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穩坐一片石(3400月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眼看古北口在即,滿耳又都是殺伐鼓陣,楊懷玉等人打馬來到唐奕身前.

"看這情形,喊殺都是關外的遼兵傳出來的,耶律重元這邊估計是快頂不住了."

"怎樣?現在就接手嗎?"

申屠鳴良大臉一凝,"接什麼手!?放某出關,必直沖遼軍大帳,把耶律洪基那厮的狗頭拎回來也非難事!"

"還跟他們廢什麼話!?"

唐奕橫了他一眼,這巨漢是手里握著一支無敵鐵浮屠卻不得施展,憋壞了.

"急什麼?"

"先派人摸清狀況再說."

說話間,眉頭不自覺地又擰到了一塊兒.只是遠望就看得出,古北關這仗打的遠比他想像得要激烈得多.

抬眼正看見前方二三里小道旁的一座石坡.

"這叫什麼山?"

"一片石."

"一片石?"唐奕喃喃複述,突然撲哧一下笑出了聲.

難道......這就是天意?

"傳令下去,一片石紮營!"

"派人給耶律重元遞個話,就說我唐奕已經到了!"

"若是想談......那就來這'一片石’與我好好談談吧."

......

王德用老將軍這時翻身下馬,望向關城旁邊的一條上山小路......

"老夫去見一見楊老令公."

說完,只身一人向著半山腰的那座孤廟走了上去.

經他這麼一提,唐奕,楊懷玉,申屠鳴良,還有五千閻王營的軍卒,皆是抬眼高望.

楊懷玉有軍務在身不能上山,只得念念有詞:

"曾祖在上,不孝孫楊懷玉,來接您了!"

......

------

大隊心急火燎地急奔一天多,現在卻停了下來,閻王營還好,他們是唐奕讓往東絕不往西的主兒.可是,堯皇後卻是慌了,眼看就要到關下了,怎麼還停了?

唐奕正安排人休整之時,堯氏就已經找上門來.

"子浩,這是何意?怎麼不進關?"

唐奕則苦笑答道:"皇後娘娘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小弟要是這麼大搖大擺地進關,那就不是來看看情形,而是敵襲了!"

堯氏一怔,馬上明白了唐奕的意思.畢竟這是宋兵,她家重元也還沒降,甚至沒有准許宋人進關呢,確實不能冒然進關.

可是,這都什麼時候了,她一個婦人都看出來關上已經危機萬分,隨時可能城破.

"事急從全,子浩怎可在意這些?"

唐奕搖頭,"不說這是不是對重元大兄的尊重,單我這些人馬就已經是奔襲了整整一天半.早就都疲憊不堪了,娘娘總要讓我休整一番吧?"

"那......"堯氏也知救夫心切,有些操之過急了.

"這樣......"唐奕開始給她出主意."娘娘現在可獨自入關,先與重元大兄通個氣.省得萬一重元大兄視死如歸,不願歸順,你我面子都不好看."

"如此也好."堯氏立刻應聲.也不敢耽擱,下了一片石,直奔古北關.

......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楊懷玉忍不住靠上來道:"耶律重元能答應嗎?"

唐奕冷笑,"一定不答應."

......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兒嗎?好好皇帝不當,去向大宋納土稱臣?耶律重元就算再走投無路,一時之間也很難答應這個事吧?

楊懷玉急了,"那你還讓她去?這不就是打草驚蛇嗎?!"

唐奕則無端問道:"燉過老母雞嗎?"

"呃......沒有......"

唐奕給他解釋:"老雞肉柴且硬,不易熟,當小火慢燉,逐漸入味.待燉至稀爛,其味猶勝嫩雞百倍."

"懂了嗎?"

"不懂......"

"不懂學著點兒."

"哦......"楊二哥灰溜溜地下去了.

等了約兩個時辰,堯氏終究回轉.不出唐奕所料,臉色難看,顯然耶律重元的答複不甚滿意.

唐奕就當什麼事兒都不知道,迎了出去.

"重元大兄可有佳音?"

堯氏一苦,眼淚又下來了,"子浩快想法勸勸這鬼迷了心竅的憨人吧......"

說著,取出一封耶律重元的親筆書信遞到唐奕手中.

唐奕一看,忍不住笑了.

信中無他,大抵就是,重元身為契丹皇族,可為不公而反,卻不能為苟活而降.士可殺不可辱,之類的.

最後,當然不敢把話說的太絕,還是肯請大宋出兵相援,並許以五州之地為禮.

看後,唐奕輕笑搖頭,"娘娘也看到了,不是小弟不幫......"

"不過,之前說過保住大兄血脈的承諾依然作數."

堯氏一聽更急,"子浩莫要如此絕然......"

"非是小弟絕決,實在是大兄心意已絕,打算舍身成仁.做為知交,小弟唯有成全一理了."

堯氏大驚,"他只是一時糊塗,子浩切莫當真."

"妾身這就再去勸他......"

說著,忙不跌地轉身又走.

唐奕看著她離去,對身後的楊懷玉道:"你跟去!"

"然後問問那些幽州豪門,誰家有在耶律重元手下為將的,派人入關報個信兒."

楊懷玉又不懂了,"我去做甚?我又不會勸降?"

"笨呢!"唐奕嫌棄地瞪了他一眼."把咱的大宋龍旗帶著,到城頭上轉一圈兒."

"......"

楊懷玉瞬間了然......

這孫子太壞了,幽州豪門是去擾亂軍心,這個他明白.

可大宋龍旗一上城......外面的耶律洪基哪還看不見?等于告訴耶律洪基,大宋的兵來了.

那傻貨不知虛實,還不玩命攻城?

這是把耶律重元往死里逼啊......

......

當然是往死里逼!

唐奕冷笑著看向大戰中的古北關,不把耶律重元逼得山窮水盡,他還覺得自己是什麼鐵骨錚錚的硬漢呢!

老子倒要看看,你有沒有赴死的那個骨氣!

"來人!"

"搬把交椅來,咱們就坐在這兒!"

"看看耶律重元要怎麼打這一仗!"

......

怎麼打?怎麼打都是必輸之局!

關上還剩多少人唐奕不知道,但關外有耶律洪基禦駕親征的二十萬大軍.

果不其然,大宋的旌旗出現在關頭沒一會兒,耶律洪基那邊攻勢驟增,古北關前的戰況進入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激烈程度,以至于一直到了入夜,關上的戰事竟也沒有停歇之意.

顯然,耶律洪基要連夜攻城了.

曹老二有點擔心,對四平八穩地坐在一片石上的唐奕道:

"乖乖,你別玩脫了!這特麼要是讓他給打下來了,可就沒得搞了."

唐奕也有點心虛,"沒事兒吧,應該?"

轉頭一想:

特麼多爾袞都坐得住,老子怕個蛋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