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 章 又被坑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耶律洪基還是那個耶律洪基,見到這位"故人",唐奕不僅唏噓.

記得上次見時,耶律洪基說,希望永遠不要再見到他.結果,才兩年,二人就在這距離古北關不足百里的山野之間,再見了.

為了見唐奕,耶律洪基特意屏退左右.此時,這片山崗之上,除了唐奕和耶律洪基,再無他人.

唐奕看了眼不遠處的大遼皇帳,玩笑道:"怎麼?都不請我進去坐坐了嗎?"

耶律洪基背對唐奕,遠望南方.

"那是見臣子和敵人的地方!"

唐奕一挑眉毛,"哦?"

"陛下沒把我當敵人?"

耶律洪基遲疑了一下,緩緩搖頭.

"朕還是把你......當朋友."

"......"

唐奕前行幾步,與之並肩,"國事為重,看來查刺是理解的."

耶律洪基還是搖頭,"在我這里,朋友為重."

唐奕不禁好好看了看耶律洪基.

這是他第二次正視這個大遼國主,心中突然生出一個怪異的想法:

耶律洪基不適合當皇帝,卻應當做個俠士.

"可惜......無酒."

耶律洪基撇嘴道:"干嘛?讓朕為你巧取燕云,舉杯相慶?"

"不."唐奕矢口否認.

"大戰初定,于屠戮之地舉杯暢飲,笑談成敗,卻是查刺應有的氣概."

耶律洪基眼中閃過憧憬,"的確氣蓋云天......"

"不過,朕是失敗者."

看向唐奕,"最後還是與你這個勝利者舉杯相慶."

"不."唐奕再次否認.

"是與朋友,醉飲成敗......"

這是唐奕第一次與耶律洪基朋友相稱.

......

"唉."

耶律洪基聞言一歎.不知道為何,他這個一國之君在唐奕面前總覺矮了一頭.

"子浩確實是豪氣之人,朕,佩服!"

"這就是你不恨我的原因嗎?"

"誰說我不恨你?"耶律洪基眼睛隨之一立,看向唐奕."只不過成王敗寇,朕輸的起!"

唐奕徹底無語了,這貨光棍的真讓他佩服.

......

"若是當年,朕不與你因那個女侍衛結仇,今天的結局會不會不一樣?"

"不會."唐奕坦然道."我是宋人,你是遼主."

"......"

看著唐奕臨風而立的面容,耶律洪基真不知道心里是什麼感覺,他應該現在就殺了這個失土亂國的罪首.

但是,正如他所說,如果沒有宋遼之分,他們會是朋友,這是一個值得他欣賞的瘋子.

這一仗他輸的,服!

"三百萬歲幣!別廢話,乖乖拿來!否則,燕云你就算拿回去了,也拿不穩!"

......

唐奕笑了,也沒打算和他廢話.

"三百萬歲幣和六百萬稅得,查刺選一個吧."

"......"

好吧,耶律洪基又端不住了.唐奕總能讓他瞬間亂了方寸,特麼這貨怎麼從來都不按套路出牌.

"你,你什麼意思?"

唐奕笑道:"很簡單,你要歲幣,我就給你歲幣,我唐奕就是錢多."

"當然,有比歲幣更能讓你快速彌補燕云所失,重整皮室軍的辦法,看你選哪個了"

"什麼辦法?"

"羊毛!"唐奕吐出兩個字.

"你以羊毛收稅,我收你的羊毛."

耶律洪基擰眉道:"就是你給耶律重元的那個毛紡?能收那麼多?"

唐奕笑道:"只比六百萬多,不會少."

"不干!!"

耶律洪本來有點動心了,一看唐奕那個邪笑,登時腦袋搖得生風.

"上次與你兩州之地換了百萬歲入,結果卻是失了燕云!"

耶律洪基信不過唐奕,怕又被他坑了.

唐奕依舊笑得邪性,"你沒有選擇!"

耶律洪基頓時不憤,"怎麼沒選擇?信不信朕把大軍就壓在古北關下,讓你得了燕云也久無甯日!"

唐奕搖頭,不與他制氣.

"不說大遼還有沒有那個能力與大宋開戰.也不說你的皇家近衛還剩多少."

抬頭緊盯耶律洪基,"單是契丹各部的怨氣就夠你折騰的."

"羊毛,不但可以讓你得到喘息,而且用于安撫各部是最好的選擇."

說到這里,唐奕慢悠悠地補了一句:"一個沒有皮室軍的皇帝,總要給各部一點好處,人家才能踏踏實實地跟著你吧?"

"你!!!"

耶律洪基心里一口氣憋的難受.

不等他說什麼狠話,唐奕下一句直接把他堵了回去.

"朋友,這不是威脅,而是出于朋友的苦口良言,查刺想想吧."

說完,唐奕轉身大步離去.

他不想再多留,因為多留一刻,他都可能心軟......

陰謀,權術,實非他所好.

......

--------

"搞定!"

唐奕見到富弼的第一句話,就讓老相公差點沒找個地縫兒鑽進去.

這就搞定了?

等唐奕把事情一說,富弼無語了.

"還不如許他歲幣!"

羊毛稅看似不用大宋出錢了,可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這個稅錢最後還是要加在毛紡加工的成本里,還是大宋來買單.

有這麼多錢給遼人做甚?補貼國庫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

"多嗎?"唐奕笑著反問.

一點都不多!

富弼當然不懂工業化的威力,特別是做為工業革命起因的紡織業的巨大能量.

只要唐奕把大宋的紡織技術進一步改良,再解決糧食問題,以大宋的人口基數,和勞動力水平.達到後世歐州的產業規模是沒有問題的.

到時候只要大宋的織布機一開動....

羊毛就是吃人的狼!支配權力的劍!

而做為下游產業,原料供應地的大遼.將徹底被大宋掐死了命脈.成為大宋的附屬產業國,還談什麼威脅?

唐奕現在把一部分利益讓他耶律洪基,讓他乖乖上了這條賊船,等他反過味兒來,想下船卻是由不得他了.

富弼聽明白唐奕的小九九,不由暗暗乍舌,這麼說來,耶律洪基,還不如不要歲幣,更不要這筆稅收.悶頭吃啞巴虧來的舒服.想敲一筆,卻是又被唐奕坑了.

"唉...."唐奕苦聲一歎.

"對不起人的滋味果然不好受."

"權謀,非我所長也啊......."

富弼恨不得踹死這臭小子,說瞎話都不帶臉紅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