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孤魂野鬼(3000字呢..算兩章可好?)
g,更新快,無彈窗,!

天光微明,朝霞把天空燒得火紅!

大遼軍中,耶律洪基眼窩深陷.

整整一夜,他都死死地盯著前方的古北關不放,可那道破關就有如巨浪中掙紮的一葉扁舟,風雨飄搖,卻遲遲不翻.

"攻!給我猛攻!"

"傳令蕭古渾,讓他率部猛攻!"

"把皮室軍也給我派上去!!明日午時,要是還拿不下古北關,讓他提頭來見!"

耶律洪基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連一直刻意保存實力的皮室軍也盡數派出.

不為別的,只為最快拿下這道殘關.

昨天,大宋的旌旗已經在關門乍現,說明宋人已經到了.

雖然還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但直覺告訴耶律洪基,不可再拖延下去了,一但宋人真的參戰,勝負難明.

"傳我召令,命人把大定的大宋使臣都給我抓起來砍了!!"

"把唐子浩的華聯鋪給我抄了!!"

即然已經撕破臉皮,那也就沒有必要和宋人客氣.

......

"陛下......"

耶律洪基剛下完令,身邊就有人出班高喝.

"陛下......還需慎重啊!"

"嗯?"耶律洪基面色一變,顯然這個時候誰幫宋人說話,誰就要倒黴.

可是不光一個人,頓時一眾文巨武將出來了七八個.

"陛下,不可啊!"

"你們!!"

"陛下,如今情形尚不明朗,要是真的殺了宋使,抄末了唐子浩,那就真的把大宋得罪透了.時局末穩,萬不可再添勁敵!"

"......"

耶律洪本一想也是,"那就......那就傳令大定把宋使都給我控制起來,一但大宋有異,立刻處死!!"

說完,再次咆哮:"給我攻!!拿不下來,都他-媽給我去死!"

......

------

兩天,

最艱難的兩天......

甚至可以說,決定兩國命運的兩天!!

然而,盡管耶律重元已經拼盡全力,他也無法堅持兩天.

遼朝精精銳的皮室軍一出,登時攻城之勢凌厲了起來.加上那個要命的缺口,只過半天,耶律重元就幾次險象環生.

入夜,縱使耶律洪基攻勢不停,但也無法像白天那般不顧一切了,所以晚上反而更好守一點.

但是......

第二天天剛剛亮,遼軍的猛攻就一波強似一波,仿佛不要命也要拿下古北關一般.

"不行了!"楊懷玉站在城頭,眉頭深鎖."堅持不了兩天了,最多中午,必破關!!"

"......"

唐奕在他身側,只覺心中一陣絞痛,"還有一天半,你能行嗎?"

楊懷玉道:"依申屠的辦法,應該問題不大!"

唐奕道:"再等等......"

"等不了了!"看了唐奕一眼."我去了!"

說著,轉身下了關城,去准備去了.

唐奕下識意地四下掃看,他想找王德用,他想讓王爺爺再出出主意,看還能不能再拖一拖.

只是,找了半天,也沒見到老將軍的身影.

......

------

一片石,閻王營大帳.

王德用坐于帳中,沒一會兒,外面進來一男一女兩個身影,卻是黑子和君欣卓.

進到帳中,君欣卓深深一拂,黑子則是抱拳,"您老單獨叫我們來,有何吩咐?"

王德用一笑,"有事相求."

二人怔了一下,卻沒想到老將軍說話這麼重,竟用到了"求"字.

王德用也不廢話,"老夫拜托你們一件事."

"您老只管說......"

王德用揚臉指向古北關,"要是這關守不住,我要你二人不顧一切也要把大郎安全帶回去!"

黑子急道:"您老放心,不用您吩咐,我們也會拼死護住大郎的."

"不!"王德用面色凝重."你沒懂我的意思."

"不顧一切!!"老將軍又重複了一遍這四個字!

"真的有那一刻,你們要不顧一切!他想救誰,你們不能聽!楊家老二,曹家老二,還有閻王營他的那些兄弟,包括老夫在內,一個也不能管!必需不,顧,一,切!!"

......

又看向君欣卓,"丫頭,你只要辦成這一件事,老夫就記你的好!"

"只要老夫不死,回去之後,你就是我親孫女!你和大郎的事,我給你做主!"

......

君欣卓聞聲,眼中淚霧隱現,重重點頭.

......

--------

耶律重元疲憊地靠在關城之下,做為軍人,他是羞愧的.因為他沒能兌現他的承諾,沒有守得住兩天!

但做為降將,他又是無愧的!因為他真的盡力了......耶律洪基皮室軍盡出,真的攻勢太猛了.

......

這時.

楊懷玉從城頭上下來,在他身前站定.

因為是背身對著他,耶律重元不知道這個宋將臉上是什麼表情.

他要干嘛?真的要出城一戰?

果然,下一刻楊懷玉冷咧的軍令已經發出:

"閻王營整軍待命!!"

耶律重元傻眼了,他一度以為,這只是宋人誆騙他們這些降將多守兩天的借口.

畢竟這種開始把話說得滿滿,臨陣又縮回去的事情在宋軍之中是常有之事.

但是,他們真的要出城......

這時,楊懷玉下完將令轉身看了過來.

耶律重元慚愧地掙紮起身,偏頭抱拳:

"未能履令,慚愧之至!"

楊懷玉一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盡力就好......"

"下面......看我的!"

說完,回到自己的戰友身邊,整裝,待出!

......

耶律重元心中一暖,好奇地靠了過去,想看看到底是怎樣的勇氣能讓這些宋兵絲耗無懼.

卻見......

那一直不著衣甲的"黑騎營"終于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申屠鳴良接到出戰將令,一張黑臉興奮莫名,雙眸之間殺氣凜凜.

"來人!!"

"抬甲!!"

"抬甲?"

不光耶律重元不明所以,城下的傷兵,換守的將領,也是不知其然,靠到閻王營近前一探究竟.

下一刻......

都特麼傻眼了!

日!!

耶律重元暗罵,還真他-娘是鐵疙瘩,刀槍不入啊!?

只見兩個輔兵當真是抬著一套漆黑戰甲,給申屠鳴良披甲.

五百黑騎營,別說是人,連馬都是這種看一眼就讓人膽寒的超級重甲!!

耶律重元現在終于明白,這黑漢為什麼有那麼大的底氣,敢憑五百騎就能在送魂崗與城牆之間來回沖殺了.

......

------

這時,唐奕也進了關城,入眼的除了五千精騎,五百鐵浮屠!

還有......

還有一員戰將!

盔明!甲亮!手持環首重刀,須發皆白亦安坐馬上,緩緩行來!

王德用!八十歲高齡!

披甲上陣!

......

-----------

一看王爺爺衣甲齊備,馬駿刀利,唐奕心跳都漏了一拍.

不顧一切地攔在馬前,"你,你下來!!"

王德用大笑,"臭小子!跟誰說話這般沒大沒小!"

唐奕不管,"你,你給我下來!"

說著,上前就要拉王德用下馬.

老將軍換了個溫和的語氣,"不小了,別使性子."

唐奕還是不依,"誰出去也用不著你出去,下來!"

王德用心中一酸,強壓著沒讓老淚流下.

耐心給唐奕解釋道:"閻王營除了老鄧州營過來的十五個,還有西軍來的一小撮,其他還都是兵牙子.楊家小子沖勁兒是有,但也沒見過大仗."

"爺爺得去給他們壓陣......"

"就像給你壓陣一樣."

說著,再不與唐奕糾纏,一夾馬腹,行至關門之前.

......

那里申屠鳴良的五百鐵浮屠在前,其余閻王營將士緊隨其後,已經蓄勢待發.

楊懷玉見老將軍到了,讓出主將之位.他們都是軍人,比唐奕更善于隱藏情緒.

"王爺爺,說幾句給兄弟們提提氣吧!"

王德用搖頭,表情淡然無懼.從十七歲隨父出征,老將軍這身衣甲已經穿了一甲子,早沒了年輕時的熱血,多的卻是一份沉穩.

"老夫只管壓陣,怎麼打,還看你們年輕人,你自己說吧."

......

楊懷玉聞言,下意識抬頭,再看了一眼古北峰上的孤廟.

良久......

方收回目光,看向五千袍澤.

豎起拇指往身後一指,"這道門後面,有二十萬大遼鐵騎!!"

"怕不怕?"

"哈哈!!"申屠鳴良狂放大笑,猛的面目猙獰.

"怕他個卵子!!"

"對!"五千閻王營異口同聲.

"怕他個卵子!"

楊懷玉聞聲咧嘴......還是那句--

"怕不怕?"

"不怕!!!"

眾人恨聲大喝.

楊懷玉三問:

"怕?還是,不,怕!?"

......

回答他的,是一聲聲聞百里的怒吼:

"老子......天,下,第,一!!"

"好!!"

楊懷玉戰意愈漲,不由得想想營中一直流傳的幾句打油詩--

"人間富貴!!爺不戀!"

......

閻王營所在立時沉聲接句--

"閻王殿上!!爺不留!"

......

"爺生只做!!漢家犬!"

"爺死也為!!漢家魂!"

"爺就是煌煌大宋的......"

"孤,魂,野,鬼!"

......

"開城!"

"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