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守(3800月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唐奕沒法再任性了,因為這個誘惑太大了....,,

可以說,哪怕閻王營守不了一天,半天就死傷殆盡.那個時候再破關,與現在也完全是兩回事兒.

到時留給耶律洪基進兵燕云的時間只有半天,甚至更少,那狄漢臣很可能都不等遼人走到金門關,就把耶律洪基堵下來.

那樣,大宋入手的,還勉強算是一整個燕云.

可是,明知必守之局,但他卻遲遲下不了這個決定.

......

"俺能說句話嗎?"

正當場面僵持之時,一個嗡聲嗡氣的動靜突然在帳內響起,耶律重元回頭一看......

嚯!!好大一尊黑煞神!!

出聲的正是申屠鳴良.

這黑漢見楊懷玉和唐奕吵了半天也沒個結果,終于忍不住了.

"大郎未免把事兒想的太悲觀了."

"其實依某之見,這趟出戰,屁事都沒有."

......

"....."

耶律重元暗暗擦汗,得,又來了一個瘋子.

......

耶律重元就不明白了,這幫宋將都哪蹦出來的?

那個楊無敵的後人執意要守,甚至要犯險出城搶占送魂崗他還能理解一點兒.

漢人的家國情懷嘛,腦袋一熱,舍身取義.他不得不承認,多守一天,對大宋的局勢就會有利不少.

甚至他自己也傾向于守,因為,降宋是被逼無奈的保命之策,他自己明白,宋人也明白.

將來怎麼安排他這個降了的皇帝,就只能看宋人的心情了.

但是,要是死守這一仗,那就不一樣了,至少是表了忠心.宋皇本就仁慈,多半也不會辜負了這份忠心.

但是,守就守唄,咱們能守多久就守多久,盡力就好.

特麼那個宋將卻要帶五千人主動出戰?

而那黑漢......那黑漢更不像話.

"根本沒危險......"說的那叫一個風清云淡.

你當自己是什麼啊?鐵打的?刀槍不入?二十萬大軍一人一口唾沫都淹死你!

......

而唐奕則是怔住了,申屠說沒危險?

"申屠大哥什麼意思?"

申屠鳴良聞言一臉的嫌棄,一步躥到圖前.

"大郎怎麼轉不過來這個彎呢?忘了俺的黑騎營了嗎?"

一指圖上.

"東有送魂崗這個支點,上有古北關這個箭矢支援,再加上我的黑騎營!"

"這三陣一成,耶律洪基別說二十萬人擠在一個狹小的古北關,就算再來二十萬,他也別想進軍半步!!"

說到這,申屠鳴良對楊懷玉道:"把全閻王營的戰馬都給我備著,到時我這一營鐵浮屠換馬殺陣!"

"只要我這一營在送魂崗和城牆之間來回沖殺,耶律洪基就算有再多人,這兩個地方哪個他也打不下來!"

抬眼看向唐奕,"就算有漏網之魚沖上了送魂崗,能有多大能耐?閻王營要是吃不下,那還混個屁!?"

"......"

好吧,申屠鳴良再次刷新了耶律重元的認知.

還以為是五千人守得住送魂崗是扯淡,原來人家五千人都不用.是要用五百人就把兩個地方都守下來了.

這時曹老二也終于出聲了,嘿嘿笑著對唐奕道:

"你也別糾結了!這一趟咱們要是撤了,那閻王營的招牌也就砸了,特麼以後還怎麼見人?"

"就這麼定了,打了!"

"......"

唐奕也有點動搖了......

不確定地向申屠鳴良問道:"能行嗎?你們只有五百人......"

申屠鳴良眼睛一立,"老子站那不動讓耶律洪基那小子砍,傷到點兒皮兒算他本事!"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唐奕沒法再矯情了,看向王德用.

老將軍一歎,"只能如此了......"

抬眼對耶律重元再次強調道:"兩天,頭兩天看你的!"

耶律重元點頭,"重元領命!"

......

"好!"王德用拍板道."各自領命,去准備吧!"

也沒什麼可准備的,這前頭兩天,純靠耶律重元的殘兵,加上幽州支援來的私兵死守.

閻王營利用這兩天時間養精蓄銳,等待最後一天的到來.

耶律重元心道:不管最後一天宋軍是不是找死,只要我守住了兩天,已經算是盡力了.

對身邊的一眾遼將到,"眾位也都聽到了."

"兩天!這兩天不論多難,必要固守!"

眾將重重點頭,他們和耶律重元的想法一樣,只當這兩天是投名狀了.

"陛......將軍放心!宋人都不示弱,咱們契丹狼族更丟不起這個人!"

說到這里,一眾降將一口同聲:

"人在城在!"

......

"都是宋人......"卻是唐奕不咸不淡地出口.

"從現在開始,沒有宋人,遼人,漢人和契丹人!只有戰友,袍澤!只有大宋一心!"

眾將一窘,"上使說的是......"

當下不再遲疑,出得大帳,准備上城.

接下來的兩天,將是最艱難的兩天.

只不過,一出大帳就是一哆嗦.

不知何時,五千宋兵盡數聚集在大帳之外,每一個人的眼中都是戰意澎湃,仿佛嗜血惡狼!顯然在等著里面的決定.

楊懷玉,曹覺等人這時也出了大帳,一見手下的兵都等在帳外不由一笑.

"怎麼?等不及了?"

有職守任務在身的李賀沒有參加帳議,還不知道里面做了什麼決定.

一步躥到楊懷玉身前,"幾時出戰!?"

楊懷玉再笑,"等著吧!兩天之後!"

"兩天之後?"李賀一陣失望."有點晚."

耶律重元等人站在一旁簡直無語......

你還不知道讓你們這五千兵將干什麼去吧?什麼就有點晚?

和著這一軍都是瘋子!

......

楊懷玉不理會有些糾結的李賀,轉向閻王營眾人,高聲喝道:"兩天之後!出關迎敵!"

"喏!!"

......

而申屠鳴良則是走到黑騎營所在,"都他娘的給我吃飽喝足!兩天之後,終于到了咱們一顯身手的時候了!"

......

"喏!!"

申屠鳴良哈哈大笑,"終于輪到老子出來試試身手了!"

鐵浮屠的第一仗,申屠鳴良可是期待了不知道多久了.

......

而直到這時,耶律重元才發現一個細節:

整個宋軍皆是精鋼戰甲著身,唯獨這個黑漢和他手下所謂的黑騎營,不著甲,不帶兵刃.除了衣服整齊一點兒,看不出一絲騎兵的樣子.

就這五百人......就想上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