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夜空中最亮的星
g,更新快,無彈窗,!

"束發?"

日!!

耶律重元本來已經心如死灰,形若枯槁,讓唐奕這一嗓子氣得直接就還了陽,差點沒跳起來.

"有這個必要嗎?"

唐奕奸笑點頭.

"當然有......我皇宋禮儀上邦,束漢髻著漢袍,治下之臣怎可髡頭散發?"

"......"

耶律重元心說,哪特麼來的這個破規矩!?

再說了,還束發?正是因為是髡頭散發才特麼沒個必要束發,一邊耳後一撮長毛,你告訴我怎麼束發!?

但唐奕可不管那個,你就是把那兩撮毛兒紮到頭頂上,前後露個禿老亮,你也得給我束發.

既然天意如此,老子腳下的這個石坡兒叫"一片石",那要再不應個景兒,都對不起自己.

"來人!幫耶律重元把漢髻紮上!"

......

也不給耶律生元分辨的機會,看向他身後的一眾遼將:

"耶律重元歸宋,事急從權,日後回京一並封賞.眾將大可放心,獻土燕云乃是奪天之功,我朝陛下仁愛,自不會虧待功臣!我唐子浩是什麼人,你們應該也是略有耳聞,今日做下擔保,你家主公必享榮華!"

"至于爾等......只需記下一點!不論是漢人,還是契丹人,既然是我大宋治下之民,我天朝上邦還從沒虧待過一個宋人!"

"明白了嗎?"

一眾遼將立時下拜:"末將明白!"

"好!!"唐奕大喝一聲,心里別提多痛快.

謀劃十年,卻變象叢出.但是到最後,還特麼不是被老子扳回來了!?

耶律重元見不得他那個居傲的樣子,一邊任由漢人在自己腦袋上擺弄,一邊揶揄道:"你還是先守住這古北關再說吧!"

"別忘了,就算你飛馬傳訊回去,宋軍即刻橫渡白溝河,這一來一回也得七八天時間!"

在他看來,古北關可是無論如何也守不住七八天的.

唐奕輕蔑一笑,"七八天?"

"楊懷玉."

"末將在!"

"傳......訊!"

砰!砰!砰!

正當所人不明所以之時,三聲悶響猛的在一片坡上炸響.

刹那間,兩紅一白三發霹靂火彈騰然升空......

那火彈可不似過年節的花火爆竹,極亮,飛得極高!!,

"這......"耶律重元一臉驚駭,不明白唐子浩放什麼"煙花"?

砰!砰!砰......

他還沒反過味兒來,古北關以南二十里處猛然又是三發火彈--

兩紅一白......

宛若夜空中最亮的星辰!

砰砰砰......極目所望,火光再起.

若是耶律重元可以高臨半空,他就會看到,從第一發火彈升空開始,那攪動著夜空甯靜的煙火仿佛是指引大宋北進的啟明星,以極快的速度向南延伸.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幽州城下,並一刻不停的,向著幾百里外蔓延!!

......

白溝河畔.

一伍尋邊遼兵望向河對岸無邊無際的火把,有些手腳發麻.

每一個火把下面應照著一張猙獰可怖的面孔,宋人這是要干啥?

他們已經在這麼站了一天一夜了!

就在一天之前,唐子浩出幽州,率團北上的消息剛一傳到這里,那面的宋軍就已經拔營,一副枕戈待旦,隨時渡河北上的樣子.

遼兵也是人,見到這時的陣勢也心虛.

"頭兒.."..一個契丹兵卒一邊瞅著對岸,一邊對身邊的伍長問道:"要是南人真打過來怎麼辦?"

那伍長橫了兵卒一眼,"什麼怎麼辦?"

"千里邊境除了裝裝樣子的尋兵,哪還有人?擋得住這麼多南人嗎?"

掃視身邊的十來個兄弟,"跟你們說啊,要是南人生了歹意,真的過了河,立刻棄械投降!南人講究一個禮數,要是投的快,興許還能保條命."

砰......

說話間,隱約一聲悶響從身後的燕云腹地傳來.

遼兵一怔,回頭遠望,特麼不是年,不是節的,誰放的花火?

正想著......

砰!!砰!!砰!!!

三聲巨響就在這一伍遼兵身邊不足兩丈的地方炸開了.

遼兵定睛一看,哦操,那特麼有個大活人!

"什麼人?"伍長嚇得不輕,這幾乎是頂到自己鼻子底下了,怎麼就沒發現?

可是,哪還有他問話的機會?

隨著這三發火彈升空,大地開始震顫,隆隆馬蹄,震天人吼,霎時間在河對岸爆開.

宋軍......過河了!!

"敵......敵襲......"

喊著敵襲,伍長卻是把手中長兵一扔,雙手高舉過頂,撲通一聲就跪下了.

至于身邊是不是藏了個人,放了什麼煙花,哪還有心思去管?

身邊的遼卒有樣兒學樣兒,宋軍還沒過河呢,就已經降了.

這時,夜暗中走出一個人影,"諸位莫怕!吾乃大宋禦前禁軍閻王營斥候!!"

"耶律重元已然降宋,我大宋不殺自己人!"

......

--------

一白,表示遼人歸順.

兩紅,則是十萬火急,全速來援!!

一白兩紅,三發信號高高躍起,照亮著燕云的夜空.

不但古北關內的降臣,宋將看得清清楚楚,關外的遼朝大軍也被那比星還亮,飛得比山還高的煙火吸引......

戰場之上為之一滯,耶律洪基望著夜空中那宛如妖星一般的煙火,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團.

"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誰來告訴朕,這是怎麼回事!?"

面對皇帝的咆哮,一眾遼臣除了沉默,再無他法.

他們哪知道怎麼回事?不過,事出突然必為妖!

難倒?大宋出兵了?

......

------

古北關內,耶律重元頂著一個滑稽的"漢髻",呆愣愣地看著天空中飛騰不落的煙火.

"怎麼樣?"唐奕的聲音適時響起."這消息傳的可還算快?"

"......"

"三天!!"唐奕伸出三根手指."我只要守住三天,大宋的二十萬大軍必至!到時,耶律洪基就再也別想踏入燕云半步了!

"......"

"楊懷玉!"

"在!"

"把幽州豪門那一萬私兵遣上關頭!告訴他們,誰出的力多,將來誰得到的好處就大,我唐奕從不虧待自己人!"

"是!!"

吩咐完楊懷玉,唐奕志得意滿,看向耶律重元.

"說說吧,現在關上是什麼情況?"

"呃......"耶律重元一窘.

"靠東的關牆塌了一角,不太好守......"

唐奕心里咯噔一聲,關牆塌了?不過,馬上又鎮定下來.

之前,耶律重元有八萬人守關,加上幽州私兵也有一萬.就算用人填,也守得住這屁大一點兒的古北關三天吧?

實在不行,把閻王營也派上去,應該就萬無一失了.

"對了,你手下還剩多少人馬?"

"呃......"

"不太多了......"

"不太多,是多少?"

"一,一萬二......"

"一萬二!!!?"唐奕立時眼珠子沒瞪出來.

"你大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