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關還在,閻王還在!
g,更新快,無彈窗,!

黑騎營必需得到足夠的休整!

因為不論是送魂崗,還是古北關城,之所以能守得住,依仗的就是這支重騎的不斷沖鋒,打亂遼兵的陣形.

然而...

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

對于不得輪轉的閻王營,還有殘關敗城的古北關,這一個時辰幾乎就是最慢長的一個時辰!

王德用剛剛給申屠下了令,皮侍軍就已經攻了上來,不給閻王營半刻的喘息之機!

古北關下的大遼族兵,也開始重新整隊向關城攻去!

一刻鍾之後...

關城尚且還好,送魂崗上卻已經開始吃力!逐漸收縮之下,竟被壓到了山壁之前!再無可退!

...

"放箭!!快放箭!!"

唐奕站在城上,眼見閻王營險象頻出急的放聲嘶吼!

可是...關城靠東的一側回答他的卻是死一般的寂靜!

弓弩手們,皆看向箭囊...

箭矢...耗盡!

..

古北關已經打了一個多月!哪里還有箭可放!?之以消耗的是閻王營的儲備,現在整個古北關,卻是半只箭都找不著了....

若有城上的飛矢支援,閻王營也不至于被壓到了絕境!

...

唐奕急的團團亂轉!箭呢!?關鍵時刻,卻沒有箭了!

著急也沒用...

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寄望于閻王營自己...頂住這艱難的一波狂攻!

只不過,哪里那麼容易頂住?

蕭古渾見皮室軍已經攻到崗頂,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機會來了!

"殺,殺,殺!!"

"皮室軍,各族部!全軍出擊,給我殺!!"

整個古北關戰場,肉眼可見的一細湧動!幾乎一半的大遼兵卒,向那個只有丁點大的送魂崗湧去.

楊懷玉眦目欲裂!照這個勢頭別說一天半!天亮也挨不到!

"定!!"

啌!!

"定..."

啌!!

閻王營諸兵,雖幾近脫力!可烙印在骨子里的服從卻還在!隨著老將軍的號子,死死釘在原地!寸步不退!

"威.."

啌...

"威..."

剛剛穩住,楊懷玉就想壓出去..可是....

遼兵實在太多...真的壓不動了...

心急如焚之下,不停的高喊!!

"威!!"

"威!!"

壓不動也得壓!他太明白現在的情勢...

生死成敗,就在這一口氣!

這口氣不能斷!一旦勢弱.必全軍崩離!!

...

"威!!"

老將王德用,蒼桑沉吼暮的在崗上炸響!

這個時候,他必需站出來!

白發老將一步躥到隊前!身先士卒!配合號子,向前一步!

"威!!"閻王營上下,齊聲大吼!

挑著前排敵陣的尸體,隨之向前一步!

"威!!"

半步!

前排遼兵已經和後排擠在了一塊兒.

"威!"

沒動...擠死了!

"威!"

又沒動!

"完了..."老將軍暗叫不妙,遼兵太多了,頂不出去了...

...

絕望之時...

身後猛的傳來一聲暴喝!

"黑騎營...沖鋒!"

申屠鳴良.....鐵騎殺出!

...

------

眼見宋人終于勢弱,蕭古渾激動的就差沒自己沖上去干一仗!

成了!終于成了!

和那幫簡直不能算是人的宋兵終于頂不住了!

那幫活閻王最後的掙紮被壓下來,他就知道贏了!現在打的就是一口氣!誰存得住這口氣!誰就能笑到最後!

可是...

就差這最後一哆嗦....隆隆震地之音在耳畔響起...

那一隊索命惡鬼....又一次刺破山崗,又一次向山下砸了過來!!

又一次讓數萬大軍,無功而返!!

蕭古渾只覺天懸地轉,看向微微泛亮的東方...

黎明...就要來了.

"攻!!"氣急敗壞的大吼:"老夫就不信!他們都是鐵打的不成!"

現在已經不需要什麼戰術,什麼部署.

只需連綿不絕的猛攻!他就不信這幾十萬大軍,就踏不平一個小土坡!

...

----

遼兵退去之後.王德用慶幸的長出一口氣...

看來真的老了..瞻前顧後,高佑戰情.

若不是申屠,險些功虧一簣.

一個時辰?現在的閻王營,半個時辰都頂不住!

而一刻鍾...

說明申屠壓根就沒有聽他的!否則卸甲再穿的時間也超過了一刻鍾!

...

趁著遼軍退卻的機會,閻王營抓緊整隊休整.只不過...

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遼兵攻的太猛...

全營兵將只覺得剛坐下...申屠的黑騎營就沖了回來..

意味著遼人的進攻...又來了!

"一刻鍾!"王德用沖申屠大吼,卻是再沒敢許出一個時辰之類的狂言.

申屠則是摘下鐵盔,看著老將軍沒說話....

搭眼掃向全營的將士...

非傷即疲!一刻鍾?申屠清楚,頂不住一刻鍾...

"換馬!!"

說完,由兩個人架著,向隊後而去.

無暇顧忌申屠鳴良.老將軍提起兵刃,走到隊伍最前!直指前方!

"定!"

啌!

這樣無休止的攻勢...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

----

...

"黑騎營...沖鋒!!"

讓老將軍意外的是,遼兵眼看就要到近前...

申屠那震得人耳根直麻的聲音又一次響起.這回連一刻鍾都沒有歇,換了戰馬就沖了出去...

...

戰場另一邊.

眼見那隊黑騎間不停歇的又沖了下來,蕭古渾幾近絕望!

天邊的火燒云已經通紅!緊隨其後的朝陽,已經照到了古北關的城樓.

那該死的大宋龍旗,在金光之中,烈烈招展!仿佛嘲笑著關下的大遼軍隊...

旗還在!

關還在!

閻王還在!

黎明已到,那殘余的一點兒宋兵...還釘在送魂崗!

那夢魘一般的黑騎鐵甲,還在戰場上馳騁!

為什麼就攻不下來!?

為什麼!

蕭古渾氣的只覺喉頭一甜,幾近吐血!更不要說後面的耶律洪基,恨不得生吃了蕭古渾!

他說黎明...好!給你到黎明!!

可是黎明到了!關呢?崗呢?一個都沒拿下來!

"把蕭古渾這個廢物給我...."

話還沒說完....

.轟!!!

一聲有若山崩的巨響,蓋過了古北關戰場所有的聲音!也蓋過了耶律洪基的咆哮.

猛的抬頭!只見那橫垣前方的古北關,已經吞沒在漫天煙塵之中!甚至大半個戰場皆是黃土漫漫!什麼都看不清...

耶律洪基面色瞬間潮紅!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

隱有期待,卻不敢說出口...

這場面...幾天前他見過!!

...

果然!!待黃風散去,露出一切...

耶律洪基看清緣由,猛的跳腳大叫!!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

"攻!!給我攻!!朕要在古北關內用早膳!!"

...

------

哪里還有什麼古北關?

只見險峰夾道的殘關,現在只余一座高高的關樓,和左右各連著一截殘破關牆...

兩個巨大的豁口...各陳東西兩側!

西城牆...

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