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臨行之前(24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起程之期就在三日後.

其實,唐奕覺得趕一趕,還能再提前一天.但是,趙禎認為還有諸多細節需要仔細推敲,怎麼也不差這一天.

文彥博,富弼等人也說,事到如今不可心急自亂.唐奕一想也對,晚一天也能讓他多一天的准備,是以不再反對.

等他從皇城出來的時候,四下的百姓,官員一見他都覺得奇怪.

都是京中老戶,十個里有十個都認得這瘋子.心說,才什麼時辰,這位爺怎麼就出來了?

直到晚間,殿試的貢生考完從宮內出來,整個開封才算炸了鍋.

特麼,唐瘋子罷考了!

這可真是新鮮了,大宋朝開朝近百年,還沒聽說哪個狀元之才臨門一腳就不玩兒了.

瘋子果然是瘋子,非常人所能及也......

而一些愛嚼舌頭的,善于揣測的,更是臆想地認為,唐子浩前兩考是不是蒙的啊?到最後自知蒙不下去了,索性不考,省著露怯.

呵呵,他們也不想想,前兩科都蒙過去了,最後這一哆嗦,官家能不讓他蒙過去嗎?

要說,這一科觀瀾奇葩還真不少.解元罷考了會試,會元罷考了殿試,照這麼下去,那狀元......好吧,狀元沒得可罷了.

......

唐奕罷考的事自然傳得沸沸揚揚,然而連一天的"頭條"都沒占上,另一個驚爆天下的消息再次引燃了百姓們的心跳.

大宋,要介入遼朝內亂,劍指燕云.

這太......嚇人了!

倒不是百姓們覺得不應該有染指燕云之心,而是,萬年求和,永遠軟弱的煌煌大宋,突然間就硬氣了起來,讓人有點不適應.

而且,這次好像真不是說說那麼簡單,據說事態之急已經到了非常之態,官家耽誤了兩個時辰的殿試,臨時與相公們定下的決策,絕非空談.還說三日後先頭使團就要出發,真的不能再真!!

......

--------

有人不禁要奇怪,福甯殿議事,大宋劍指燕云,這等國之機密,一個不好就要萬人殉葬的大事,怎麼會傳得這麼快,傳得這麼真?

無它,有意為之.

曹佾出宮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人把這個消息散布出去.並代唐奕去了一趟大遼使館,讓蕭譽把消息即刻傳回大遼.

而耶律洪基聽聞此訊,本來還想等開春之後,萬物回暖再慢慢收拾耶律重元這個忤逆狂徒,可現在卻是嚇出他一身冷汗.

急令北古口戰場不惜一切代價,半月之內攻入燕云腹地,絕不可讓耶律重元得到喘息,有與大宋聯手的機會.

後來還是不放心,竟禦駕親臨北古口督戰.

......

而唐奕回到觀瀾之後,第一件事是把潘豐,張晉文,馬大偉等一眾商合主事叫到一處,讓他們明日就去三司和樞密府把糧餉,軍資與朝廷交割.

觀瀾運力除正常官糧和各地華聯常耗,其余運務一概停運,所有余船待命,隨時聽調.

折騰完這一切已經是深夜,上樓的時候蕭巧哥已經睡下,而君欣卓則在打點行裝.

"商量一下,你別去了."

這一趟,甚至是遼朝生變之後的整個謀劃,是唐奕干過最沒有底氣,最不把握的一件.一個不好,性命不保.

君欣卓聞聲頓了一下,然後停下手中的活計,轉臉就那麼看著唐奕,也不說話.

她不說話,唐奕也不說話,瞪眼看著她.心說,看咱倆誰能瞪過誰!?

......

一盞茶之後.

"好好,去去!!死也死一塊!"

唐奕慫了.

君欣卓嘴角一揚,微微一揚下巴,露出個勝利的笑容.

......

第二天一早,唐奕本就無心貪睡,起的很早.

可是,有人比他起的還早.

一推開房門,驚的差點一個趔趄栽地上,院子里密密麻麻全是人.

只見楊懷玉,曹老二,秀才,申屠鳴良等一眾閻王營營將帶甲而立,站在最前.

觀瀾上下一百多儒生在後,把小樓堵了個水泄不通.

其實,宋楷他們昨天就想來,可是奈何殿試耽擱了兩個時辰,考完已經天黑了.

他們將將趕在關城門之前出城,半夜才回到書院,也就沒來打擾唐奕.

......

先不管宋楷等人,一看楊懷玉那要吃人的樣子,唐奕就知道他為什麼來的,索性也不和他磨嘰.

"三日之後,全營開拔!這一次,咱們堂堂正正地步入遼地!"

楊懷玉點了點頭,無聲抱拳,一聲令下:

"回營准備,三日後,拔營入遼!"

說完,一句都不和唐奕廢話,調頭就走.

曹覺可沒楊懷玉那麼裝,朝唐奕比劃了個大拇指,"夠意思!"

申屠則是上前兩步,巨掌一下子拍在唐奕肩頭,差點兒沒把唐奕拍扁了.

然後做賊一般湊到唐奕耳邊,"讓咱打頭陣,我把耶律洪基那小子的腦袋擰下來,給你當球兒踢!"

說完,也不給唐奕說話的機會,大臉一揚,調頭追楊懷玉去了.

"......"

等閻王營的一走,宋楷等儒生自然就靠了上來.

"你殿試都不考,真是為了打大遼?"

唐奕點點頭.

宋楷服氣地看著唐奕,"你是真瘋,比不了!"

唐奕笑了,"滾蛋,老子不考還不好?你又能往前上一個名次."

"你不考......就沒意思了."

宋為庸依稀記得,有一年中秋,他們幾個跑到望河坡的坡頂俯視回山,說過要一起考的.

可是現在,東華門外唱名獨缺了最應該考的唐奕,心里總覺得缺點兒什麼.

"要不,我跟你去大遼得了?我就是兄弟幾個一起考,考著高興.其實不想當官兒."

唐奕斜了他一眼,"你爹會打斷你的腿的."

"呃......"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我這還一堆事兒呢!"

抬頭看向所有儒生,"我宣布!"

"從今天開始,你們終于脫離老子的魔掌了!"

------

臨行前一天的晚上,唐奕去與幾位師父辭行.

范仲淹,杜衍等人也知此去萬難,也不願這個弟子犯險.

但是,正如唐奕在殿上所說,這一趟只有他去才行.所以幾位老師父也沒多說什麼吧,只說幾句祝願的吉祥話.

"對了......"

最後的時候,范仲淹突然輕描淡寫地說起一事.

"我們都老了,明天東華門外唱名就不去湊合了,你去代我們應個景兒就行了,等完事了再起程不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