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人精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到底,耶律洪基有君臨天下的心思,也有君臨天下的福緣.

但是,不論是原本的曆史軌跡,還是當下,這貨就沒有君臨天下的本事.除了游獵,算小帳,任用讒臣,坑隊友好像也不會干點別的什麼了.

讓耶律宗訓去多要歲幣,燕云就這麼著了,這心得有多大?

他老子耶律宗真要是活著,非再氣死八回不可.

再說了,大宋就再是"大慫",如今也是燕云在手,可攻可守.而且,打了勝仗士氣如虹,怎麼可能你想多要歲幣,就多給你歲幣?

論政治頭腦,論嘴皮子,大遼所有的臣僚加在一塊兒也不可能是富彥國的對手.

況且,不論是去求和的耶律宗訓,還是契丹八部的臣子,各自心里又都有各自的小九九.

......

------

談判這個事,唐奕是不會參與的.如今耶律洪基恨不得扒了他的皮,他要是去談,那就是奔著談崩去的了.

談判的事兒交給了富弼,龐籍,唐奕與吳育,宋庠聚于一處,下首是燕云各地的豪門大戶.

此時,從各豪門大戶的表情就看得出,眼中即有熱切,也有忐忑.

這次死守古北關,各家的私兵都是出了大力的.但是,畢竟新降,對大宋的行事作風還不了解,誰知道會不會卸磨殺驢呢?

唐奕看著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一個個心里想的是什麼.

"我唐奕一向說話算話,各位可以安心,以前在大遼什麼樣,現在歸大宋還什麼樣兒."

"那......毛紡?"

好吧,各家關心的還是毛紡這個大頭兒.

"放心."唐奕笑道."毛紡還是你們的."

眾人聞言,登時長出一口氣.有這一條,那就都放心了.倒是吳育眉頭微皺,但礙于場合,也沒有多說什麼.

"但是有一條."唐奕面色微冷."咱們得丑話說在前頭."

......

"生意歸你們沒問題,但是產銷,包括粗毛收購,必須經觀瀾商合統一定價,統一調度."

"這......"各家面面相覷.

這樣一來,那還算什麼他們的生意?

唐奕則是笑道:"怎麼?信不過我唐奕?"

"不......不是"

"放心,上了觀瀾的船,就算是我觀瀾的人.我唐奕還從來沒讓自己人吃過虧,統一調配對你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眾人雖還是心里沒底,但說心里話,被這煞神殺怕了,那日在幽州還沒開口就先宰兩個的情形還曆曆在目.大伙兒都怕說出一個"不"字,又特麼得見血.

況且,如今的情形也由不得他們說不.

"全聽唐公子的......"

......

唐奕點頭,既然他們都應下了,他也不廢話.

入觀瀾的門到底是好是壞,現在說什麼他們也自帶三分憂慮.來日方長,且等時間久了,也就知道是不是吃虧了.

"還有一條!"

唐奕話鋒一轉,眼中隱有殺機.

"毛紡放在你們手里,掙多少錢,那是你們的事,但是!!"

"誰要是把這門手藝漏了出去,不管是大遼的貴族,還是大宋的富戶,到時,可別怪我唐奕翻臉不認人!"

......

----------

送走了燕云豪門,吳育終于忍不住了.

"大郎,就這麼把毛紡這麼大個攤子交給了他們?"

吳老頭很清楚,唐奕所謂的毛紡是多大的一盤棋.拋去利益上的收入,其戰略意義就非同小可.

之前,為了籌謀燕云,唐奕把這門技術拿了出來,算情有可原,可是現在......

燕云已複,這些北地豪門又都被唐奕治得服服貼貼,何不趁此良機把毛紡直接收回來呢?

"大郎要燕云平穩過度,完全可以許些別的好處,何必用毛紡這個利器呢?"

唐奕聞聲,知道這老頭兒是心疼了,輕笑道:"相公當知舍不得孩子套不來狼啊."

"哼!"吳老頭兒撇嘴道."狼?你也就套來幾個狗崽子."

"......"

唐奕無語,看向宋庠.宋狀元也是搖頭苦笑,吳春卿這是關心則亂,忽略了唐奕這麼做的另一層深意.

"春卿以為,毛紡就算收回來,又當如何?"

吳育扁嘴道:"當然是交給咱大宋自己的百姓來謀福利."

宋庠又道:"那交給誰呢?"

"給......"吳育一下子卡住了,他現在才有點明白唐奕的用心.

宋庠也適時解釋道:"不說燕云現在也算宋土,這些燕云豪族也算是宋民,單是毛紡收回來給誰這一點,就值得商榷了."

"毛紡當然要用羊毛,而產毛之地無外乎大遼和西夏.就算是不情願,但是天然的優勢,讓臨近兩地的河北兩路,西北諸路成為了毛紡最佳的滋生地."

這是地源上的優勢,使得毛紡一旦鋪開,必然會以北方為產銷中心.

可是,別忘了,不管是河北兩路,還是西北諸州,都是保守派的大本營.

如今燕云已定,通濟渠通航在即.南北水路已通,下一步,唐奕只要一回朝,新政將是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大宋朝堂的主題.

唐奕怎麼可能把這麼大的毛紡產業交到潛在對手的手里?

"除了這些,還有兩個原因."

"一來,大遼貴族之所以怠戰求和,就是因為我已經知會了司馬君實,只要大宋與大遼繼續保持相對和平,對于大遼的羊毛收購不會像以前那般苛刻.而把毛紡留在燕云,也算是我的一種表態."

"最起碼,他們還是與契丹人做生意,心理上會有所緩沖.且燕云豪族我都沒動,說明我唐奕是講信譽的人."

"二來......"唐奕說到這里賣了個關子."您老不覺得,毛紡在燕云,北方各州的仕族看著會很眼饞嗎?"

......

說到這里,吳育哪還會不明白唐奕的意思.

"臭小子,就你精!"

唐奕聞聲,不以為恥,得意地咧嘴直樂.

而宋庠則是看著唐奕半真半假的笑道:"大郎還是快些把燕云這邊的事務處理好吧,陛下可是盼著你這個人精還朝呢."

"......"

"盼我干嘛?"

宋庠,吳育聞言,神秘一笑:

"有驚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