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北進古北關(32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里面怎麼編排唐奕且不多說.

外廳中,耶律重元的堯皇後撲通一聲直接就給唐奕跪下了.

"還望子浩,指條明路!"

...

唐奕登時混身通透!

心道,你早問這句不就得了,省了我多少彎彎繞?

不過,他也清楚,要是沒有這些彎彎繞...已經'母儀天下’的皇後娘娘,又怎麼可能說出這樣保命的話呢?

急忙上前扶起堯氏"娘娘使不得啊..."

"小弟也只是隨口一說,娘娘切莫當真."

堯氏不肯起身,攤在地上哭訴:"子浩是能人,這個時候若真感念舊交,就給哀家一條活路吧!!"

"唉...."唐奕歎道:"我就是隨口胡說,不足為信,不足為信的."

堯氏聞聲哀鳴"到底怎樣,子浩還肯出手相助?"

.....

"那..."得了,再推脫下去就是矯情了.

"那小弟也就不說虛的了."

"事到如今敗局已定,重元大兄再抱著那虛無飄渺皇位還有何用?是該想想退路了."

"子浩的意思..."

唐奕整肅面容,沉聲道:"若娘娘與重元大兄抱著必死之心與耶律洪基死戰到底,那小弟別的不敢說,依我在大宋的地位,保住大兄的一點骨血還是沒問題的."

"可也只限于此罷了.就算我唐奕想援,我朝陛下,滿朝文武也不會為了奕之私情,把大宋萬民置于戰火之下!"

"但是......"唐奕心道,話都說這麼明白了,再不上道就不好了吧?

果然!

堯氏銀牙一咬,絕然道:

"我們降!!"

"燕云之地本是漢土,我家重元要是降了,南朝當是出師有名了吧?"

...

我們降.

三個字一出,唐奕是什麼心情就別提了,後廳中,王德用,楊懷玉,周四海等人,只覺心跳都漏了一拍!

雖然這是他們想要的結果,但是,當堯氏真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能抑制住心中澎湃!

"降了!!"楊懷玉猛一揮拳!把聲音壓的極低!但其中的激動之情卻是個傻子也聽得出來.

"降了..."周四海也是什麼都不故的附和著,甚至不故形象的抓著王德用的衣袖狠搖.

"別激動,別激動"王老將軍聲音發顫!說著'別激動’其實一點不比另外二人好到哪去.

"她只是個女人,降與不降還要看重元最後如何說辭."

....

而前廳...

唐奕當然也是激動難明,但是戲還沒演完....不能亂!

"降..."

臉上登時糾結萬分:"倒不失一個法子...若是重元大兄歸順大宋,最起碼我朝也算師出有名..."

"可是...娘娘這是在給小弟出難題啊.."

堯氏急道:"南朝陛下不是一直覬覦燕云之地嗎?如今我們拱手相讓,總不至于再拒絕了吧?"

"這...."唐奕還是那副要死不活的表情"我朝是想要燕云之地,可..."

"可是我朝要燕云,那是為了防范遼朝,使中原富地永享太平.卻不是反過來激怒遼朝,成為禍事東引的誘因啊.."

唐奕說的真切,自己都信了,堯氏登時慌了神兒,原來在大宋眼中,燕云已經成了燙手的山芋不願去碰,倒是自家的那位還當是定貝,攥著不放!

再多的軟話她也說不出來了."不論如何,還請子浩救救我們這一家子吧..."

這個節骨眼兒上,堯氏也分不清唐子浩倒底是真情還是假意了,只一個最本能的念頭!

活命!

"唉!!"這麼一會兒,唐奕都快成歎氣蛤蟆了...

"那...那小弟與我朝陛下上請一番看看有無可能?"

堯氏拜伏.."仰仗子浩了."

"起來起來."唐奕急道:"這樣吧...小弟即刻起程前往古北關.總要知曉前方情形如何,也好與我朝陛下報請吧?"

"再說了,到底是舍身成仁,還是歸順皇宋,還要看重元大兄的意思嘛.娘娘終還是做不了主的."

堯氏眼神之中喜色迸現!什麼也不顧的爬起來.

"哀家與子浩一同北去!勸夫歸順!"

....

"好!!"唐奕終于一聲大喝!

"那小弟這就北上!會一會,重元,大,兄!"

...

------

無恥啊!

內廳的幾位可算見識到什麼叫無恥了...

忍不住回想了一番自己與這混蛋的過往,看看有沒有也被他這麼忽悠過...

但是,這個時候當然不是吐槽的時候,都沒等堯氏出了館驛,楊懷玉已經去吩咐閻王營准備開拔,直指古北關!

...

說走就走,唐奕這回可不在和遼人羅嗦,

其實特麼早就憋的心急火燎,恨不得飛到古北關去了.

...

只半個時辰之後.

五千閻王營,還有幽州豪門治下的近萬私兵正式開拔,向古北關而去.

楊懷玉,曹老二也終于有機會好好和唐奕說道說道了.

"你也太無恥了一點兒..."

"把一個婦道人家逼的哭天抹淚,要死要活,還跪地不起.真下得去手!?"

唐奕瞪了幾人一眼!"狠嗎?"回頭撇了一點隨軍北上的堯氏.

"不這樣她能願意親自北上?幫著咱們去忽悠他丈夫嗎?"

"....."

一陣無語...反正換了他們是干不出來這事兒的,忒損了.

卻聞唐奕目無焦距的看向前方...

"其實這和兩軍對壘沒有區別..."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敵人!只有死與活的分別,沒有男與女的差異!"

"..."

楊懷玉心道,唐奕說的沒錯,只是一時接受不了罷了.

看向前方,仿佛古北關就在眼前.

"接下來!就該看我們的了!"

....

------

從幽州到古北口,要經過順州,檀州,出金門關一路數百里,又是宋遼大道那種坦途所不及.要是正常的晝行夜伏起碼要走三天的路程...

但是,形勢已經到了這個地方,唐奕再沒了磨蹭下去的道理!日夜急行!只一天半就來到了古北口五里外的地方.

雖然還沒到關下,但是....

只在這里,就隱約可以聽到關城之上的喊殺之聲,還有彌漫四野的滾滾煙障!

微風送過,空氣中濃郁得化不開的血腥之氣,讓人幾乎不敢想像,那不遠的關城之中正經曆著怎樣的戰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