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勝一時,而不能強一世
g,更新快,無彈窗,!

"爾等閑時且可北望,紅旗南下之時,即是燕云複宋之日!"

......

唐子浩的這句豪言,實現了.

從十年籌謀,為之計,到閻王營鐵血怒戰,現之力.

從趙德剛以命相保,表之忠,到申屠鳴良最後時刻絕命沖鋒,為之義.

從趙禎傾舉全國之戰兵;

從周四海抬棺北上;

從司馬君實獨舞龍潭;

從王德用白發披甲豪飲楊公祠.

大宋朝終在建國整百年之後,才完成了中原一統.

祖魂有靈,當可含笑幽冥.

......

------

此時,唐奕與狄青卓立古北關上,狄青心懷大暢.

"自唐末之亂,天下分崩,今終得複,漢土歸一,漢人才算真正的站起來了!"

唐奕無聲搖頭,怔怔地看著關下一隊人馬自南方而來.

"漢人站沒站起來不在土地."

"而在......"唐奕看向狄青."在這兒......"

唐奕指著胸口的位置,"一顆自強不息的心."

說完,大步下城,朝著那南來之隊迎了過去.

路還很長,燕云,也只是一小步罷了.

......

馬隊行至關下,緩緩停了下來.

本行在隊後的百余騎打馬走到隊前,抬眼看向只余一座城樓的古北關無不駭然.

"何其慘烈,才能打成這個樣兒!?"

......

眼見關下的唐奕迎了過來,眾人更是驚訝:

"他怎麼弄的比咱們還黑?"

有人沉聲道:"因為他扔了狀元,選擇了這個!"

說完,百騎一同下馬,向著走來的唐奕深深一禮.

"與恩師見禮!"

......

"少特麼扯淡!"

經曆的一場大戰,唐奕更是把最後的一點斯文埋在了城下,言辭行事,更是狂野.

也不與他們廢話,"來了多少?"

范純禮聞聲嘿嘿賤笑,"師命豈敢不從?"一指身後."除了個別實在脫不開身的,都在這兒了."

"說說吧,恩師差遣,有何貴干?"

唐奕點了點頭.

他讓觀瀾書院今科進士放棄試後的假期,盡數北上,自然是有原因的.

"且先去休息,稍後再與你們細說."

四下掃看,"朝廷派誰來的?"

宋楷搭話,"不是一個,而是半個朝廷!"

說話間,眾人身後的幾駕馬車已經有人下來.

唐奕一看,好吧,真的是半個朝廷.

內相富弼首當其沖,身後是宋庠,吳育,龐籍,再往後還有唐介,趙允弼.

這還沒完,後面還有.呼呼拉拉唐奕認識的,不認識的,足有數十人之眾.

說半個朝廷都是謙虛的,資政殿大學士富弼是內相,東府政事堂代表吳育,三司使宋庠,樞密副使龐籍,加唐奕身後的狄青,西府正副宰相全在.禦史台有大宋的良心唐介,宗室有當代第一賢王趙允弼.

而後面那幾十個,應該就是三省三司三衙,六部的屬官了.

......

唐奕臉色一垮,無語道:"用不著這麼大陣仗吧?"

"用!!"卻是富弼走了過來.

先的高揖大禮,與唐奕和狄青深深一揖.

"諸公辛勞,受弼一拜!!"

唐奕和狄青手都不知道擺哪兒了,急忙上前攙扶.

"相公,折煞我等了."

富弼被二人扶起,卻道:"不世之功,當此一拜!"

說完,才把話頭轉了回來.

"若是可能,陛下恨不得親至燕云,我們這些又算得什麼?"

唐奕道:"其實有觀瀾眾生就己經差不多夠了,陛下只要派一得辯之臣來......"

"老夫知道."富弼慈笑著接道.

"江山由將士們打下來了,下面,大郎且看我們這些無用文士的就是."

燕云是收複了,但是收複絕不是終結,而是另一個開始.

十數州地,百余郡縣,原本行的是大遼的法,用的是大遼的官.現在一朝歸宋,卻要遵大宋的律,受大宋管制了.如何交接?如何過度?耶律重元的******如何安置?已經離群百年的燕云漢兒如何回歸?這都是問題.

且不說,古北關以北還有一個怒不可揭,視大宋為侵國仇敵的大遼.

耶律洪基是敗了,但還沒有退,是打是和,還未有定數.

......

歸根結底,大宋收回燕云不假,但卻非武力硬奪,有諸多取巧之處.大宋朝也不是一飛沖天,君臨天下.更不是盛世榮姿,中氣十足.

大宋還是大宋,還是那個千瘡百孔,傷痕累累的大宋.強宋,還只是一句空談.

"大郎且安心,接下來就交給老夫."

唐奕點頭,他也想驅兵千里,直搗黃龍,也想北擊遼都,一錘定音.

可是不能,大宋僅有的二十萬可戰之兵都在古北關下.西北無守,國庫空虛,大宋可以威武一時,卻不能長勝一世.

最終,還是要靠文人的嘴來穩住局勢,贏得喘息之機.

"十年!!"唐奕緊盯富弼.

"相公只要給我爭取十年!"

"到時,不管是大遼,還是西夏,又或四海諸夷,大宋都會用刀和他們說禮."

富弼點頭,面露憧憬.

"那老夫就等著你的十年."

抬眼看向關外,"接下來,就要看司馬君實的本事,還有大郎下的那份餌料夠不夠份量了."

唐奕隨著富弼的目光看去,露出一絲笑意.

"應該問題不大."

"哦?"富弼輕疑."大郎何來自信?"

"相公還不知道吧?"

"古北關一戰,除了一戰定燕云這個最大的戰果,還有一喜,一點不比燕云本身更輕."

"什麼?"

唐奕笑意更濃.

"耶律洪基的皇家近衛軍,打的只剩一萬了."

......

--------

六萬皮室軍,經大定保衛一戰,損失萬余.古北關大戰,耶律洪基刻意保存實力,只以各部族兵出戰.不然,也不會二十萬大軍攻關,打了一個月也沒打下來.

但是,閻王營出戰,讓他不得不精銳盡出,然後......

然後,也就沒有然後了.

只一晝夜,送魂崗成了皮室軍的送魂崗,三萬余眾,盡數葬送.

大遼皇室的近衛精銳,一戰而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