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 章 唯一不能發瘋的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權謀......非唐奕所長?"

富弼仔細想了想,唐奕說的有點嘚瑟.

但,也對......

他好像確實不太喜歡棉里藏針,一步看百步的權謀之術.

除了國與國之間的大策大略沒辦法要勉力為之,他解決問題的手段,更多的則是"瘋子"那一套.

想來也是無奈,這小子的處事之道用四個字就可以概括--

簡單粗暴.

能用拳頭解決的問題,卻是從來不用腦子.像從前的潘國為,張堯佐,朝堂上的賈子明,曾公亮,無不是一路以力碾壓過去.

而能讓他動腦子去解決的問題,除了燕云,似乎就只有一個汝南王府了.

想到汝南王府,富弼不禁玩味地看向唐奕,"大郎對那一家人,似乎有些......"

唐奕反問道:"有些什麼?"

"有些另眼相看,太過仁慈了."

這麼多年,連富弼都覺得這不是唐奕的行事風格.

細想唐奕經曆的種種磨難,幾乎都與那家人有關,可偏偏他最沒把對手怎麼樣的,就是那一家人.

"大郎是個從不吃虧的人.站在大郎的角度,或者以唐瘋子的行事作風,那家人到現在還能安然于世,清名得存,老夫倒真有點兒想不通."

唐奕聞言,苦笑搖頭,"相公這是在考我嗎?"

富弼則笑,"無關考不考,只是好奇."

"相公不會真的以為,我不想把那一家人摁死吧?"

嚴肅地看向富弼,"我想!天天都在想.但是,不能."

......

富弼眼神微眯,"哦?"

唐奕暗自無語,以富弼之能又怎麼會不知道,想來是想聽他親口說出,才會安心吧.

"我不能開這個頭兒......"

富弼聞聲,暢懷大笑.

"所以,曾公亮也好,張堯佐也罷,大郎也都沒有趕盡殺絕."

唐奕面色凝重,"拋開個人的心思,陛下也不希望我趕盡殺絕.甚至為了大局,不得不刻意'下手’很輕."

富弼滿意地點著頭,"大郎與陛下還能保持這份清醒,實屬不易!!"

......

這件事看似很難理解,其實很容易理解.

剛剛唐奕提到了一個詞--"大局".

那麼是怎樣的"大局"讓皇帝連覬覦皇位的人都可以寬容,讓唐奕連幾次三翻構陷于他的人也可以輕描淡寫地就放過了呢?

不外呼一個"穩"字.

如果換做任何一個朝代,任何一個"大局",可能都不用這麼憋屈的求"穩"的.

大宋的政治相對華夏任何一個時期都太溫和了,溫和到終宋一朝沒死過一個文人,處死的武將也是少之又少.

臣子結仇還局限在政見之爭,君王之怒也只到于"眼不見為靜"的程度.

甚至"黨爭"還只存在于歐陽永叔的文章里.

但也正因為如此,唐奕才更不能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他當然恨那一家人入骨,但是他不能開這個頭,更不能在這個時候開這個頭.

唐奕也好,趙禎也罷,終極目標都是革宋,強宋.

在這個大方向面前任何怨氣,是非,乃至私欲都要放下,都要為之讓道.

改革,即使唐奕有一個完整的藍圖,也有十足信心,但說到底還是打碎舊制,改天換顏.不管怎麼樣都如同絕壁行馬,如同薄冰走履.

任何一點小的差池都可能把整個大局付之一炬,又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開這個頭呢?

將來,當改革真正開動,會有反對,也一定有"殺雞敬猴",但絕不是像汝南王府這種龐然大物.

所以,對于明顯存有異心的賈子明,趙禎在裝糊塗;對于關鍵時刻站錯隊的曾公亮,趙禎也是為他留了體面.

就是想在這個時期讓朝局依舊看上去很溫和,更不想觸動一部分人的敏感神經.

"富相公應當知道,那一家人與很多朝臣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個盤是大是小,我到現在也沒有摸清."

"如果我下手太早,就算把那一家徹底鏟除,也不可能鏟除所有的關聯之臣.如此一來,人心惶惶不說,將來會有多大的阻力,誰也預測不了."

"......"

富弼看著唐奕,良久方道:

"大郎能有這番心思,老夫就放心了."

"......"

唐奕無語,說來說去,富弼還是不放心,還是考校.

"陛下在這個時候還能仁心不移,大郎少年得志,功高蓋世,尚能保持清醒,讓老夫對即將到來的這場風雨又多了幾分信心."

唐奕登時肅然起敬,富弼是真正的有德君子,也是這個時代士大夫的典范,真正的為國為民.

鄭重拱手一禮,"奕性烈,亦不成熟,以後還要相公多多提醒."

富弼慈祥一笑,"放心去做吧,老夫給你坐陣後方!"

???

唐奕擰眉,"後方?相公的意思是?"

"大郎不會以為,陛下派老夫來只是與遼人談個歲幣吧?"

"此次入燕云,老夫暫時就不回朝了."

燕云收回來了,十數州地趙禎必然要派一個能干,且持重之臣來主持大局,富弼是最合適的人選.

富弼繼續道:"不但老夫要留下,宋公序,吳春卿二人也會留下."

"燕云之重,非常地可比.況且,你的毛紡根基在這里,陛下也是十分重視,卻是要我等來給你看家嘍."

看家?東府三位宰相出知燕云?足見趙禎對唐奕信任到了什麼程度.

"那回朝......"

"回朝?"富弼搖頭."傻小子,那是屬于你的巔峰時刻,我們這些老家伙卻是不能去搶子浩的風頭."

......

"除了唐介,身為禦史,有監察使臣得失之責,要隨你回朝,狄青,龐籍做為西府宰執,要等燕云軍備整肅之後才回師.各部屬官也要等政務平穩之後,再行調動."

"所以,只子浩與王老將軍統閻王營,攜楊老令公骸骨回京."

唐奕有些發愣,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安排.

趙禎這是要讓他獨領奇功,萬眾矚目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