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傲戰古北關
g,更新快,無彈窗,!

"楊懷玉!!"

吩咐完申屠鳴良,老將軍立時把目光對准楊懷玉.

"王爺爺,有何吩咐!?"

"別沖了!趁著遼人勢退,搶上送魂崗整隊!"

楊懷玉有點不情願,閻王營成軍之後,就打過一次土匪,好不容易撒開了歡,還不讓他殺爽!?

"咱沖到大遼將台之下,再回來也不遲吧?"

老將軍眼睛一立,吼聲不容半點質疑:

"讓你回就回!"

他可沒有閻王營這群兵牙子樂觀.

一天半!後面還有一天半,由不得他們撒歡兒!

"有你發威的時候!現在,撤!"

無法,楊懷玉只得悻悻然地帶隊撤了下來.

五千精騎分成兩股,一股申屠鳴良帶著,趕牲口一樣驅趕著遼兵,給關城之下讓出空間.

另一隊則是一個急轉,登上了送魂崗!

來到崗上,王德用率先下馬,一陣氣喘,畢竟八十歲高齡.

廉頗老矣!

但是,老將軍不能歇息,"楊老二!"

"在!!"

"整軍布陣!"

一邊吩咐楊懷玉趁著申屠鳴良爭取的時間壓住陣,一邊擺弄著還有點沒進入狀態的新兵,一邊又繼續吼道:

"曹老二,李賀......"

"在!"

"在!"

"收攏各營馬匹,都放到最後面去,給申屠留下備用!"

"陳志揚!"

"在!!"

"你那一營......殺馬!布于坡道."

"爺爺......!"陳志揚一聽就急了.

馬呀!大宋缺馬,他們對馬就跟自己親兒子一般.

老將軍哪有工夫和他多言,面目猙獰,早沒了平時的慈祥.

"讓你殺就給我殺!多說一句,我砍了你!"

陳志揚心痛莫明,但是他也算是見過大仗的老兵,知道這個時候由不得他舍不得.

"殺!!殺馬!!"

"全軍結陣!!"老將軍一聲暴喝.

"定!!"

啌!!

......

送魂崗上,有若鐵桶一般的軍陣,瞬間結成!

......

------

而那邊,申屠鳴良繼續如入無人之境.

一直沖到大遼軍帳不足一里,嚇得耶律洪基不惜一切代價生用人去填,才把黑騎營堵在了外面.

申屠鳴良一看再難有建樹,只得撥轉馬頭,回到送魂崗.

回程之時,還不忘把遼人丟棄的云梯,撞車通通搗毀,徹底緩解了古北關城之危.

"痛快!"

申屠鳴良回到陣中第一件事,就是大喝一聲,以暢胸懷.

"真他娘的痛快!"

王德用可沒他那麼高興,面無表情地命人趕快給黑騎營卸甲,讓他們下去休整.

這一趟,別看申屠鳴良只沖殺了一個來回,且除了個別倒黴的,從甲縫里擦破兒點兒皮兒.但是鐵浮屠實在太重,只一個來回,人馬就已經累得不行了.

老將軍厲聲道:"給你半個時辰休整,趕緊下去吧!"

申屠鳴良無所謂道:"不用,讓兵卒們歇歇就行,我在這里與你們同守!"

王德用不依,"滾下去!這才剛開頭,後面全要仰仗你這一營."

申屠鳴良也慫了,乖乖窩到後方休息去了.

......

事實上,王老將軍的擔心並不是多余.遼人只是一上來被黑騎營和閻王營的大隊騎兵打懵了,等反過勁來兒,立馬整隊再戰,黑壓壓的壓了上來.

老將軍眉頭深鎖,"整軍!結陣!!"

"定!!"

啌!!

而此時,曹覺,陳志揚一眾營將也收起了輕視之心,穿梭于各隊之間.

"我喊'威’就是進!"

"我喊'魂’就是退!"

"我喊'定’就是原地架槍!"

......

這是在廣南第一戰時,那條"老鯰魚"教給他們的.現在,他們成了老兵,又一字不差的傳給新兵......

曹覺在每一個兵牙子耳邊大吼,不斷地重複著這幾句話.

當年,鄧州營在大宋的最南端,一戰成名!如今,他又來到大宋的最北邊,再戰蠻夷.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什麼是軍漢子!額前那道金印底下壓著的,除了恥辱,還有什麼......

------

遼人終于壓上來了,又一波人浪直接拍在古北關牆,還有送魂崗上.

但是,由于攻城機械被申屠鳴良盡數毀去,對于關城一時半會兒還沒什麼威脅.

至于送魂崗......

五百匹死馬讓沖上山崗的遼兵異常難受,根本沖不起來.而箭矢弓弩,對于閻王營的板甲來說又形成不了威脅.

所以,送魂崗剛一開戰就是最血腥,最暴力的--肉搏!

"威!!"

當第一波遼兵撞到槍尖上之後,閻王營不退反進,楊懷玉一聲號響,全軍猛的提槍挺進.

"威!!"

啌!

這支苦訓多年的強軍千人如一人,啌的一聲前踏,頂著掛在槍上的尸體,向前一步!

"威!!"

啌!!

再一步!!

"威......"

本來就密密麻麻的遼兵被閻王營壓的一步步後退,而崗下的遼兵卻還在往上湧.

只片刻,送魂崗上,閻王營身後空空蕩蕩,而閻王營身前卻是不同,人擠人,刀碰刀!!

前面的人被殺破了膽往後退,後面的人想立功一味猛沖,中間的遼兵就成了人肉罐頭,擠在一塊越聚越多,越多越擠!!

到了最後,中間的遼兵想把兵刃從身下抽出來都做不到,更別說揮刀應戰!!

......

"放箭!!快放箭!!"

唐奕站在城頭怒目大吼.

登時,一個千人隊的弓弩手由城上居高而射,瞄著坡底的位置幾輪齊射,封鎖了坡道.

刹時間,坡上擠在一起了千多名遼兵就成了孤軍,除了被閻王營捅草靶一般的收割,絕無第二個結局!!

"威!!"

啌!!

"威......"

只一刻鍾,送魂崗上,除了閻王營,再沒有一個遼兵站著.

......

"魂"

啌!!

啌......

五千戰將退回送魂崗頂,楊懷玉一聲令下:

"定!!"

啌......

長槍斜指天際,躬腰縮身,目光凝視.

再次......待戰而發!

......

古北關前,鴉雀無聲.

送魂崗上宛若修羅獵場,除了那五千厲鬼再無活物.

遼兵心膽具裂,下意識地都想躲那山崗遠遠的.

......

耶律重元看傻了,一眾降將看傻了,城上的守軍,攻城的遼軍也特麼看傻了.

和這支悍勇一比,古北關前有一頭算一頭,就特麼是娘們兒兵!

不但他們傻眼,那邊耶律洪基也傻眼了......

怔怔地看著那小土坡上,抱成一團,像個鐵刺猬一樣的閻王營.

"那特麼到底是什麼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