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榜下捉婿
g,更新快,無彈窗,!

沒錯,確實是最強.

經過觀瀾山門前幾個月的文擂,所有考生都知道,這幫土匪強到什麼地步,又哪敢像解試時一般自取欺辱?

貢院門前的人群之中,孫山看著觀瀾到場萬眾矚目的樣子,心里有些吃味.

當然,也只是吃味一點罷了,不服......他還沒那個本事.

捅了捅身邊的劉幾,"唉,我說你當初怎麼沒去觀瀾啊?"

劉幾黑著臉瞪了他一眼,這還沒考就已經慫了.

而二人身邊另一個太學舉子則是接口答道:

"當初覺得,太學多好,就在開封城內,芳香滿城,繁華不夜,詩書文章之余也不愁無處消遣.哪像觀瀾?"說著,壓低了聲音,生怕觀瀾的人聽見,"我聽說,觀瀾書院把儒生當大頭兵練,那叫一個苦.管得還嚴,不讓下山.你看他們一個個黑壯黑壯的,就知道肯定沒少吃苦頭."

"去了那兒還不憋死!?"

"就是."一人搭腔."苦行僧一般的日子,哪有咱們快活?"

劉幾不禁暗自搖頭,就這點志氣,還想考得過觀瀾?

正想著,街對面的皇城根兒下一陣騷動,擋住眾人視線的往來車駕與人流自行讓開地方.

隨之......

驀的,百樂齊鳴,百嬌競唱!

叮咚琴音霎時間余繞街頭,眾人只覺好像天氣都暖了幾分,有種春意盈滿的感覺.

只見皇城下,百多位花枝招展的嬌娘子拂琴而坐,色彩絢爛,美豔不可方物的當街獻藝.

琴樂仙渺,卻是共唱一曲--《狀元詞》.

在所有美豔娘子最前方領琴的,則是一紅衣娘子.半髻輕挽,青絲如瀑,在二月初時的春風中飛揚抖動,宛若一團妖火,應照的讓人不敢直視.

而貢院前的儒生們一見那女子,除了貪慕幾眼,就只剩下轉頭怔怔地看向觀瀾那邊的唐子浩了.

冷香奴誰不認知?而冷香奴獨寵唐子浩,回山那麼多青樓館子,這幾個月唯凝香閣未接一客,又誰不知道?

如此說來,特麼這百琴齊鳴,群芳送考,是給唐奕的,是給觀瀾那幫土匪的!

孫山眼珠子都快冒出來了,恨不得自己就站在觀瀾隊伍的最前面體會一下,這是一種什麼感覺.

"日!!悔不當初啊......"

而劉幾則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剛剛說酸話的兩個太學生,"還覺得觀瀾苦嗎?"

......

------

會試連考三天,進去之後,就算死里面,也得三天之後開鎖,才能抬出來.

所以,臨考前一天,唐奕就交代過曹國舅,萬一周四海那邊有消息,直接交給官家.哪怕是深夜,砸宮城也得把信送進去!!

曹佾聽的冷汗連連,真當我是你啊,敢砸宮門?

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唐奕和趙禎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

不過,在唐奕的計算之中,周四海應該沒有那麼快.畢竟人老了,路上得照顧他的身體.

事實上,正如唐奕所料,他鎖在會試的這三天里,除了耶律重元又急發了一封援信,再沒有別的動靜.

出來之後,唐奕長出一口氣,他怕這三天有什麼劇變他出不來耽誤了.但同時也怕周四海遲遲不能辦成,更延誤了轉瞬之機.

七天!

唐奕苦等七天,周四海依然音信全無.

萬分焦急之下,卻是連會試放榜都沒心思去了.

他沒去,但是觀瀾的儒生們得去.

因為會試和解試不同,解試觀瀾的儒生還可以裝一把,無甚關心地去飲酒做樂,絲豪不擔心落榜.

可是會試,就沒有那麼淡定了.因為今年的大比有一項不小的改動,殿試不黜落.

也就是說,登了會試榜,就等于得了進士第.殿試只排名次,區分三甲,卻不黜落一名舉子.

所以,觀瀾儒生再怎麼牛也要去看榜,這一榜就決定了誰中誰不中了.

更何況,還有一個萬眾矚目,儒生們欲拒還迎的保留節目--榜下捉婿.

每到會試放榜之時,開封各個名門大戶,只要家中有待嫁小娘在閣,必是全員出動,把放榜的貢院門前堵個水泄不通.

只要有仕子得中,也別管你是六七十歲的老儒生,還是有妻有子的"孩兒他爹",看著順眼先抓回去再說.

歲數大的得看名次,要是賜進士第以上的牛人,年齡就不是問題了.

有媳婦有娃的也好說,能休就休,子女我們養.

沒辦法,在這個士大夫最美好的時代,何謂一步登天?這就是一步登天,中進士就是一步登天!

此時,各家的仆從男丁,一個個眼睛都冒綠光地盯著場中的每一個仕子,不定一會兒就把哪個扛回去了.

更有甚著,手里還攥著麻繩,大有榜文一出,上去就綁的架勢.

看得一眾儒生心里都瘆的慌,這真的像傳聞的那般是好事兒?怎麼看著倒像綠林綁票?

......

終于,貢院中門大開,禮官官員擎著一紙榜文出來了.

儒生們登時不自覺地開始往前擠,想看清新鮮出爐的會榜之上,到底有沒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各家搶人的男丁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備行動.

"中了!!晚生中了!!"

終于有人看了榜單,興奮地叫出了聲兒!

"上!"一聲令下,三四家子人,十幾個大漢組成的隊伍朝著高叫的那個儒生就沖了過去,幾家圍搶,恨不得把人分成幾瓣兒.

......

"中了!!"

......

"我也中了!!"

......

"就吾,必會得中了!"

不多時,興奮大叫的人越來越多,各家搶人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

"那邊!"

有一皂衣仆從指著一個方向就嚷開了,立時有同家的仆役男丁被其喊聲吸引.

"屬那邊喊中的人多!"

"上!"一伙人耗不猶豫地就沖了過去.

聽著是不少,總能搶到一個吧?

這時,不光他們這伙人發現,有不少豪門捉婿的也發現了這個情況,立時間,招呼叫人之聲不絕于耳.

眨眼間就聚攏了百多號人,向"那邊"靠了過去.

可是,沖到近前,家丁仆役一個急停,就頓在那里,手足無措地看前眼前這一伙兒人.

乖乖,這是進士老爺?怎麼特麼比俺們還黑還壯?不會是假的吧?

"干嘛!?"

王韶一見突然來了這麼多人,瞪著眼睛吼開了.

"不,不干嘛......"

有點嚇人,打不過.

"不干嘛?是干嘛!?"

"我我我,我捉婿......"家仆心說,還是說實話吧.

"捉婿?"王韶眼珠子一轉."哪家的惡仆這般不長眼睛!?另外,你家娘子年芳幾何?可有才識,樣貌可過得去?"

那家仆被嚇的不輕,老實答道:"前朝禮部長史薛齊府上......我家娘子年芳二八,才識出眾,樣貌......"

"嗯??"王韶眼睛一立."樣貌如何?"

"樣貌......還算清秀."

"那就是一般嘍?"王子純大手一掃,把那仆役掃了個趔趄."一邊兒去!"

對著讓出來的又一伙男丁道:"哪家的?年芳幾何?樣貌如何?"

被問的這伙人一見前面的讓這位大漢劃拉小雞子似的,就給掃一邊兒去了,哪還敢廢話.

戰戰兢兢道:"祁國公府的七娘子......年芳十七,樣貌......可著開封城也數得上數了."

"哦?"王韶眼前一亮,這個聽著不錯.

"就你了,前方帶路!"

"啊,啊???"周圍登時下巴掉了一地.

"啊什麼?"王韶傲然揚頭."吾乃會榜第九名!怎麼?還配不上你家七娘?"

"配配,配得上"一聽是前十的大才子,仆役哪有不認之理.只不過,這位太凶,有點接受不了而已.

但是,第九位啊,這樣的好親哪里去找,黑點兒也認了!

"公子,這邊請!"

......

王韶那美滋滋地走了......

那面曾布靠了上來,"你是哪家的啊?小娘年芳......"

好吧,一圈搶人的家仆全都傻了眼,和著不是咱們捉婿,而是讓這幫土匪隨便兒挑啊?

不過,這樣也好,倒是省了不少麻煩,總好過搶回去一個不知道是不是臨近"報廢"或者"二手"賢婿要好得多吧?

于是,大伙兒也不走了,乖乖自報家門,讓他們去挑.反正會榜排前面的都在這一堆兒,要是撞大運被人家選上了,可是中了頭彩一般.

挑了半天,有家仆忍不住好奇,"敢問公子,這會榜頭名是誰啊?"

正挑"媳婦"的章惇不樂意了."怎地?你還想把會元捉回去?"

"不敢,不敢......"家仆急忙擺手.訕笑道:"就問問,萬一會元老爺相中咱家小娘了呢?"

"嘿......"章惇樂了.讓出位置,讓那仆役正好可以看得見榜文.

"會元是他,你去搶吧!"

仆役正好識字,定睛一瞧,嚇的直往後縮......

開封,唐子浩!

------

會試不是重點,就不多羅嗦了,反正科舉這點兒事都讓人寫爛了,蒼山就不摻合了.

已經欠了更,實在沒有狀態,再緩一天,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