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過境(26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裝的跟二五八萬一般,曹老二真恨不得弄死他,忍不住揶揄道:"瞅把你美的!你這麼牛,那你咋不娶呢?"

"有本事你都娶了唄!"

"呃......"唐奕氣勢立馬一弱."我那是心系國事,沒時間顧及兒女情長,你懂個屁!"

"哼!"曹老二不屑輕哼."有時候啊,招惹太多也不好,看你最後怎麼收場!"

"姥姥!"唐奕眼珠子一立."這點破兒事還難得倒我?"

說完,不再與他拌嘴,心虛地打馬急走,脫出大隊老遠,登上了官道旁的一個土崗.

停馬回身,極目遠望,只見數千精騎在荒涼的郊野上拉成一條長長的線.

不知怎的,想到這一隊戰騎將是七十年來大宋第一支北出國境據邊收土的漢人,突然想起後世,老謀子電影中的一個橋段:

那首用古調秦腔唱出的--《出塞》

"秦時......明月......漢,時,關!!"

心中有想,忍不住扯開嗓子就唱了出來:

"萬里長程......人,未,還."

楊懷玉等人本來見他單騎上崗,挺像那麼一回事兒,卻沒想到,這瘋子竟來了歌興,唱了起來.

細聽之下......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叫......胡馬....度......陰山."

"嘿!"楊懷玉閉眼搖頭品著其中的調調.

"還挺有味兒......"

這個俗調和那個《十面埋伏》比起來,當然不算雅致,更上不得台面,但卻和這些軍漢們的味口.心說,這才是武人的調子嘛.

忍不住和著唐奕的調子,干嚎起來:

"秦時......明月......漢,時,關."

......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曹老二聽著也挺有味.

然後就是第三個,第四個......

聲音由小漸大......

只一句,這幾千個漢子就都應和著這個關中古調吼了起來.

"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叫胡馬......"

"度......陰......山!!"

--------

五日之後,白溝河畔.

此時,唐奕望著奔流不息的河水,心中越來越難平靜.

在他身後,除了閻王營的五千精騎,還有王守忠統領的五萬神威軍,楊文廣帥領下的十五萬西北悍軍.

大宋朝二十萬精銳,所有敢戰之將,盡聚于此.

狄青打馬行至唐奕與王德用身前,"青會在此地翹首以盼,枕戈待旦!"

"大郎一但有訊,十二個時辰之內,我大宋鐵騎必達幽州城下!"

"若有延誤,提頭謝罪!"

狄青這是立了軍令狀,唐奕聞聲,重重抱拳:

"等著我的好消息!"

說完,再不遲疑,率先登船渡河.

這一次,宋人不再以"客"自許,這一次,宋人是來做主人的.

......

河對岸,耶律重元派來迎接的伴使已經等的頭發都白了.眼見大宋使團渡河,身後還有無邊無際的漢人大軍,心道,終于來了!

恨不得迎上去,親自下河把人背過來.

還沒等唐奕與王德用下船,那伴使已經迎到船前.躬身大禮,高聲唱喝:"天朝上使大駕光臨,實乃我大遼之幸也!"

"嘿!!"唐奕和王德用對視一眼,心里這個受用啊,打八輩子算起,遼人好像就沒這麼客氣過.

既然人家這麼客氣,唐奕自然也不能客氣.

清了清嗓子,不咸不淡地道:"嗯,免禮吧."

說完,還不經意地掃向遼人身後,那里有個漢人打扮的年輕人,正是一起前來接使的劉韜.

見劉韜遞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唐奕心中大定,繼續不急不徐地道:

"我朝陛下遣我來使,主旨意在遼廷紛亂之時,確保我大宋在遼子民的安全."

說到這里,唐奕搖頭晃腦地裝起了十三.

"漢家兒郎不論身在何處,即使非皇宋治下,也依然是我大宋子民,不可輕辱,不可蒙難......"

耶律重元伴使忍著膩歪,聽唐奕長篇大論絮叨了半天,最後還不敢反駁,恭敬道:"上使安心,別處且不敢說,燕云治下的宋民,我朝陛下一直待為上賓,絕無怠慢.若有局變,亦把保護宋民當做首務."

唐奕滿意地點點頭,"如此甚好!本使此來為客,還要煩請伴使暫且安置食宿事宜,馬料軍糧."

既然是求到咱們頭上,那這五千人你得幫我養著吧?

伴使急道:"上使放心,在下早已經安排妥當.此時啟程北上,明日子時即可抵達國都析津,那里已經備好館驛酒食,以供上使休......"

"停!!"唐奕一臉驚駭地打斷耶律重元伴使的話.

"子時入城?豈不是半夜?伴使之意,是讓我們奔波數日之余,還要連夜趕路?"

"呃......"那伴使尷尬了.

是有點過份,但是真的等不了了啊,古北口已經打成了一鍋粥,大宋再不馳援,隨時可能關破.

"煩請上使體諒責個......"

"唉!!"唐奕長歎."倒是伴使要體諒我等吧!"

"我等自開封而來,千里之途,日夜兼程,現在是真的走不動了."

"可是......"那伴使急了.

"沒什麼可是!"唐奕不容有疑.

沒過河,唐奕急.過了河,就算再急也要穩住,得讓遼人比他還急.

"伴使不必多言,今日是無論如何也走不動了的,還請原諒責個吧!"

說完,不給遼人解釋的機會,回身下令:"就地紮營,休整一日."

那遼人臉都綠了,急得面容扭曲,但人在矮簷下,哪有不低頭?

眼見著宋兵徐徐渡河,卻不肯向前一步,真的紮營造飯,原地休整起來.

算了,伴使心說,停一天就停一天,上方大戰也不差這一天.

可是,沒一會兒他就又不淡定了.因為大宋的軍隊只過河幾千之數,就再也不動了.

"敢問上使,怎麼......怎麼大軍還不渡河?"

唐奕聞言,眼睛一立,"伴使這說的是什麼話?大軍渡河即是侵犯.我皇宋天朝上邦,以禮立國,怎可做出這等無德無禮之事!"

"......"

那伴使心說,你倒是過啊,我們一點都不介意.

------

送走了熱鍋螞蟻一般的遼人,唐奕把留下來的劉韜引入帳中.

之所以要停一天,就是唐奕對燕云整個的大形勢還不夠了解,需要劉韜詳報之後,方可定計.

在這之前,當然是不動為妙.

此時,帳中只剩唐奕,王德用,還有劉韜.

"說說吧,現在的情形到底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