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傾家蕩產
g,更新快,無彈窗,!

"司馬光?"

眾臣一怔,皆不知道趙禎與司馬光還有吩咐.

富弼接過唐奕手里的那兩個字.

"可為......"

抬頭看向趙禎,"這麼說,陛下在耶律洪基那邊也有布置?"

趙禎緩緩點點.

"是何布置?"

不等趙禎搭話,唐奕已經急了,"有什麼布置待日後再細說."

"陛下!"抬頭看向趙禎."耽誤一刻,贏面就弱上一分,是您要決斷的時候了!"

趙禎面沉似水,一眨不眨地看向唐奕,"有幾成把握?"

唐奕略一沉吟......

"五成!"

"傎得一試嗎?"

唐奕緩緩點頭,"值得!!"

趙禎猛然覺得氣血上湧,面色潮紅,"那就試上一試!"

"好!"唐奕大叫."我這就去准備!"

"回來!"趙禎眼睛一立."你去准備什麼?"

"我......"唐奕怔道."不是該我去......"

"陛下!"

文彥博適時打斷這一老一少的"啞謎".

事到如今,他當然看出唐奕與趙禎之間肯定有一個計劃,而且是耶律重元這邊,和耶律洪基那邊皆已准備好了.

可是......

"陛下!此事不可為啊!"

文扒皮上前兩步,幾乎是貼在了趙禎案前,躬身大禮.

"臣還不知陛下與大郎有何布置,可是......"

"大宋真的經不起與大遼正面為敵的折騰啊!"

......

"是啊,陛下!"富弼也是出來."一失足則是千古恨,陛下還要慎重啊!"

......

"臣附議!"宋癢最後也站在了文富二人身邊.別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文富二人為何反對.

"臣等也想揚我宋威,不管陛下有何布置,五成之機,足矣!臣等不是沒有膽氣賭這一局!"

"然......"

宋癢言語有些艱澀,"然,哪怕宋遼開陣,咱們有十成把握,這個仗也不能打啊!"

......

"臣附議!"吳育即而出班."縱有萬般理由,可是只一點,就足夠讓大宋不能與大遼開仗."

趙禎有點懵,王德用有點懵,狄青也有點懵......

怎麼?怎麼這些文臣一副很想打的樣子,卻還絕然拒絕開戰呢?

......

這時宋庠道:"臣主理三司,最是清楚這仗固然應該打.可是,咱們拿什麼來打?制庫既無銀錢,也無兵糧,何以戰?"

趙禎聞,言神情一緩,而王德用,狄青則是神情一暗.

他們只想著為皇宋建功立業,倒是忘了,這個千瘡百孔的王朝已經扛不起與大遼開戰的重負了.

這些年,唐奕用沼氣池積肥法普及河北,荊湖諸路,使用者,年增糧產頗豐.平均下來,一年可為朝廷增稅一成.加之西北鹽改並沒有傷及財稅,鄧州,華聯,酒業幾項也進一步增加了稅收,使得朝廷的收入比之從前增加很多.

可是,別忘了,朝廷還有一萬二十百冗軍,數萬高俸祿的冗官,宋遼大道,通濟渠兩個燒錢的大工程.

去年開封大澇,更是讓朝廷入不付出,哪里還有錢糧支撐一場國與國的全面戰爭?

......

正當所有人都沉默不語之時,唐奕貝齒翕合:

"三千萬."

"呃......"文彥博一怔."什麼三千萬!"

"三千萬貫軍餉,打這一仗,夠,不,夠!?"

"......"

"......"

"......"

"......"

除了趙禎,曹佾,所有人都傻眼了.

文扒皮毛了魂兒一樣喃喃道:"哪來的......三千萬?"

曹佾適時出聲,"早在耶律重元起叛之初,大郎就已經將華聯鋪,觀瀾運轉,各地酒業,副業,所有能動的銀錢盡數歸攏,運抵京師,雄州兩地."

"幾個月下來,共聚現錢一千九百萬貫,粗細兵糧六萬百石,草料三百萬捆,兵甲二十萬套!"

"另有戰馬一萬四千匹,正在從西域回宋的路上!"

"總計軍資折錢--三千四百六十萬貫,加上今後觀瀾商合的所有收入!"

"只要陛下一聲令下,觀瀾就算傾家蕩產,五年之內,也不用朝廷出一分糧餉!"

......

------

瘋子!

這是文扒皮的第一反應.

也只有這個瘋子才敢傾家蕩產,要獨自支撐當世兩個最大國家的戰爭.

三千四百......萬貫!

瘋子!當真的瘋子!

......

"好!!!"福甯殿上,猛然一聲爆喝,正是魯國公王德用.

猛的抱拳,啪的一聲,發出皮肉交錯的脆響.

"老臣,請戰!願以此殘軀,諫我天宋!!"

"微臣請戰!!"狄青緊隨其後,長揖到地,高聲繞梁.

......

一眾文臣這才從那三千萬的震驚之中回過味兒了,一見朝中新老兩員大將齊齊請戰,登時面上發熱.

雖說他們拒戰是情有可緣,不知道唐瘋子手里還有這麼大一筆錢.

可是,一邊是拒,一邊是請,頓時形成對比,讓一眾文臣好不慚愧.

"呃......"卻是趙禎一呃,緩聲道:"兩位愛卿別急,尚未到出兵之時."

"嗯?"所有人一愣,怎麼又沒到了?

不是遼廷,耶律重元兩方皆有布置,現在軍餉也有了,那還等什麼?

趙禎一看,給唐奕遞了眼色,意思是,你還是把全部計劃與他們說了吧,不然沒法聊.

唐奕也只好從命,當下,細說與趙禎二人之前的謀劃.

......

"所以,現在的首務不是即刻進兵大遼,而是派遣使團,先將燕云和大遼之前的布置連成一片,才可進兵!"

眾臣一聽,立時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啊!

只見狄青和王德用神色一暗,卻是還沒輪到他們.

可是,文彥博等人就不一樣了,原來......還得我們這些做學問,靠'嘴’吃飯的先出馬啊.

文扒皮立刻上請,"此次出燕云,臣願往!!"

"寬夫主理政事堂,怎可妄出?"卻是富弼出聲了."我吧,還是臣去吧."

文扒皮臉一下就黑了,老搭檔了,怎麼這個時候搶上了?不君子!

而那邊龐籍也說話了,"朝廷于文富二位相公是哪個也離不開吧?"

"臣精于兵事,正有用武之地.我看,還是臣去吧!"

好吧,龐籍也搶上了.

"不!!"吳育難得強勢."臣雖不才,然不論是耶律洪基,還是耶律重元,臣都打過交道,臣去才是最合適的!"

......

唐奕看著這幾個文臣就快打起來了,面無表情的看向趙禎.

"陛下......"

"您應該最清楚,沒有人比我更合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