭惠,耶律宗訓極力擔保,還是難免一場苦難加身.只兩個月時間,去遼北走了一個來回的司馬光就幾乎讓唐奕認不出來了.

許是耶律洪基故意的,此時的司馬光與乞丐無異,蓬頭垢面,衣衫不整.原本有幾分仙氣的短須現在也打綹兒了,手腕脖頸間盡是紅腫破皮,顯然是帶過重枷.

唐奕心里過意不去,急步迎上前去,張嘴就道:"看來'蘇武牧羊’,不是一般人能效仿的,也就君實兄能來一來,換個人就掛掉了!"

"噗!!"

富弼在後面沒忍住,這小子放嘴炮也不分個時候,司馬光現在必然委屈的不行,你這般調侃,還不跟你急.

哪成想,唐奕張嘴就拿蘇武打起了哈哈,而司馬光聞言立時露出一絲不屑,捋了捋擀氈的短須.

"蘇武?那是想死沒死成才被北蠻輕辱."

"我司馬光可不想死,還要留著命風光回宋,把這些欺辱還給遼人!"

......

唐奕哈哈大笑,意思是他比蘇武牛多了.

"好!不愧是司馬君實,司馬牛!"

"快去洗漱一番,晚些與君實兄擺宴慶功."

司馬光聞言登時急了,"洗什麼洗?先擺宴!"

他已經兩個多月沒見到葷腥了.

"多上酒肉!"

......

富弼忍不住好好看了看這個司光君實.

以前像司馬光這樣的"年輕人"自然得不到富相公的關注,今日一見......

富彥國開始明白,當初唐奕為什麼執意要讓這個只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去大遼主持大局.確有過人之處,至少膽識,氣魄非常人可比.

......

富弼哪里知道,要單單是膽識,氣魄,唐奕就讓曹覺去了.

這位司馬牛,論情商,論心境,論手腕,論心智,在整個華夏曆史那都是能排在前幾的人物,豈是一般人的標准可以衡量的?

......

席間,唐奕收起玩笑,鄭重地給司馬光一禮,"此次君實兄功在社稷,奕,拜謝!"

司馬光放下手里的羊腿,面無表情地看著唐奕.

"這一拜,當我拜你.但是,光就不拜了.因為太重,一拜不足表光之敬意."

唐奕抬頭,"君實兄言重了!沒有你在大遼的暗中走動,大宋收不來燕云."

司馬光搖頭,"不說這些."

"只問子浩一句,接下來,你要如何重興慶曆之事?"

"......"

唐奕與富弼對視一眼,皆有詫異.

唐奕可是從來沒對司馬光說過要改革,重興慶曆新政之事這樣的話.

......

一看唐奕的表情,司馬光更是篤定.再不看桌上酒食一眼,正襟危坐.

"實不相瞞,古北關戰事一定,光不是沒想過舍身取義,甯死不受遼人輕辱."

"可是,光得活著......"司馬光目光如炬,緊盯唐奕.

"活著看看大郎弄下觀瀾商合這個龐然大物,又不惜巨萬修通南北水路,布下這麼大一個局,到底要把大宋引向何處!!"

......

唐奕服氣地看著司馬光,不愧為千古大牛人,只憑這一點點蛛絲馬跡就能看通全局.

"那麼...."

唐奕面色漸冷,悠悠開口.

"君實兄可願助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