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抬棺北上
g,更新快,無彈窗,!

觀瀾,唐家小樓.

唐奕端坐廳中,將一封蠟封密信交給曹佾,"馬上送到遼地司馬君實手里."

"我看,還是算......"

"趕緊去!!"唐奕瞪著眼睛.

曹佾扭不過他,只得揣著密信出去了.

等他一走,唐奕目光平視,盯著門口卻是再沒動過.

過了一會兒,院中傳來響動,黑子頂著個'短發’進來.

"周掌櫃的到了."

唐奕騰的站起來,連忙迎了出去.

如今的周四海已無當年之銳氣,那時就已是花甲之年的樊樓大掌櫃,十年過去,白發蒼蒼,已經七十歲高齡了.況且,剛剛從河北為唐奕募集銀錢回來,老頭兒也有些吃不消.

把周四海迎進來,周掌櫃四下掃看,今天就來了他自己?

"東家,這是有何吩咐?"

唐奕見他一路風塵未退,面上尚有疲倦之意,真的有些不好意思開口.

周四海老了,同樣,唐瘋子也不是十年前那個指著周四海鼻子罵"老王八蛋"的輕狂少年了,怎麼還忍心對一個七十歲老人提這種吩咐?

見唐奕猶豫,周四海笑了,"看來,東家這次又要用得著老夫了."

唐奕點頭,"確有一事,非您不可."

"東家但說無妨."

"要您老去幽州......"

"幽州?"

唐奕點頭,"對,去幽州!"

周四海是華聯最早去大遼的管事人,與契丹人打了多年交道,深悉遼人秉性.若不是宋內支應不開,唐奕還舍不得讓他回來.

"劉韜還太年輕,有些事他掌握不好大局,非您老出馬不可."

周四海微微皺眉,"很急嗎?"

"瞬息萬變,十萬火急!"

"嗯......"周四海點了點頭."難得這把老骨頭還有用,去了."

唐奕聞聲,暗出一氣濁氣,"那......明早就動身,行不行?"

說出這話,唐奕自己都有些難為情.周四海這麼大歲數,又剛奔波回京......

"不!"周四海一擺手."今夜就起程!"

"東家交代事情吧!"

------

周四海走了,頂著初春的寒風,披著京師的夜色,由黑子護送,一路駕車北上......

臨走前,唐奕去送,特意囑咐黑子,一但幽州有變,甯可什麼都不要,也得把周四海和劉韜帶回來.

黑子應下,而周掌櫃只說了一句:

"事兒辦不成,就埋在那兒了......"

說完之後,決然上車,踏夜而走.

唐奕目送馬車漸行漸遠,這才發現,在廂車後面還跟著一輛板車,車上拉的是--

棺材!

----

周四海走後第三天,耶律重元再次來了密涵,這次耶律重元已經開不出更好的條件了.

只一句話:

有什麼要求,盡管言之,唯求皇宋保其一息尚存!

趙禎把密信給文,富二人看過,文彥博雖有動心,然也只是苦澀搖頭,"什麼條件也不足以讓大宋卷進現在的亂局!"

"臣這就草一回信,斷了他的念想."

趙禎阻止,"不......"

"朕已經回過信了."

"回過了!?"文彥博一驚.

趙禎道:"朕對他說,大宋禮儀之邦,道義之邦,就算馳援也不收他一寸割地.但是,朕考慮考慮......"

"陛下!!"文彥博急了.

"什麼意思?陛下這是要出兵?怎麼還考慮上了?"

趙禎搖頭,他也不清楚要不要出兵.

只不過,唐大郎說要拖一拖他,可能還有一線生機.

說實話,即使趙禎知道很渺茫,但還是聽了唐奕的意見,他也是心有不甘啊!

......

大內之中發生了什麼,趙禎與文,富二人是如何解釋的,唐奕已經無甚關心.現在能做的,只有等,等周四海,等司馬君實......

而且,此時也不容他多想別的,因為不管大遼情形如何,也不管唐奕,趙禎如何緊張,會試大考,如期而至.

......

依舊是,天不亮觀瀾書院就已經准備停當.

依舊是,大課舍前列隊待發.

依舊是,范仲淹望著底下的弟子.

依舊是,那一句話:"慎思慎解,耀我觀瀾!!"

不同的是:

行至山下,街市之上一片漆黑,再沒了百琴送考的盛舉.

蘇軾不盡有些失落,"姐姐們這是忘了今天就是考期了嗎?怎麼......怎麼一個也沒來?"

看向隊首的唐奕,"連香奴姐姐都沒來......"

王韶瞪了他一眼.

唐子浩這幾天不正常,蘇子瞻還是少跳一點的好.惹毛了他,吃點苦頭還是其次,要是真影響了他應考狀態,那可就不是小事兒了.

而唐奕雖然心里有事兒,但也不想因為自己影響了所有人的心情,咧嘴一笑:"要不怎麼說你們太嫩."

"你們好好看看,街兩邊的青樓花館有一處是亮著燈的嗎?"

"咦?"讓唐奕這麼一說,大伙兒才發現,好像還真是.

就算不出來送,但門前的挑燈,花盞卻是不能滅的.要不怎麼叫"花館子"呢?必是要花燈燃至天亮才行.

滅著燈,說明娘子們都不在家.

唐奕抬眼看向前方,"等著吧,好戲在後頭呢!"

說完,大步向碼頭行去,眾人跟上,到了碼頭.

好吧,碼頭也是一片漆黑,使得唐奕都不禁一愣,"沒在這兒?"

他也有點畫魂兒了,真不來送送了啊?

不夠意思啊,這幾個月因為觀瀾書院一考天下鳴.回山多了多少來沾光的仕子,又讓這些姐兒掙了多少沾光的錢,怎麼一點不知道謝呢!?

可是再一想,也是,送了一次已經是殊榮,再送第二次,就有點得寸進尺了.

扁著嘴道:"完!得瑟不起來了,悄悄地走吧!"

"哈哈......"

眾人大笑,"沒個花娘子,還不考這進士第了不成?"

心下也是坦然面對,愉悅上船.

......

到了京城可就不一樣了.

如今,觀瀾在百姓和仕子眼中......好吧,還是土匪.只不過,是上天的土匪.

誰都知道,這幫土匪是有真才實學的,卻是再沒人敢輕而視之了.

而觀瀾的儒生心態也在悄然變化,傲氣不減的同時,也生出一絲明悟.是以,下船上岸,列排赴考,比解試的時候要齊整得多,嚴肅得多.

百姓們目送這幫天下第一書院出來的"最強集團"一路穿街過巷,來到貢院門前.

------

"高潮恐懼症"又犯了,不敢下筆,一個字兒--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