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輪回之門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真正的王對王.

寰宇之內,最強盛的兩大帝國的最強軍之間的對決.

......

閻王營,大宋第一軍.

這名聲是打出來的,練出來的,唐瘋子用錢砸出來的.

就算是他的對手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幫真正的活閻王!

而皮室軍,也絕非浪得虛名.

大遼皇室窮幾代之工打造了這支精銳,單憑其百年之中,威懾契丹八部無一兵亂的氣勢,就不難想像這五萬帶甲的威名.

而事實證明,皮室軍的戰力也絕非一般契丹族兵可比.

攻崗之時,進退有制,絕不冒攻.雖是仰攻,亦不急不徐,步步為營.閻王營想像前一次那般"趕木樁,收麥子"卻是絕難行得通了.

一刻鍾的工夫,皮室軍也只是試探性的與閻王營正面接觸過兩次,然後就毅然下崗.退出了戰場.

因為,時間上來算,那隊真正的戰場殺神,黑騎重甲要出來了.

......

耶律洪基在將台上緊盯戰場,表面上看皮室軍算是穩住了陣腳,兩次接觸也算勉強打了個平手.

可是,耶律洪基的臉上卻是一點兒笑模樣都沒有.

"傳蕭古渾回來見我!!"

趁著皮室軍退下來的當口,蕭古渾回到中軍將台.

耶律洪基披頭就是罵:"你能不能行!?不行趁早換人!"

那特麼是近五萬人對五千!!以十倍之兵竟只以平局收場?以耶律洪基心高氣傲的性子怎麼可能滿意?

蕭古渾有種日了狗的感覺,心中暗罵,你行你上啊!

可那畢竟是大遼皇帝,這話也只敢在心里念叨念叨.

"陛下恕罪,臣......萬死!"

"萬死有個屁用!"

耶律洪基面目猙獰,指著送魂崗大罵."那他-媽就是個土崗子,上面就五千南朝帶甲,死活就是攻不下來!你說,要你何用!?"

"陛下......"蕭古渾這個憋曲.

"少跟我扯東扯西,朕且問你,就這一個破土崗子,你要打到什麼時候!?"

蕭古渾略一沉吟,一咬牙,"明天黎明時分!"

"你......"

這回是耶律洪基有種日了狗了感覺,特麼就這五千個陰魂不散的軍卒,你居然要打一宿?

而且還挺理直氣壯......

"好!!"

耶律洪基也不管了,一宿就一宿,只要拿得下送魂崗,古北關就是囊中之物.

"黎明時分,朕要見到我大遼王旗插上那該死的土崗!否則......"

不等他說完......

"老臣提頭來見!"蕭古渾也是拼了.

要是一夜光景,五萬還打不下來五千,那也別回來了.

抱手行禮,大步離去.

"傳我將令,不惜一切代價猛攻送魂崗!"

......

------

事實上,蕭古渾這個黎明之約也不是白許的.閻王營現在確實是鐵板一塊,與五萬皮室軍正面硬剛亦不落下風.

但是!!

五千就是五千!在這場幾十萬人的大戰之中,就算五千戰神,他也只有五千罷了.

說句不好聽的,皮室軍就是十個拼一個,把人拼光,大遼這邊還有十幾萬的各部族兵,古北關一樣守不住.

再說了,再勇,再能戰,他能挺多久?熬也熬死了.

......

古往今來,以少勝多的戰例不是沒有,但無一例外都是以天時,地利,人和之優.占了料敵先機,攻敵不備的便宜,方能成就神話.

以寡敵眾,還要正面硬碰!?

就算面前的真是活閻王,蕭古渾也不認為他們有取勝的可能.

總之一句話:

一夜!打不下來,也耗得下來!

......

--------

一夜......

除了黑騎營出擊之時,閻王營上下能得片刻喘息.

只要申屠鳴良的鐵浮屠撤回來換馬休整,皮室軍就如附骨之蛆一般,必定殺到.

拼著一命換一命,兩命換一命,五命,十命換一命,也要從閻王營身上撕下一塊肉來.

這個時候,不論是大遼精銳皮室軍,還是大宋的五千活閻王,拼的已不再是武力,戰力......

拼的是耐力和意志!

關城之下戰火依舊,而另一側的兩支強軍則是像兩只死斗的雄獅,雖已傷痕累累,力竭瀕死,卻依舊不肯低下高貴的頭顱,依舊亮出寒光凜凜的獠牙!!

王者之戰,有死無生!

......

五千......

四千......

三千!!

隨著時間的推移,閻王營已斬敵過萬.然而,自己也同樣付出血的代價!原本還可兩隊輪守,到了後半夜,卻是早已經湊不齊兩隊了.

秀才砍翻一個遼兵,目送著皮室軍再一次退卻,然後才面無表情地狠一用力,拔出卡在甲胄縫隙里的半截斷刃.

曹老二靠過來,幫他卸甲包紮.

"你特麼也夠背的,這都能捅進去?"

秀才不搭理他,看了看不遠處的巍峨關城......宋旗,飄揚依舊!

"哎,你說有天道輪回這一說嗎?"

曹老二一愣,沒明白他什麼意思.

秀才道:"在南邊的時候,咱們那些兄弟到死還盼著那道門能開......"

"可是現在......"

秀才愣神兒地看著古北關的關門.

"不死......就不能讓這門開!!"

曹覺聽完,撇嘴樂了,"打賭嗎?"

"賭什麼?"

"賭你能活著,看著這門開!"

秀才也樂了,轉個方向,看向無邊無際的遼兵.

"一年的餉,賭了!"

......

那邊,申屠鳴良的鐵浮屠已經殺回來了.戮戰至今,黑騎營不出意料是損失最小的,遼人對這超級重騎一點辦法都沒有.除了個別幾個倒黴的被流矢從眼窩子里射進去了,再無死傷.

但是......

五百鐵騎奔上山坡,楊懷玉立時派人上去接應.

當申屠鳴良被人從馬上抬下來的時候,鐵盔一摘......

露出來的,是一張毫無血色的黑臉.

這個巨靈神一樣的男人,也已經累了.

王德用知道黑騎營死的最少,卻是早已經體力透支.

一百多斤的重甲在身上,就是光六七個時辰都是不太可能的事,何況是力戰?

"一個時辰!"老將軍咬牙對申屠鳴良道."一個時辰之內,不用黑騎營出戰!"

說完,轉身提刀,與一眾閻王營兵卒一同迎向沖上來的皮室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