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蓋棺定論
g,更新快,無彈窗,!

宋狀元說有驚喜,那就確實有驚喜,而且還是不小的驚喜.

......

燕云收複,大宋百年夙願今朝得成,中原一統終于實現.

不說當下,就算放到後世,也沒人能拿大宋不是大一統政權來說事兒了吧?

而大宋百姓在雀躍之余,人們才猛然發現,收複燕云的頭號功臣是那個名聲極臭的唐瘋子.

那個自己貼錢給大遼,背負賣國罵名,卻從來沒給自己解釋過一句的唐瘋子.

那個連狀元都不要的唐瘋子!

原來,我們錯怪他了.

一時之間,唐奕在民間的名聲算是徹底反轉,一時無二.

還唐子浩一個清白,還唐瘋子一聲喝彩,這樣的呼聲甚是高漲,甚至已經影響到朝堂上的相公臣子們.

而在朝中,文臣武將一邊感受著民間呼聲,一邊也發現一個問題:

收複燕云......

收複燕云啊!

這是什麼樣的功勞?

說句誇張的,就算官家直接封了異姓王,百姓肯定不覺奇怪,朝臣可能還覺得將將湊合.

而以白衣之身立此吞天之功的,以前有過嗎?

還真沒有.

問題就在于,唐奕立此不世之功,卻還是一介白衣......

有朝臣甚至開始上表,要給唐奕"追封"官爵,否則顯得朝廷太不任人知用了.至于真正的封賞,日後回京再說.

......

可是把趙禎憋屈壞了,當初要給唐子浩封官,你們一個個都跳出來反對.現在他立了功,拿回了燕云,你們又上表說得好像是朕的不是一樣.

追封?這字眼能用在活人身上嗎?虧他們想得出來.

總之,追封什麼的,趙禎是沒准的,馬後炮的事情趙禎不會干.

但是,等唐奕回朝,那可就說不准了.

坊間甚至有傳聞,封王雖不太可能,但是回京之日,就是其拜相之時,應該是沒跑兒的了.

從白衣入政事堂,二十五歲任宰相,大宋朝升得最快,年紀最輕的相公就要誕生了.

這個驚喜夠大了吧?

大宋開朝百年,獨一份了!

......

------

什麼"驚喜"宋庠沒說,唐奕也沒問,但猜也猜的差不多了.

畢竟這回立的功勞確實不小,趙禎給的小反而不太可能.

但是,對于這些,唐奕還真不太在意.說句裝逼點的話,干成這件事本身的成就感和自我證明,比什麼賞賜都來得重要.

掙多少錢,唐奕沒什麼感覺,因為曆朝曆代都有大商出世,不足為奇.

改什麼革,唐奕也沒太大成就,一來還沒開始干,二來......

改革這事也不是沒人干過,最多算是與賢能同列.

但是,收複燕云......

很多人干過,但是沒人干成過.

他唐奕,獨此一人!

不管他將來功過與否,就算大奸大惡,大昏大庸,只此一件事,就可以在史冊上蓋棺定論了.

就是這麼牛叉!

......

--------

與吳育等人分開,唐奕把觀瀾北上的一百多人都叫到了一起.

賤純禮最是嘚瑟,"這回說吧,把我們叫過來干嘛?不會是你把功勞都掙完了,讓我們來給你出苦力吧?"

唐奕也不多說,拿過一張燕云山河圖往案上一鋪,指著圖道:"自己挑個去處,明天就滾去干活!"

眾人一怔,啥意思?沒懂.

唐奕解釋道:"燕云名義上是歸了大宋,但是各州各地行的還是遼律,燕云駐民更是對從遼民到宋民的轉變沒有任何概念."

"你們的任務就是,分配到各州,配合當地完成這個過度."

說完,唐奕又補了一句,"越快越好!"

......

"靠!!"范純禮一臉的蛋疼."還真是當苦力啊?"

而曾鞏卻是眉頭緊皺,"子浩此舉未免有些冒進了吧?"

抬頭看向唐奕,"燕云初定,如此大換血,未必是好事."

唐奕則道:"換什麼血?各屬官員只要有心歸宋,一概官錄原職.你們去不是取而代之,而是配合."

"還有,燕云豪門望族我已經打過招呼了,他們會全力支持你們盡快完成燕云的漢化."

曾鞏怔怔地與同窗們對視一眼,不換官?各地豪門又已經被唐奕搞定了?

而且,燕云諸州還有一點是對大宋十分有利的,那就是,這里生活的駐民絕大多數都還是漢兒.

即使做了百年的大遼漢兒,但是對于大宋的認可程度還是相對比較高的,穩中過度,一點不難.

如此說來......

范純禮無語道:"你把事兒都干完了還用我們干嘛?這不已經挺好了嗎?"

唐奕搖頭:"還不夠."

"我要的是燕云迅速認可宋民的身份,燕云漢兒迅速融入到中原漢人的大環境之中."

范純禮不耐煩道:"你就直說讓我們干什麼就得了."

唐奕笑了,笑的極賤,"我要你們......"

"洗腦."

"洗......"范純禮眼珠子瞪得溜圓,似是有點明白唐奕的言中之意了.

"像......像咱們觀瀾那個洗法?"

"對!"唐奕認可道."喊口號,貼標語,愛宋愛漢,給我可著勁兒的招呼!"

"一個月!"

"就給你們一個月時間.到時候,燕云駐民要不是滿腦子萬惡大遼,皇宋萬歲,你們就別回來了!"

"日!!"

連曾鞏都是狠翻著白眼,這孫子太損了,禍害了他們好幾年不說,現在又要禍害燕云百姓.

不過一想,損是損了點,但一定有用.

"那要是有異心者鬧事呢?"

"笨呢!"唐奕恨鐵不成鋼道."團結大多數......"

"......"

曾鞏抹了一把額前的冷汗,"我要好好考慮考慮,要不要把我兒子還送到觀瀾......"

......

------

在唐奕看來,這不叫損.而是必然手段.

試想一下,一個漢家的孩子被送到外姓之家為奴百年,其間不聞不問,甚至連這個孩子心系親人逃回家中都被老父母狠心送回去繼續為奴.

如今突然跟他說,你可以回家了,你是咱漢姓的家人,不管換了誰,多多少少也會有些怨氣吧?

為了平息這股怨氣,為了所謂大局,唐奕也就只能用這種極端手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