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再戰
g,更新快,無彈窗,!

耶律洪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這是宋人的軍隊?怎麼可能!?若說出城沖陣是挾黑騎之利,兵甲之精,倒還說得過去.

可是,送魂崗上那一幕就已經不是兵甲之利那麼簡單了......

"陛下......"

一員戰將出班上請,"宋軍驍勇,依臣之見......先撤下來,穩一穩軍心當是上策."

此人若是唐奕在場,一定會眼熟,正是薇其格的父親.

耶律洪基聞聲,陰森搖頭.

是要穩一穩軍心不假,接連兩陣被宋人壓下來,士氣必然低迷,若是不穩一穩,這仗就沒法打了!可是,獨不能撤下來.所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撤!

"傳令各軍!再攻送魂崗!"

"可是......"

"可是陛下也看到了,我們各部之兵與這股宋軍確實有差距......他們又與關城互為支點,當真難攻啊!"

"依臣之見,還是撤下來,一來穩住軍心,二來商量一下對策."

"無妨!"耶律洪基擺手止住其話音."命蕭古渾親帥皮室軍!給我攻!"

"必須拔了這顆眼中釘!"

這股宋軍就算再能,也不過幾千之數.耶律洪基就不信,大遼最精銳的皮室軍以十倍之數攻之,還拿不下這幾千個鐵疙瘩.

還有一點就算耶律洪基不說,眾人也清楚,那就是--搶時間!

對,還是搶時間!

宋軍參戰,看似對遼軍不利,這一支強軍也確實讓人束手無策.

然而,這五千神兵出城迎戰,得勝之後卻不回城,而是搶占送魂崗,這本身就耐人尋味.

說明什麼?

說明關城里只有這五千宋兵!說明大宋的援軍還沒到,否則也不用這一軍以身犯險,來換取守關時間了.

"給我打!"

耶律洪基咬牙切齒地再下禦令:"一定要搶在大宋援軍到達之前,攻占古北關!"

......

------

送魂崗上.

趁著戰事稍緩的當口.

楊懷玉整軍待陣,而王德用則是奔走呼喝.

"傷的,死的,拉到後面去,讓黑騎營的兵邊歇邊處理!!"

轉臉把楊懷玉拉到一邊,"不能再沖下山坡,保存體力,還有一天多要守!"

楊懷玉點頭,"都是新兵,沖一波見見血,之後就要慎重了."

這一沖確實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傷的死的,加在一起有一百多.但是,這卻是有必要的,至少經此一次,那些從未上過戰場的新丁,眼中多了一絲從容,多了一絲經驗,也多了一絲底氣.

契丹狼?不過爾爾!

對王德用道:"您老放心,只是固守坡頂,傷亡和消耗肯定就沒這麼大了.

老將軍點了點頭,算是應下,其實心里並沒有表面那麼輕松.

遼人不傻,不會一波一波地來送給你喘息的機會.要是二十萬大軍一齊壓上,攻勢連綿不絕,閻王營可就連歇氣的工夫都沒有了.

這一軍再神,也不過五千之數.耶律洪基就算拿人填,也能把這五千惡鬼重新埋回地底下去.

"把人分成兩隊輪流守崗,不可再多費一絲氣力!"

說完,老將軍抬目遠望.

遠處......只見無邊無際的遼兵又沖過來了.

數萬明顯甲胄,兵刃更為精良的一股大軍直直地朝送魂崗壓了過來,而隊首的一面旌旗更是格外顯眼--大遼王旗!

"皮室軍?"老將軍眉頭微皺.

"申屠!!著甲......迎戰!"

......

沒等老將軍喊完,遼軍已經到了崗下.

楊懷玉一聲暴喝:"定!!"

啌!!

......

雖到崗下,遼人卻是不急.

皮室軍從隊列,衣甲上來看,就知道顯然比各部的族兵強了不是一星半點.到了坡下,並不急著全速沖陣,縱使頂著城牆上的箭雨,亦能做到隊形嚴整,穩紮穩打,緩緩向閻王營撲來!!

......

只不過,耶律洪基勢在必得,蕭古渾指揮得當的一次沖鋒,閻王營卻根本就沒准備接招.

待皮室軍上到距離閻王營不足十丈,楊懷玉猛然大喝:"分!!"

呼啦啦一聲,閻王營潮水一般朝兩旁分開.

蕭古渾和一眾皇家精銳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兒,就見從閻王營身後驀的的沖出五百個大鐵疙瘩,挾下山之勢直接向皮室軍砸了過來.

"完了......"

蕭古渾眼前一黑,想要下令後撤已經來不及了.

五百黑騎瞬間把陣形沖亂,如穿心之箭,從頭到腳把幾萬人的大隊劈成了兩瓣兒!

沖到山下一個急轉,橫著再來一道......

四瓣兒!

"穩住!!穩住!!"

蕭古渾放聲大叫,可是哪里還穩得住?面對鐵浮屠之威,皮室軍本能的就想躲開這無敵的重騎.

慌亂之下,嚴整隊形亦是蕩然無存,四散閃躲之時,有一部分又不自覺地躲到了城下,被關城上的弓弩幾輪箭矢射成了刺猬.

"撤!!"

蕭古渾無奈,只得下令撤下送魂崗,整軍再圖.

而黑騎營見其退卻,並不追擊,調頭沖到關下,一個來回把攻城的遼兵沖散,才返回送魂崗.

遼人的第三次兵襲,再次宣告失敗.

......

耶律洪基眼見再次無果,氣得哇哇大叫,二十萬大軍竟對區區五百鐵騎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也非全無收獲,最起碼讓他看清一些門道.

那五百黑騎確實無敵,可卻不是完美無暇.甲太重,失去了騎兵的機動性,而且還戰不長,只在城下兩三個來回就要縮回送魂崗換馬體整.

"令各部族兵從西面攻城,皮室軍專職趁重騎休整之時攻打送魂崗!"

......

此令一下,立時見效.

西面城牆一吃緊,閻王營不能動,因為一但他們下崗馳援,東面的塌城就暴露了出來,遼兵立時沖上猛攻.唯有黑騎營不得不出戰馳援.

可黑騎營又沖不長,幾個來回之後馬力耗盡,回坡休整.這個時候,皮室軍就沖了上來.老將軍想到借鐵浮屠之威取勝皮室軍的法子,也就失去了支點.

閻王營......對皮室軍!

大宋與大遼最精銳的戰兵,終還是要硬碰硬地一決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