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陣前束發
g,更新快,無彈窗,!

古北關上,耶律重元雙目血絲密布.

關外的遼兵已經知道宋軍就在關內,瘋了一樣的猛攻關城.原來還能趁夜喘息,現在卻是連喘口氣的工夫都沒有了.

"陛下!!"手下一員戰將絕望地看向耶律重元.

東面的關牆已經塌了一角,雖還離地有兩丈之余,但是,那邊已經形不成有效的防守了.

"陛下!!"將官再出哀叫."可以了!我等在這殘關敗城堅守月余,已經是可以了!!"

耶律重元大怒,手中長劍猛的抵在戰將的脖頸.

"你大膽!"

將官怡然不懼,"陛下......"

"臣自不畏死,可是,您看看!!"

"看看關上殘存的這些兒郎,他們和我一樣也不怕死!但是,大家之所以守到現在,就是因為很清楚,耶律洪基一入燕云,不但他們活不了,他們的家人,親族也都活不了!"

"陛下就算不為自己想想,也要為這些兄弟們想想啊!!

似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當啷一聲,長劍頹然落地.

耶律重元茫然四顧,入眼之物,除了血汙!殘刃!死肉!!

就只剩下一雙雙絕望的眼神!

......

"陛下......"堯氏的聲音突然在身後響起.

耶律重元回首:"你不許多說!無論如論,我都不會降宋!!"

堯氏輕輕地攙著他,"且不說降與不降,趁著夜色,耶律洪基攻勢稍緩,去見一見那個唐子浩,有何不可?"

"只是見見......不管降他,還是求他,總要見見的......"

"......"

"唉......"耶律重元長歎一聲."見見......哪是見見那麼簡單!"

"算了!!"再歎."隨我下城!"

說完,與堯氏並行向城下走去.

隨著這一聲"隨我下城",城上的兵將眼中無不燃起一絲希冀.正如那個將官所言,男兒戰死沙場那是本分,但是,連累親族卻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而剛剛出聲的那員戰將給身邊的幾個將校遞了個眼色,無聲地跟在耶律重元身後而去.

......

------

耶律重元一出關城,就見黑夜之中,對面山崗上火把燈球密布,把整個山崗照得通明.

走到山角,一個個衣甲锃亮的兵卒舉著火把向坡上延伸,每個人的眼中都仿佛噴出火來,每一副衣甲都晃得人睜不開眼睛!

耶律重元心下駭然:這是大宋的軍隊?

不做多想,沿著兵廊火道上坡.

立見唐子浩與一須發皆白的老者端坐在坡頂,眾將拱衛,旌旗烈烈,好不威風!

此時,耶律重元生出一絲感悟,誰才是勝利者......

"重元大兄,別來無恙?"

唐奕朗聲開口,語氣高高在上.

"......"

自己的頹然敗相與唐子浩神彩爍爍一比,耶律重元只覺無地自容,把頭別到一邊.

"給宋使見禮了!"

唐奕輕笑,"大兄還是那般,從來都與我太過客氣......"

耶律重元不想與他糾纏,更不想被其羞辱.

"明人不說暗話,你怎樣才肯馳援于我!"

唐奕攤手道:"大兄還不死心嗎?"

"......"耶律重元一時無言.

最後還是咬牙到,"一半!!"

唐奕再笑,輕聲問道:"什麼一半?"

"幽州以南盡數歸宋!"怕唐奕再拒絕于他,又補充道."另外每年願向宋皇納貢五十萬!"

"呵......"

"大兄還是不明白......"說完,唐奕露出一個你懂的神情.

"師出無名啊......"

"唐瘋子!"耶律重元登時就炸了.

"莫要得寸進尺,這已經是我的底線!若還不允,我甯可戰死關下,也不把我遼人的基業拱手讓人!"

唐奕騰的站了起來,"那是我漢家的基業!!"

人都已經站在這兒了,唐奕再也不用跟他繞來繞去了.

"耶律重元,只問你一句!"

"降?還是不降??"

堯氏一見唐奕真的翻臉了,輕輕地從後面扯了扯耶律重元的衣甲,"陛下,降了吧......"

"你走開!!"耶律重元一聲暴喝,揚起大手就要掄下去.不想身後......

"陛下!!!"隨之而來的一眾兵將山呼伏倒.

"降了吧......"

......

耶律重元聞聲,絕望莫名.

"陛下......"

還不等他有何動作,唐奕身後數十個幽州豪門也是一聲高呼:

"降了吧!!"

"你們也......"萬沒想到,唐子浩只入幽州十日,就把豪門大戶盡數收攏.

"妄廢我一番信任,把那麼重要的東西都交給你們!"

那些豪門大戶聞言沒有半分愧疚,反而嗤之以鼻,給我們是一回事兒,能不能保住卻是別一回事兒.

如今古北口城破在即,耶律洪基一進來,那些關外的大遼貴族怎麼可能眼瞅著他們繼續坐享巨利?還不把他們都活刮了才怪!

只有跟著唐子浩降宋還有一絲生機,而且,唐子浩已經保證過了,只要保證燕云順利落入宋手,他們還能做他們的羊毛生意,還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何樂不為?

總好過與這個落魄"皇帝"一起死的要強吧?

......

耶律重元此時肝膽俱裂,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番重叛親離的結局.

"你們......你們......"

"你們好啊!!"耶律重元怒目圓睜環當場,只覺胸中一悶,險些暈厥.

"好啊!忠啊!!"

......

"陛下......"還是那個苦勸他的戰將."為兒郎們想想吧......"

耶律重元想罵,但卻一時無言.

再次看向唐奕,"你......你狠!!"

什麼出資助其爭位?什麼燕云獨立出來對大宋有利?什麼出謀劃策!?

此間種種,皆是此子一手謀劃.自己殫精竭慮多年,最後的結果卻只不過是給宋人做嫁衣罷了.

"好!!"耶律重元眼中含淚,絕望大吼:

"我降!!"

"我倒要看看,你唐子浩處心積慮布下的這個局,當如何收場!!"

"我倒要看看,我耶律重元守不住的關,你唐子浩,怎麼守得下來!"

"我降!"

"我降......"

"我降總可以了吧......"

說到最後,耶律重元崩潰低語,再沒了問鼎天下的梟雄本色.

......

唐奕笑了,十年心血,終還是今日得報!

魘笑輕語:

"如何收場......怎麼守住這道關......那是我的事."

"不勞大兄費心了!"

說到這里,猛的一聲暴喝:

"來人!!!"

"末將在!!"

"給重元大兄,束發!換袍!!"

......

今天就到這兒了,已經寫的有點不在狀態了,為保質量,我情願不要節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