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殿試之前(20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家仆嚇的直往後縮,倒不是視唐奕為洪水猛獸,相反,別看唐奕名聲非議頗多,但是憑心而論,可著大宋朝,好像也想不出比他更大牌的乘龍快婿了吧?

可是,腦袋得有多大的包才敢捉唐子浩的婿啊?

就算唐子浩不發瘋,大宋官家好像也得發瘋.

章惇看著那仆役的反應甚是好笑,可是不知為何,特麼的怎麼就笑不出來呢?

會元......

若說別頭解元分量不大,那會元可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這回那瘋子算是徹底攔不住了.

因為,觀瀾的儒生都很清楚,就算唐奕考的一般,殿試也已經沒有人可以撼動唐奕拔得頭籌的事實了.

單看他這麼多年為大宋做下的事,官家也不太可能讓這個狀元旁落.

更別說如今他是會元,官家是必定要成全他連中三元的當世佳話.

想到這里,章惇仰天哀叫:"我的一千貫啊......"

"什麼一千貫?"正等著章惇"挑"的一家大戶立時接話.

"公子放心,只要公子點頭,主家有言在先,不收公子一分彩禮."

"一邊兒去!"章子厚沒好氣地瞪了那家仆一眼."這麼討厭呢!?"

......

旁邊的蘇軾拍了拍章惇的肩膀,"認命吧,算是考不過他了."

言語之中,盡是失落之情.

蘇軾這個冤啊,解試讓親妹妹壓了一頭,拿了第二,本想在會試扳回來,沒想到唐瘋子又打了雞血一般,連中兩元,他又是第二......

殿試就更不用想了,嘉佑二年狀元,必是唐奕無疑.

難道自己注定就是"千年老二"的命數?

......

還真不是蘇軾,章悸等人悲觀.

會榜一出,看到高掛頭名的是唐奕,唐子浩,連城中的普通百姓都看出來了,唐奕必是狀元.

甚至許多與唐奕交惡的朝官也覺得,唐奕拿這個狀元是理所應當,沒有一點維和.

說白了,唐子浩要是會試名次一般,或者靠後,大家還有理由鬧一鬧,或者是行"捧殺"之實,提前把唐奕為狀元的消息傳出去,讓趙禎頗于壓力,至使狀元旁落.

可他解,會兩榜皆是頭名,連中兩元,官家要是不給他狀元,倒顯得有點兒不正常了.

是以,會榜剛放,不等殿試開考,開封城中已經傳開了,唐子浩今科高中魁首,范公門下再添文星.

觀瀾書院更是連續三科選才大典,摘得頭名.

......

------

因會試中者皆在京中,省了遠道而來的周折,是以會試與殿試的間隔是十分緊湊的,不用像解試之後還要等上好幾個月.

會試一完,七天放榜,緊接著就是最後一關--殿試.

......

因為會試不黜落,觀瀾上下也沒了前兩考的氣氛,連范仲淹送考之時雷打不動的那句"慎思慎解"都換掉了.

"寬心以代,放手為之,耀我觀瀾!"

......

殿試,故名思意,當殿考試,皇帝親選.從出題,監考,最後的定名次,皆由趙禎親為.

朝陽初起,宮門一開,今科會試取中的380多名貢生就由禮部官員,文彥博,宋庠兩位相公親自引領,于文德殿前候考.

對于許多貢生來說,這可是他們第一次進到皇宮大內,忍不住好奇,自然要四下掃看.

而觀瀾之中不乏權貴名門的子弟,年節大宴,跟著父輩多多少少也進過兩次皇城,此時也是賣弄開來,與一眾同窗解釋了起來.

宋楷一邊走,一邊點指江山一般的地小聲與眾人講解,"咱們殿考是在文德殿,是僅次于大慶殿和明堂的第三大殿,正好在政事堂與大慶殿中間.

行到文德殿前,宋楷指著右邊高牆後隱約漏出的一角飛簷,"看見那房尖兒了嗎?那就是大慶殿,大朝儀典都在那兒舉行."

又指左邊,"皇城一角的這一大片院落就是政事堂,東西兩府,三司兩省都在這里面."

對于宋為庸的賣弄,觀瀾儒生當然不以為然.他們雖然多數也沒進過宮城,但是官家年年去慣瀾小住,朝里的相公們哪個不臉熟?

不但是臉熟,又有幾個沒給他們講過學?有什麼可稀奇.

可是,外省貢生就不一樣了.現在就看出來差距了,不是觀瀾權貴多,而是這見識就不是他們可以比的.

一個個也都不顧上看著的考官大員,湊過來聽著宋楷吹牛.

可是,宋庠不干了,一聲低沉冷喝猛然響起:

"皇城重地,豈容造次!"

諸生一凜,下意識地都退回原位.

宋楷則是一縮頭,表情卻沒有一點兒恐懼之色.

宋狀元這個氣啊,特麼你老子我就在這兒站著呢,給我留點面子不行?

恨恨地瞪了宋楷一眼,"等考完再跟你算賬!"

有外省考生好奇,等宋狀元走了回去,又小聲與宋楷道:"這位是誰啊?"

宋楷嫌棄地撇了宋狀元一眼,"我那事兒多的爹!"

那考生一縮脖子,好吧,比不了.

......

這時,兩個人影急速從政事堂旁邊小跑而過,直奔內廷.一個是三十多位的中年人,另一個則是須發皆白的蒼暮老者.

宋楷沒忍住,又開始賣弄,"看見沒有?那個年輕點的,就是當朝曹皇後的親弟,曹佾,曹國舅!"

外省諸生皆是多看了兩眼,忍不住問道:"那個老的呢?"

"老的就更厲害了,魯國公,王德用!"

"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這位可是大宋的老神仙了,比相公們還難見到.

而宋楷則是看向一旁的唐奕,"王爺爺早上不還和范師父一起給咱們送考呢嗎?怎麼這會兒跑宮里來了?"

唐奕根本沒聽見宋楷說什麼,擰著眉頭看著曹佾和王德用一閃而過,腦子里也同樣在想這個問題,王老將軍進宮干什麼?還是和曹佾一起?

被唐奕晾了一下,宋楷也不為然,繼續說的起性.

那些外省貢生哪見過這麼多大能賢臣,政事堂門前進進出來的,隨便一個都能叫得上號,都是高山仰峙一般的存在.

又等了一刻鍾,眼看就要到了進殿待考的時辰,從後宮又出來一個名人,急步拐進了政事堂.

宋楷一下來了精神,"這個,這個老頭最了不得,平時就算你天天在宮里,都不一定見得著!"

諸生側目,"誰呀?"

"內務省大監,李秉臣!"

......

說著,宋楷也看出一點不對,李大官那是趙禎身邊的親隨,一般事兒可是用不著他來政事堂傳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