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禽獸(欠更1)
g,更新快,無彈窗,!

"渾號?"髡頭大漢一愣.

"叫什麼?"

唐奕笑道:"我叫......唐瘋子."

"恭喜你,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麼和小爺說話了."

說著,拿起桌案上的茶碗淡淡地抿了一口.

"黑子...砍了."

"噗......"

"噗!"

"噗!!!"

第一聲"噗"是眾人笑噴了,真是新鮮了,比咱大遼的爺們還硬氣.

第二聲"噗"是嚇著了,那個黑臉兒和尚還真就聽話的動了.

第三聲"噗"......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了.

"哦操!!"

眾人下意識一聲怪叫,"真砍啊!?"

而那個髡頭漢子還沒弄清楚狀況,就感覺身上多了個洞,隨之全身氣力潮水一般退去.到死他也沒明白,咋說要人命就要人命呢?

......

禽獸......

等髡頭漢子破麻袋一樣的砸在地上,一眾豪門才反應過來.

有人高聲大叫:

"大膽!!"

"來人啊,來人啊!"

"把這幾個狂徒給我宰了!"

唐奕不急不徐地抬眼橫了大叫那人一眼:

"恬燥......"

"黑子.....砍了."

"噗....."

這回就一聲兒刀子入肉的動靜了.

一眾豪門嘎的一聲把到嘴邊兒的話生生吞了回去,大氣都不敢喘,臉色慘白.

媽的,太不講理了吧?就沒見過這麼狠的,這才幾句話啊,兩條命就沒了.

禽獸不如......

......

霎時間,廳中落可聞針.

眾人不敢出聲,只得盼著外面的家兵趕緊殺進來.不然,說不定下一個身上開洞的會是誰呢.

可是,外面都特麼想什麼呢?沒聽見喊叫啊?進來啊!

"看什麼呢?"唐奕催命修羅一般的聲音響起.

"等著外面殺進來呢吧?"

......

吱嘎......

那瘋子的話音剛落,廳門適時而開.

眾遼人一喜,來了!

可是,從廳外進來的卻是一員宋將,大伙兒再次嚇的一哆嗦.因為,那宋將手里拎著顆人頭!

砰的一聲扔在地上,嘴上還抱怨道:"烏合之眾,連他-媽熱手都算不上!"

說完,一調頭......走了,砰的一聲把廳門又關上了.

眾人這才收回目光,定睛一看,嘶!!那人頭正是死的那個髡頭漢子的家將.

這......這是怎麼回事兒?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正當所有人驚亂難明,不知所措之時......

"好啦!!"唐奕歡快地叫出了聲.

環視一眾幽州豪門,好像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大伙兒下意識地往後一縮,卻聞那個瘋子道:

"現在,咱們可以好好談談了."

--------

唐奕在廳中與幽州豪門之間"談"了什麼,外人不得而知.

只知道,那些人從館驛里出來一個個就像丟了魂兒一般,誰要是在面前提一嘴唐子浩或者是唐瘋子,都會條件反射的全身一縮.

那真就是個魔鬼,瘋子!

......

唐奕在幽州住下的第七天,一騎黑衣黑氅,黑布罩面的快馬到了幽州城.打馬急行,一直來到大宋官驛所在才停了下來.

唐奕親自出迎,把人接到了館內.

廳中.

唐奕把一封密信遞到那黑衣人手中,那黑衣人接過信件,小心地貼身收好,不敢多留,拱手話別.

臨走之時,唐奕另有囑咐.

"告訴司馬君實,若有驚變,什麼都不用管,立刻把使館人員撤向來州,那里有人接應."

黑衣人聞言,抱手道:"司馬通政讓小的轉告公子,國事為重,個事為輕.若需取舍,公子當知何取何舍."

"......"

唐奕聞言,眼睛有些濕潤.

看來,不光是司馬光,駐遼使館的文武官員這是已經抱著必死之心了.

家國之下無個人,這是華夏數千年文明的根基所在,是漢人之所以偉大的源頭.

......

"走吧......"唐奕無力地擺手.到時,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黑衣人不再遲疑,抱拳,行禮.

"公子......珍重!"

------

第九天.

堯皇後再次來到館驛求見宋使,這一回唐奕倒是見了......

......

索性也不與她多做周旋,見禮之後,直言以對.

"娘娘心里很清楚,重元大兄敗局已定了啊!"

現在這個時候,難聽與否對于耶律重元一家已經不再重要.

堯皇後聞聲,登時淚如雨下,悲淒莫名.

"子浩與重元也是多年舊交,難道真的要見死不救嗎?"

"唉!!"唐奕一歎,一副于心不忍,又極是為難的樣子.

"這樣吧......"

"怎樣?"堯氏登時杏目圓睜,重燃希望,宋使終于肯松口相援了嗎?

"嗯......"唐奕低目沉吟.

"此番收攏羊毛產業,幽州各家多有阻撓,小弟一怒之下痛下了殺手......"

堯氏立時打斷道:"子浩何需在意?殺了也就殺了,我家重元是絕不會怪罪于你的."

唐奕輕笑,"娘娘且聽我說完嘛."

"震懾幽州豪門的同時,也收攏了各家近萬人的私兵.等會兒我吩咐下去,讓人把這一萬人一並送到古北關去,興許還可助重元大兄一臂之時."

堯氏聽完,眼神搖擺,"有萬人增援當然是好,但是......但是也只能是杯水車薪啊!"

"唉......"

唐奕再歎,"小弟能幫的也就這麼多了."

誠然道:"若論個人感情,大兄有難,小弟定當竭力助之,但是......"

"娘娘也是明理之人,當知國與國之間的事情,非小弟一人之願所及也."

"......"

堯氏不語,其實她心里也清楚的很,事到如今這個地步,誰又願意摻合到這個爛攤子呢?

"娘娘!"唐奕適時出聲,把堯氏的思緒拉回來.

"說句自家人的話,是時候想想退路了......"

堯氏登時淚若滂沱,更是淒然,"行此君臨之事,哪還有什麼退路?"

唐奕則道:"別的奕保證不了,實在不行,娘娘把兩個小皇子交與在下吧!"

"有我在,保他們一生衣食無憂還是不難的."

堯氏一個婦道人家哪聽得了這般有情有意的話語,登時哭得更凶,矮身就要給唐奕行大禮.

"使不得,使不得."唐奕虛扶一計."娘娘是萬金之軀,折殺小弟了."

"什麼萬金之軀?"堯氏更是哭的厲害.

"早知如此,說什麼也不讓他動了這個心思......"

唐奕眼前一亮,終于有一句沒一句的嘟囔出一聲:

"其實......現在也不晚呢."

"!!!!"

堯氏瞬間石化,怔怔地看著唐奕.

良久......

撲通一聲拜倒在地,"還望子浩指條明路!!"

......

後廳中,王德用,周四海等人聽到這里,都忍不住直咧嘴.

這個小混蛋是真特麼壞!忽悠起人來是半點兒廉恥之心都沒有,就連一個婦道人家也不放過.

衣冠禽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