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豐碑
g,更新快,無彈窗,!

當狄青帥旗出現在古北關的那一刻開始,耶律洪基就知道,大事已去了.

潰敗之軍,士氣無存,縱有百萬,也只是任人驅趕的綿羊.

耶律洪基從高處俯瞰就會發現:

關外.

他的十幾萬大遼兵將死死圍住五百黑騎,不敢上前,更不敢一戰.

關前.

鮮衣怒甲的大宋步戰潮水一般湧出殘關敗城,向其殺來.

關內.

數萬馬尸,匐滿曠野......

......

"撤,軍......"

艱難地下了命令,這位大遼皇帝最後看了一眼古北關,這座他猛攻一個多月也沒拿下來的燕云門戶.

然後,怔怔地又看了距皇帳僅二十丈遠的黑騎營半晌.

若無這五百惡騎,宋軍守不住送魂崗.一天之前,他就已經拿下了古北關.

"申屠鳴良!"

耶律洪基也算光棍,朗聲大喝:"朕記下這個名字,咱們來日方長!"

"你我,沙場再見!!"

"......"五百惡騎傲立依舊,無聲凝視.

此時,無言,即是最大的蔑視.

耶律洪基不再多說,轉身而走,心中卻在暗暗運氣:

鐵甲重騎?等著吧!我大遼最不缺馬,最不缺騎士.你有五百?我就有五萬.待我大遼鐵騎出世之時,就是馬踏中原之日!

"全軍後撤,來日再圖!"

蕭古渾也好,遼兵也罷,得禦令無不如蒙大赦,倉惶敗走.

直到此時,五百黑騎依舊傲立不動,目送遼兵逃遁.而遼兵經過黑騎營亦是繞道避讓,不敢靠近分毫.

......

--------

另一邊.

唐奕手提長刀,隨一眾宋兵沖出關城,一雙血目瞪得甚是駭人.

以前,他以一個穿越者自居,自恃無所不能.

現在,經曆了真正的戰爭他才知道,那個無所不能的唐奕是多麼的渺小......

至少,在這樣的戰場之上,他什麼都做不了.

不顧一切地沖到閻王營所在,想看看他的那些兄弟還剩下多少.

在他身後,還跟著黑子和君欣卓.只不過,黑子躬著個腰,夾著個腿,一臉的便秘.

剛剛西牆一塌他就想聽王德用的吩咐,直接把唐奕拉走,結果......

只能說武功再高,也怕撩陰腳.

至于君欣卓,王德用找她就是多余.這傻姑娘,就算老將軍吩咐一萬句,也不如唐奕說一句管用.

唐奕不想當懦夫,逃兵,她就甯可陪著他一起死.

......

而閻王營余眾險死還生,顧不得喜悅,更顧不得唐奕.

楊懷玉沖著瘋湧而出的宋兵大吼:

"出擊!!盡殲遼敵!!"

王德用則是看著用兩條腿往前沖的宋兵急得大叫:

"騎兵呢!?"

"狄青這個笨蛋!!騎兵呢!?擺設嗎!?"

恰巧狄青,楊文廣已經出現在眾人視野,兩位大宋武臣直奔閻王營所在而來.

急走幾步來到王德用身前,猛一抱拳:

"青,萬死!"

"文廣,萬死!"

"讓老將軍涉險了."

二人雖知古北關告急,戰況一定激烈非常.但是,真到了古北關下,才知道這一戰到底有多慘烈.

百年雄關只剩一個孤樓.

關下,遼兵宋將尸山鋪地.方圓千丈之內,入眼就是血色,觸手盡是刀兵.

一個月,十幾萬人埋在了關下.

唐奕說這是國運之戰,所言非虛.燕云複宋,一戰定之!

楊文廣看著所剩無幾的閻王營,痛心疾首.

"我們來晚了啊!"

......

而王德用哪特麼有心思和他們客道,批頭就罵:

"你們他-媽怎麼帶的兵!?為什麼不出騎兵!?"

狄青聞言,一指用兩條腿追著遼兵跑的步戰,苦聲道:

"這些......就是騎兵!"

"......"

王德用一怔,這才知道,接了煙火傳信,狄青下了死令,不惜一切代價馳援古北關.

大宋五萬騎兵首當其沖,連口糧都扔了.兩天一夜,奔襲近七百里橫穿燕云.

五萬戰馬盡數斃匐,現在場中的宋卒皆是騎兵棄馬出戰.

別說軍卒,老將軍沒注意到,連狄漢臣和楊文廣都是徒步出戰,他們的馬,也累死了!

......

"唉!"聽完緣由,王德用老邁之軀一陣搖晃,老拳捶在自己的大腿上惋惜莫名.

老將軍血戰近一晝夜都沒觸一個眉頭,此時卻是老淚縱橫.

"千載難逢之機啊!!"

遼人已潰,若出騎兵,追襲千里,大遼必亡!

唐奕上前扶住他,急聲安慰:"王爺爺放心,後面的事兒交給我."

眼見遠處遼兵退得極快,前方除了援兵,就只剩黑騎營傲立場中.又對閻王營一眾將士道:"趕緊把申屠叫回來,扶王爺爺下去休息."

一提到申屠,王德用猛然一震,掙脫唐奕的攙扶,緩緩向戰場深處而去.

閻王營余眾無聲跟上.

狄青等人對視一眼,皆是不明所以,下意識跟著老將軍向前走去.

越往前走,狄青等人越感覺氣氛越不對,前面的兵卒全都停了下來,擎槍肅立,注視著場中一處.

而唐奕似是也已經意識到了什麼,面色逐漸凝重,向著萬眾目光所聚之處急奔過去.

到了近前,唐奕瞬間淚下.

五百黑騎,

面朝北方,

隊形嚴整,

臨風而立!

......

依舊不動,不言,不殺!!

"申屠......"唐奕心存僥幸地輕聲呼喚.

"遼人退了,可以歇歇了......"

轟!!

似是回奕唐奕的輕喚,轟的一聲,申屠鳴良坐下戰馬轟然跪倒,沒有一絲生息.

而馬上的人重甲在身,依舊騎坐在馬尸之上,不動,不言,不殺,不倒!!

......

五百黑甲戰騎!

五百鐵血豐碑!

守邊北望!

不動,不言,不殺,

屹,立,不,倒!

"申屠?"唐奕淚目再喚."下來歇歇吧......"

......

一只大手搭在唐奕肩膀,回望,卻是眼中亦有朦朧的楊懷玉.

"他累了,讓他歇歇吧!"

此時,五萬大宋援軍,關內不足一萬之數的降將守軍,閻王營殘眾一千六百七十余勇,盡數聚攏在這五百黑甲豐碑左右,肅然敬目.

朝陽如血,將魂如歌!

大宋百年夙願,因這五百豐碑北望,因這五百忠烈英魂......

終于達成!!

複漢唐之威,收中原舊土.

大宋--再不殘缺!

漢人--再無屈辱!

狄青猛然高喝:

"壯士先行,守土有我!"

五萬宋卒:"壯士先行,守土有我!"

"壯士先行,守土有我!"

"壯士先行,守土有我!"

......

------

"秦時......"

唐奕驀的仰天長嚎.

"明月......漢,時,關!!"

閻王營的兄弟知道,這是來時路上,大郎哼的那調秦腔.

肅然隨之高唱:

"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叫......胡~馬......度陰山......"

......

大宋兵將隨之附和:

"秦時明月漢時關......"

"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叫胡馬......"

"度陰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