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十里長亭送君去
g,更新快,無彈窗,!

封丘門外.

狄青,王德用等一眾北上之臣安坐馬上,等著與閻王營,還有唐奕彙合.

隨著城中山呼海嘯一般的威武吶喊漸漸收斂,閻王營的五千精騎終于自城門之中魚貫湧出.

唐奕行在最前,一夾馬腹,快行幾步來二人身前.

想抱拳見禮,卻是撲哧一聲苦笑,再也禮貌不下去了.

"王爺爺與狄帥好不義氣,獨留我一人在皇城之下現眼."

狄青大笑,卻不接話,"子浩莫要多言,速速啟程!"

王德用也是颯然笑道:"我等要是去了,哪還有你接旨立旗的份?陛下一片苦心,你個臭小子還不領情?"

唐奕聞言也只能無語搖頭,還真是難為了這一眾君臣.

輕甩馬缰,與狄青,王德用三騎並行,徐徐向北開動.

一邊走,一邊側臉看王老將軍鶴發枯容坐在馬背上,唐奕忍不住道:"我看,還是給您老配輛車得了,此去千里,挺累......"

話都沒說完,王德用就不干了,眼睛一立,"軍人,自當騎馬!"

"車是娘們兒坐的東西,老夫還沒老到與女人爭車的地步!"

得......

唐奕一縮腦袋,這老頭兒還倔上了,都快八十了,逞什麼能?

不過,一想到這個快八十歲的老頭兒要和自己一起入遼......

"王爺爺!"

"什麼事!?"王德用挺胸昂首,絲毫不服老.

"您跟我說句實話,陛下讓你跟著我,到底為什麼?"

王德用瞥了唐奕一眼,又是目視前方.

"你還太年輕,總需要一個老的給你壓陣."

"信你才怪!"唐奕暗自腹緋.

壓陣誰來不行,文扒皮,富弼,吳育,哪個不是沉穩之輩?就算是龐籍,宋庠,和這位爺爺比,也算是年輕力壯的,怎麼偏偏派了這老頭兒來壓陣?

王德用見他一臉不信的樣子,"怎麼?你不信?"

"不信."唐奕一點兒都不掩飾.

"哼......"老將軍冷哼一聲."不信也得信,老夫還真就是來壓陣的."

"陛下對你不放心,讓老夫來看著你."

唐奕撇嘴,"更不信了."就算真不放心,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不放心.

......

王德用輕笑一聲,沒有接話.

趙禎確實不放心,但不是不放心唐奕的能力與忠心,而是不放心這小子到了節骨眼兒上,會不顧死活的又發瘋.

唐奕那天一通"國士無雙,怎可謂死?"說服了眾人准他入遼.

但是,讓他去是一回事,真到危機萬分之時由著這小瘋子不要命卻是另一回事.

趙禎讓這位年近八十的老將隨行,不是因為他可以在關鍵時刻幫得上唐奕的忙,而是因為到了危機抉擇之時,老將軍能喊"停",只有這個老將的話唐奕才聽得進去.

觀瀾的那些老師父且不說,縱觀朝堂,除了王德用,誰還管得住這個小瘋子?

......

------

不知不覺,大隊人馬北出開封已經近十里.

見往來的百姓,商販漸稀,王德用開始閑走的慢了.

"這般磨蹭,幾時可抵遼地?"

"楊家小子,讓你的人跑起來!"

楊懷玉無語地一翻白眼,這老爺爺還來勁了.

"全軍聽令,急行!"話還沒說完.

蒼涼的曠野之上,驀的一聲弦驚,無端端地響起了錚錚琴音.

眾人一怔,以為聽錯了.

但是,緊接著,連成一片的琴樂之聲在荒野炸響,排山倒海一般壓了過來.

那琴聲,全無半點溫柔婉轉,倒像是兵甲過境,萬卒奔騰,一派氣象萬千,聲威磅礴之勢,就連這些不懂音律的厮殺漢子都聽癡了.

楊懷玉不禁好奇,"哪兒來的琴聲?"

這時眾人也回過神來,皆是四下掃看,尋音望去,才見官道一側的土崗之上,有一長亭孤立.

亭中,一簇絕美妖火平琴而坐,玉指撩撥.

烈烈紅裙在春風中嫵媚飛揚,配上指間那有如兵戈的鏗鏘樂曲......

眾人心中暗歎:好美的女子,好提氣的琴聲!

唐奕一見那團妖火不由嘴角上揚,露出一縷會心的笑意.

她又來送了......

心中一暖,想要打馬上去,卻是遲疑之下,生生的止住了.

古道荒野,佳人送琴......似乎貼上去,反倒不美了.

止住馬勢,看向那抹妖紅.正好,那抹嬌紅也是肅然抬首看來.

四目相對,無言,卻另有一番美意;無言,卻用一雙眸子,送出萬千風情.

......

良久,唐奕終還是收回目光,猛一夾馬腹:

"駕!!"

一騎射出,絕塵而去.

霎時,五千精騎揚煙暴起,追著唐奕急射而出!

天地間.

馬噪,煙塵,旌旗,古道,還有一抹妖紅,應和琴鳴,送別著五千宋魂浩蕩北去......

------

閻王營急奔三十里,卻是要讓馬匹得以喘息,大隊不得不放緩了步子,徐徐而進.

申屠鳴良這才得了機會躥到隊首,"剛剛那是啥曲子?"

楊懷玉道:"《十面埋伏》"

"嘿!"申屠鳴良不干了."咱這是出征,這小娘好生晦氣!"

"早知如此,某家砸了她的破琴!"

楊懷玉可沒他這麼沒品,嫌棄地橫了這巨漢一眼.

"整曲雖是十面埋伏沒錯,卻單節選了第一十段曲調,名為《得勝曲》"

"哦......《得勝曲》."

申屠老臉一紅,抬眼看向唐奕,自解地尷尬道:"還是大郎本事大,什麼樣兒的嬌娘子都稀罕得緊."

還別說,真管用,大伙兒立時被他把思緒引了過去.

曹老二一琢磨,"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吃味地好好打量了唐奕一番,"早沒發現呢,你小子怎麼女人緣這麼好?"

身邊有個武嬌娘君欣卓,有個文嬌娘蕭巧哥,宮里有個****想著的帝姬,這又來了一個看一眼就勾魂懾魄的小妖精......

"冷香奴都讓你拿下了,不知道京里有多少二世祖恨不得撓牆了吧?"

楊懷玉打趣曹老二道:"你也快撓牆了吧?"

"去!!"曹老二嗆聲道."討厭呢?"

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可曹老二轉臉一想,咂巴著嘴道:"不過吧,要是有這麼個絕色妖精給我彈首仙音彌樂,來個十里長亭,依依惜別......"

"嘖嘖嘖......"曹老二咂巴著嘴,仿佛真在品味有一絕藝女子孤坐長亭,為他撫琴送別.

......

唐奕不以為意地斜眼道:"就是一庸脂俗粉,至于嗎你?"

"......"

"再說了,多沒誠意啊,《十面埋伏》那是琵琶曲,卻用琴彈."

撇嘴搖頭,"少了點味道."

"滾蛋!"曹老二恨不得上去抽他.

特麼得便宜賣乖的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