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時辰已到(22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李秉臣親來傳說,肯定是有大事,再聯想匆匆進宮的曹佾和王德用......

唐奕心中疑竇更甚幾分.

......

果然,李大官進去政事堂沒一會兒,龐籍,富弼,狄青,丁度,吳育等幾位相公盡數從政事堂里出來,不顧形象地小跑著直奔後廷.

而李大官則是拐了個彎,直接朝文德殿這邊來了.

貢生們心虛地往後躲了躲,連見禮都忘了.

可是,李秉臣根本連看都沒看諸生一眼,直接到文彥博,宋庠面前.

"陛下急召,福甯殿議事!"

唐奕心里咯噔一下子,趙禎現在的首務是殿試選才,什麼事能讓他不顧掄才大典,先召幾所有政事堂相公議事?

急忙上前兩步,"李大官!是不是......"

李秉臣不等唐奕說完,"無甚大事,陛下讓你安心待考."

後面的貢生們聽著,心里這個不是滋味,這瘋子得多大面子,官家都特意傳話安撫.

唐奕哪里肯依?

"可是......"

"沒什麼可是!"李秉臣長者之風盡露."非是急事,且等考完再說!"

說完,與宋庠,文彥博二人急步離開,根本不給唐奕反駁的機會.

......

這時,禮部官員見時辰已到,高聲招呼諸生進殿待考.

宋楷等人應聲往里進,都走到殿門口了,見唐奕還在那兒站著,宋楷只得折了回來,拉著唐奕往里拽.

"走吧,左右就考一天,考完有得你操心."

唐奕無法,只得跟他進殿.待所有考生入得文德殿,守殿侍衛吱嘎嘎一聲將殿門關上.直到下午殿試完畢,這道門算是不會開了.

唐奕找到自己的考座坐下,依舊心神不甯.

曹佾進宮......

難道,周四海有消息了?

不然,王德用老爺子可用不著跟著他一塊進宮,趙禎更不會在殿試之前就急召東西兩府的諸位相公議事.

越想心里越不安穩,卻是忘了時間.直到殿中的諸生有些嘈雜,禮部的官員幾次訓斥都有些壓不住了,唐奕才回過神來.

原來,眾人已經在文德殿里枯坐了半個時辰了,而做為主考官的趙禎卻還沒出現.

唐奕一凜,必是天大的事情無疑了.

當下再不遲疑,騰的一聲從考案前站了起來.

殿中一肅,所有人都驚詫地看了過來,不知道這瘋子又起什麼妖蛾子.

只見唐奕雙手支案,站立片刻,最後仿佛鼓起莫大勇氣一般,低吼:

"麻煩......開門!"

......

"!!!"

禮部的官員一哆嗦,差點跳腳.

開門?你難道真瘋了不成?殿門已關,是說開就能開的?

"開門!!"

見殿中無人應聲,唐奕又是一聲低吼,吼得那禮部官員差點沒哭出來.

小跑到唐奕面前,壓低了聲音,"我的唐大公子啊,您又要干什麼?殿門豈是說開就開啊!"

唐奕拱手一禮,露出一個和煦笑容,"勞煩,開門!!"

官員急了,他算是孫複沒來觀瀾之前的門生,對唐奕也算有同門之誼,著急道:

"殿門一開,出去你可就進不來了!"

"我知道,開門!"

"你!!"官員氣得不輕,這瘋子怎麼不知道好賴呢?

唐奕沒那耐性和他多廢話,聲音漸冷,"你別等我自己踹!"

"......"

官員沒了法子,求助一般看相另一同僚.那同僚心說,你看我干嘛,這瘋子誰壓得住?

再看向守門的殿前司侍衛統領,那統領也把頭偏向一邊,他也惹不起.

這時唐奕又逼問道:"你開不開?"說著,作勢真要去踹門.

"開!!"官員一咬牙.

"作吧,你就!"他也管不了了.

"大郎!!"

觀瀾儒生們眼見文德殿中門大開,終于急了.這可是殿試,你唐瘋子離狀元就只差一個過程,這鬧的是什麼啊!?

做為年齡最長的曾鞏上前急道:"你不想考了嗎!?"

出了大殿,就算趙禎想袒護也沒用了,唐奕注定和這一科無緣.

宋楷,范純禮也上前拉住他,"你要鬧,考完再說!"

唐奕心意已決,哪里肯聽,掃視一眾貢生,"狀元......讓給你們了!"

說完,大步出殿,消失在殿門之外.

......

------

而此時文德殿中有一個算一個,都傻眼了.

這位爺還真是瘋到極致,特麼說不考就不考,狀元之名說不要就不要了?

......

唐奕當然想要,當然也想等考完再說.但是,若真是那件事,他還真就等不了了.

遼國戰場瞬息萬變,晚一天,結果都可能差出十萬八千里,他怎麼可能坐得下去?

雖然多年苦讀為的就是爭了狀元這口氣,但是,與那十年籌謀相比,狀元之名簡直不值一提.

......

一路小跑沖到福甯殿,只一通傳,就進到殿中.此時,兩府宰相只少一個賈子明,都擠在趙禎的書房之中.

一見唐奕進來,趙禎立時就急了,"你來做甚!?回去!"

唐奕咧嘴一笑,"回不去了,砸門出來的."

"你!!!"

趙禎這個氣啊,特麼等著盼著,就等這"熊玩意"登科及第,好還他一個好名聲.可是臨了臨了,又讓他瘋沒了.

唐奕依舊是嘿嘿傻樂,全當沒那麼回事兒.

"您就別操心了!快說說,是不是周四海回信了?"

"哼!"趙禎冷哼一聲還是消不了氣,隨手一甩,把手里的一張密信直接扔在了地上.

唐奕撿起來一看,果然.

周四海回信:"幽州事成!"

唐奕猛一揮拳,"成了!!"

抬頭看向趙禎,"陛下......"

趙禎雖怒其不爭,但這個時候不是扯閑話的時候,把案上又一份東西遞到他手里.

"耶律重無的第五封求援信,昨夜剛到!"

還與之前一樣,拜請大宋出兵相助.

看過之後,唐奕嚷道:"陛下,可以了,是時候了!"

趙禎沒出聲,卻是富弼急道:"此事尚需慎重,這可是與大遼正面開戰,不可妄動!"

吳育也道:"臣也以為,此事不可魯莽,我們還沒做好與大遼正面一戰的准備!"

趙禎還是不說話,又從案上拿過一張密報,先遞給了唐奕.

唐奕接過,發現張上只有兩個字:

"可......為!"

登時驚喜異常地看向趙禎,雖只有兩個字,但是這字他認得,是出自司馬光之手.

"司馬君實搞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