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愚蠢(28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劉韜十七歲入華聯,從一個櫃上的算賬小厮做起,華聯第一家鋪子開業的時候他才十八.

周四海從大遼撤回來之後,他一直與童掌櫃共理大定的生意.後來幽州開店,他又獨自到了燕云,撐起了整個燕云的生意和布置.

如今,十年光陰如白駒過隙,當年的少年已經成長為唐奕手下能獨擋一面的能干之士.

......

到了帳中,先給東家和老將軍見了禮,唐奕問起,劉韜也不磨嘰.

"形勢上來說,對咱們還算有利.周大掌櫃一到,與幽州各個大族富戶基本見了個遍.雖然沒有明確的表態,但也只是想再觀望一番罷了,畢竟誰也不會和錢過不去.要是耶律重元頂不住,自會選擇退路."

唐奕點頭,"那個接伴使什麼來頭?"

劉韜答道:"耶律重元的小舅子,現任幽州朝廷的北府宰相,堯文贊."

"嘿!"唐奕著實意外了一下,與王德用對視一眼.

"連小舅子兼宰相都派過來了,還這麼客氣.看來,耶律重元真是山窮水盡了."

劉韜搖頭,"這還真不清楚.現在除了耶律重元的親信,誰也不知道古北關到底打成了什麼樣,幾乎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鎖了起來."

話鋒一轉,"不過,越是這樣,越說明前方打的不如意.不然,耶律重元也不會為了穩住後方,而極力封鎖消息了."

唐奕再次點頭認可,劉韜在幽州多年,他的話還是很有份量的.

"那幽州城中,現在誰在主事?"

"耶律重元的皇後,堯氏."

"哦."唐奕下意識應了一聲,一點都不覺奇怪.

這年頭,女人當政是常有的事情,大宋還時不時來個垂簾聽政呢,何況是更不輕視女人的大遼?

可是,轉臉一想,唐奕才反過味兒來,"特麼是皇後主政?"

這可就麻煩了,別忘了,他可是親手宰了耶律涅魯古的人.也就是說,把人家的親兒子給滅了.

耶律重元這個"干大事"的可以為了皇權不顧殺子之仇,可是女人.....絕大多數母性都是第一位的,是為了親子什麼事兒都干得出來的.

眉頭皺到了一起,"這下真麻煩了......"

劉韜聞言卻是一笑,"東家放心,耶律涅魯古之事,堯皇後不但不會找東家的麻煩,相反,堯氏還要謝謝東家呢."

唐奕一愣,"什麼意思?"

劉韜道:"堯氏根本就不是耶律涅魯古的生母.耶律重元的原配王妃姓鄂砌,也就是耶律涅魯古的生母,堯氏本來側妃,素來被鄂砌氏所不喜,多有刁難."

"後來,耶律涅魯古一死,鄂砌氏悲痛成疾,病死了,堯氏這才得以扶正."

"所以,這個堯皇後不但與耶律涅魯古一點關系都沒有,而且還得謝謝東家幫了她一個大忙!"

"......"

唐奕無語了,這麼說,老天都在幫忙啊!

"既然如此,那也就不用和他們再磨嘰了,明天啟程,速抵幽州!"

......

"對了!"

定下行期,唐奕又想起另外一件事.

"耶律重元到底是怎麼和大遼貴族打的交道,羊毛紡織的大殺器都給了他,卻還能讓耶律洪基聚攏這麼多部族?"

劉韜苦笑,"說起這事兒,還全都得怪東家的那個羊毛紡織呢."

"嗯?"

劉韜繼續道:"若非周大掌櫃親來,與幽州各家有了接觸,咱們還不會知道."

"耶律重元那厮拿了東家的羊毛之法,不但沒用它籠絡人心,反而當成了一件斂財利器,大肆在燕云之外低價吃進羊毛,再把成品銷往大遼,所得巨利皆用在養兵收兵."

"大遼貴族在羊毛貿易上非但沒有得到多少好處,卻被耶律重元的巨額利潤弄得的心生貪念.如今,他們不但不暗中支持耶律重元,反而巴不得耶律洪基攻下燕云,好讓他們瓜分羊毛巨利!"

"他大爺!"

唐奕聽聞,跳著腳的破口大罵,這厮得蠢到什麼程度才能這般短視?

就說這一戰打的蹊蹺,原來病根兒還是在這個不成器的笨蛋身上.

也不想想,少一家支持耶律洪基,就少了數萬兵馬的壓力.

......

不過,氣憤之後,唐奕心思一轉,"好像是個機會啊!"

劉韜與王德用一怔,"什麼機會?"

唐奕賤笑道:"難得的機會!"

------

第二天.

唐奕還是厚道的,說第二天走,就第二天走.而且路上也不磨蹭,雖然沒到遼人希望的日夜趕路,但也在兩天之內到達了幽州.

但是對于堯文贊來說,南朝人速度是不慢,可不頂用啊!一共就來了五千人,真就是出使的儀仗數目.誰特麼讓你來出使?燕云現在要的是南朝大軍!

五千人?你特麼逗我呢?

而且,這個唐子浩也就痛快了兩天,趕到幽州是挺快,可到了就不往前走了,這又是鬧哪樣?

按堯文贊的計劃,在幽州最多讓宋人休息半天,然後即刻奔赴古北關與耶律重元正式會面的.

只有見了耶律重元,宋人到底援還是不援,才最後有了定論.

而現在,唐奕在幽州住下了算怎麼回事兒?我朝皇帝可還在前線,兩不相見,還算什麼援助?

無奈之下,只得一邊與宋使軟言輕語的勸說,一邊急速傳訊耶律重元,不行的話......您先回來一趟?

可是,耶律重元回得來嗎?

回不來!

前方聖駕親自督戰都已經敗象頻生.皇帝一走,恐怕就再也回不去古北關了.

......

而唐奕到了幽州,也終于知道耶律重元的形勢已經緊迫到什麼程度.

諾大的幽州城,竟然無一兵一卒守衛,所有城防都派進了古北關戰場.

此時要是唐奕沉不住氣,都不用狄青帥眾到來,只他手里一個閻王營就能把耶律重元的都城一窩端了!

強忍著就這麼把耶律重元都城變成大宋治下州府的沖動,唐奕在幽州住了下來.

至于為什麼不走了,理由很簡單,我們是來保護大宋子民安全的,去古北口做甚?那里又沒宋人.

但是,對于堯文贊力薦宋使北上與皇帝一晤的請求,唐奕也沒拒絕得那麼死,既不說行,也不說不行,而是開始提條件.

"當初,我把羊毛妙法暫借給你家陛下,如今也到該收回來的時候了."

堯文贊一驚,"收?怎麼收?"

"燕云各地所有經營羊毛生意的大族富戶,必須交出所有洗制工藝,所有作坊,工具一並搗毀!"

"所有技工,熟工,不論遼漢,必須隨我大宋子民一同返宋!"

堯文贊聽後,差點沒暈過去.

都不用耶律重元反對,燕云望族就得和他唐子浩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