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國士無雙
g,更新快,無彈窗,!

所謂巔峰時刻,什麼是巔峰時刻?

縱論古今,范仲淹殿上請辭,百官送行,喊出"范公此去,極為光耀"的時候,就是他的巔峰時刻.

藺相如完壁歸趙......

項羽烏江自刎......

趙匡胤黃袍加身......

這也是這些前人的巔峰時刻!

然而,只身入燕云,見證漢人百年屈辱的終結,亦或是以身正道,埋骨于這段百年屈辱.對于文彥博,富弼等人來說,可能沒有比這更巔峰的存在了.

哪怕是死在燕云,也足以千秋不朽,百世流芳了!

所以.

這個時候,哪還有什麼搭檔,同僚?搶吧,誰搶著算誰撞上大運了.

可是,唐奕看向趙禎,這是千秋大事,容不得他們爭來爭去.

"陛下應該最清楚,沒有人比我更合適!"

趙禎聞聲,默默地看了唐奕良久.

"誰去,你都不能去!"

"對!"富弼難得的說話硬氣."誰去,大郎都不能去!"

直起身形,"大郎可知,何為國士?"

唐奕真不想和這些老儒浪費時間,但是,礙于富弼一向是他尊重的長者,還是耐著性子答道:"士者,能事者也.國士者,國之最才也."

富弼點頭,"不錯,獨一無二之才,是為--國士無雙!"

"于大宋,大郎就是那個無雙國士.老夫雖然不想承認,但卻不得不承認,大郎之才,非我等可及.此去之凶險,非常使可比,不論陛下,還是我等朝臣,都不能,更不敢,把一個無雙國士送入險地!"

"所以,我們都能去,獨你不能去!"

......

唐奕無語了,連富弼都開始睜眼說瞎話了.

扁嘴一笑,"說到'國士’,奕倒還真有些感悟."

"相公想聽聽嗎?"

"呃......"

唐奕不管他,"奕生于富賈,出自市井凡俗,以利量人,以俗慰已."

"然,幸得范師不棄,引入京門,十年奮進,卻是有了與年少時不同的感悟."

說到這里,唐奕抬頭看向趙禎,"不怕陛下笑話,奕在拜入范師門下之前,在來到京城之前,一直不把'官’,不把"士大夫"放在眼里.老師敦促之下,也是消極怠工,不願進學."

"可是,真的見識了什麼是官,什麼是士大夫之後,奕才明白,何為'士’."

眾人聽他說話,無不茫然,不知道大伙兒"爭"的好端端的,他說什麼"士".

唐奕繼續道:"在出鄧州之前,奕雖知'士者,能事者也’的道理.但卻一直不理解何為'士人文化’,何為'士大夫’的光榮."

"只道'士’只是一個稱謂,文士,勇士,死士,方士......"

"只道'士大夫’也不過是高人一等的代稱,是權力與財富的象征罷了."

唐奕說得誠懇,沒有半句虛言.

事實上,做為一個現代人,一個穿越者,古人所謂的"士",與後世濫用之下的"士"有什麼區別,肯定是沒有概念的.甚至喜用後世的'功利主義’來衡量人與人之間的處事哲學,來看待古人的行事.

但真正在這世間走一遭,真正見識了什麼才叫"士"之後,唐奕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小時候......"

唐奕喃喃自語,仿佛是在回憶,"那時也看過司馬遷《史記》之中的《刺客列傳》,不禁會想,堂堂國朔正史,何以把一些刺客抬舉得這麼高?最多也就是傳奇,野趣罷了."

說到此處,不禁自嘲地搖頭,"後來才懂司馬子長的良苦用心,這是在告訴天下讀書人,何以為--'士’!"

"豫讓'士為知己者死’,刺趙襄子為智氏複仇."

"荊軻刺秦,'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

"還有要離,聶政,專諸,這些春秋死士,無不在告訴後人什麼才叫'士’!"

"告訴後人,'能事者’身背的責任!"

"士者,不但要能其事,專其事,還要奉獻其事!!"

說著看向富弼,"相公說奕是無雙國士,可是一個謂死之'士’,還何以稱'士’?"

不等富弼反駁,唐奕又道:"遠的不說,只說當下!"

"奕身邊有一武人黑子,十余年間出生入死,護我左右.一句吩咐,二話不說,削發入遼,是為死士!"

"鄧州廂營,五百悍勇,以一敵十,至死方休,是為勇士!"

一抖司馬光的那"可為"二字.

"司馬君實明知這二字一出,他在遼朝凶多吉少,卻仍不遲疑.這才叫士大夫!這才叫國士無雙!"

"甚至周四海這個一生功利的商戶,得朝召喚,也是七十歲高齡抬棺北上,絲毫不疑.這才叫士!"

"可現在,相公卻說,奕為國士,不可犯險?"

"對得起這個'士’之稱謂嗎!?"

富弼一陣慚愧,"大郎說的是......"

轉臉一想,不對啊.怎麼讓這小子給繞回來了?

卻聞唐奕又加了一句:"相公若真當奕為無雙國士,那就不要攔我.這一趟只有我能去,也只有我能辦成!"

......

--------

唐奕從福甯殿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

一出來,就見殿側一角,一個小腦袋正探頭探腦地往這看.

看清是誰,唐奕不禁笑了,拐了個彎,緩步走了過去.

"你怎麼在這兒?"正是福康.

福康哪還有心思與他說這些,眉頭擰到一處,"怎麼沒去考?"

唐奕罷考,外面還不知道,但在宮里卻是已經傳開了.

"呃......事發突然,顧不了那麼多了."

福康一聽,眼圈就紅了,"你,你,你怎麼就那麼不讓人省心呢......"

唐奕慌了,"你哭什麼啊?一個破殿試,考不考有什麼區別?真有急事."

"那你現在回去考!"福康板著臉,一副她作主的樣子.

唐奕無語道:"我的傻丫頭,哪有那麼簡單.我要是回去了,你父皇可就做蠟了."

"那......那怎麼辦啊?"這回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就下來了.

"別哭,別哭,跟你說個事兒."

唐奕只得玩小心思,轉移話題,"我又要入遼了,三日之後."

"啊?"果然管用,福康一下就愣住了,也忘了哭.

"又去做甚?"

"去把咱老祖宗的地收回來!"

"危險嗎?"

唐奕不答,"想不想出份力?"

福康神情暗淡,"我一個女兒家能出什麼力?又不能和你一起去."

唐奕笑道:"幫我個忙."

"什麼忙?"

"繡面旌旗!"

"好."福康一口答應下來,女紅之事她還是做得來的.

"繡什麼樣子的?"

"大,宋,龍,旗!"

----------

Ps:關于士人文化,富弼這幫大能當然不用唐奕去教.要說寫這一段,也不是寫給富彥國的,而是寫給看書的每一位書友.

只是想借著這個機會,讓書友們明白,不要用現代的功利主義去揣測古人.

我們看似幼稚,看似傻的事情,在那時只是人家的基礎道德標准罷了.

所謂人心不古,文化缺失,說的可能就是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