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閻王營,沖!
g,更新快,無彈窗,!

"人間富貴爺不戀...."

...

"閻王殿上爺不留!!"

....

....

城外!

無邊際的大遼軍卒,有如擊岸巨浪!一波一波瘋狂的拍打著搖搖欲墜的古北關!

眼看著,這道橫垣在大遼兵將面前一個多月之久的百年殘關就要屈服....

眼看著,皇帝陛下,午時破城的最後期限就要到達...

就在這時,那道阻隔了生死...分割了敵我的破敗關門之內...

卻傳來了震天的吶喊!

戰場為之一肅...天地間都仿佛只容得下那一聲聲吶喊!!!

"爺生只做漢家犬!!"

......

"爺死也為漢,家,魂......"

遼兵無不面面相覷!

都不明白,關城內的殘兵敗將哪里冒出來的這般雄渾氣勢!

可不容他們多想...

吱,嘎,嘎!!

讓人牙酸的木軸轉動之音,有如地獄惡鬼的尖嘯!

緊跟著吶喊,在戰場上空炸響!

阻隔生死的古北關門....開了!!

...

"威!"

...

嗒..

...

嗒...嗒..

嗒..嗒.嗒嗒嗒嗒嗒!!!

隆隆隆隆.......

馬蹄踏地,借由城門洞窟的攏音,格外清脆!

起初...只是一騎一步....

隨之...千騎千調!!

最後...隆隆的地震山搖,伴隨著一聲威武喊殺!從殘關敗城之中沖出.

...

離城門最近的遼兵,第一反應就是....

"守軍出城了!!"

有悍不畏死者登時向城門處沖去!

守軍出城,非降即是垂死一擊!說明勝利不遠!

有遼將甚至高舉戰刃,大吼鼓噪!

"殺啊!!!見功立業就在今日!"

然而....

迎接他們的是一只只漆黑的鋼鐵巨獸,協沖鋒之勢直直的朝大軍撞了過來!!

咔!

長兵前出!撞在黑甲魔騎之上!登時槍杆崩碎!

碰!

別說殺傷,連阻基鋒銳都沒做到,黑騎直接撞在人堆里!登時人仰馬翻,踏于鐵蹄之下!

遼將駭然大驚!

卻是已經晚了...被撞飛的同時,一只狼牙大棒,耗不留情的砸在他的胸口!

整個前胸都塌了下去!!

那遼將....直到臨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意識幻滅之前...最後映入眼簾的...

只有那無可阻擋的黑甲戰騎....

一雙雙嗜血的眼眸...

一面...

迎風烈烈的--大宋龍旗!!

....

------

唐奕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發瘋似的奔上關城.身後..耶律重元等一眾遼將緊隨其後...

當上到城頭,整個戰場的盡收眼底...

唐奕驚呆了....一眾降將也不由得心底生寒.

天兵天將!這他-媽就是天兵天將!

只見關外漫山遍野的遼兵遼將槍林旗陣之中!

五千鐵甲....有如一葉劈波斬浪的孤舟!

在遼陣之中肆意穿梭!鐵蹄之下,無一合之將!刀鋒所指,皆朽敗之兵!

申屠鳴良的五百黑騎!是真正的鋼鐵戰神!所過之處,遼兵像割麥子一般成片成片的被撞飛踏碎!

別說是人!就算是戰馬,與那黑甲撞上亦是下場淒慘!

"鐵浮屠..."耶律重元喃喃自語..."這確實是...鐵,浮,屠!!"

...

唐奕入眼皆是閻王營借黑騎之威,摧枯拉朽一般的如入無人之境!

有此戰況亦是心下稍安....

不知為何,突然想起了冷香奴...

若有她紅衣妖色安坐城頭.為城下的閻王營撫一曲弦驚若刃的《十面埋伏》!

當是十分應景的吧...

想到這里...

"來人,升起禦賜龍旗!!"

從現在開始,古北關是漢人的了!

"拿鼓槌!!"沒有《十面埋伏》,卻有戰鼓已震聲威.

猛扯衣袍,露出一邊臂膀,來到戰鼓之前!

咚!!

咚!!咚咚!!

古北關上,霎時間旌旗招展,戰鼓大作!

為城下的五千勇士....壯行!

....

------

"那是什麼東西!!"

"誰能告訴朕,那是他-媽什麼東西!!"

...

閻王營出陣!古北關上士氣大振!可敵方的耶律洪基卻是再沒了好日子!

此時這位新帝,在點將台上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眼見著城里沖出幾千騎甲,就把整個古北關戰場攪的天翻地覆!

"誰能告訴朕!!"指著場中有若殺神一般的黑騎營!!"那是什麼東西!!"

下首一眾文臣武將,哪答得上來?一個個縮著腦袋,裝起了鵪鶉.

說實話.他們也不知道這是特麼哪蹦出來的...

雖然隔了好幾里,但是,那漆黑鐵甲之下蘊含的無盡力量,還是讓遼將無不膽寒--這東西...怎麼打得動!?

"陛下息怒.."

"我息你大爺!!"暴虐的耶律洪基,一腳把出聲的大將踹倒在地!

...

眼看就能拿下古北關,進而揮師燕云腹地!

卻在最後關頭出來這麼一支饕餮之軍!焉能不怒!?

"給我滅了它,滅了它!"

"若放他們回城,我耶律洪基誓不為人!!"

....

----

好吧,閻王營一定會遂了他的願!

因為根本也沒打算回城.未來的一天多時間將是耶律洪基永遠也醒不了的惡夢!

此時,黑騎營沖鋒在前,申屠鳴良有若巨靈神一般將一切擋在前面的人和馬碾壓在腳下!

而其余的閻王營精騎則是護住兩翼!大遼的兵將哪里見識過這麼精銳的騎兵?被沖殺得七零八亂,竟有敗象.

申屠殺的正爽!楊懷玉也是熱血上湧恨不得直接沖到大遼皇帝的點將台下,陷陣殺將!

但是王德用可比他們這些年輕人冷靜的多!

遼人只是一時亂了陣角,等他們反過味兒了,二十萬大軍你殺得完嗎!?

手中環首重刀,斜斜劈下!將一遼將斬于馬下!

收刀屏氣!"申屠!"

"在呢!"申屠嗡聲應著,手底下卻是一點不停,大棒翻飛,砸碎了兩個遼兵的腦袋.

"帶著你的人繼續前沖!把遼兵壓回去!"

"得令!!"

這可順了申屠鳴良的意,鐵浮屠一出!自要讓他殺個痛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