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到底是誰(18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狄青的話,把趙禎心中最後一絲僥幸也掃得一干二淨.

只聞狄青解釋道:

"耶律洪基雖看似此一戰折損也是甚重,然,除了大定守城死傷一萬多是皇家近衛,儀坤州血戰死傷的幾乎都是松格魯部和蕭古渾部的族兵.三萬精銳皮室軍毫發無傷,加上大定城里還有近兩萬."

"也就是說,耶律洪基的禦前近衛尚有五萬之數!可以說,只是傷了皮毛."

"他手里的皮室軍還在,他對大遼的實控能力就猶在.各部也不敢違抗皇命,必定要全力佐之."

"如果我軍現在北進,就算趁虛占下燕云,將面對的很可能是契丹八部的所有精銳!"

後面的話,狄青已經不用說了.

西軍加神威軍一共就二十萬,西北不可能一直空著,就這麼點兒兵,怎麼守得住燕云呢?

守不住,回撤,那進兵燕云就沒有任何意義.

而且,事後大遼必定報複.萬一南下,大宋抵擋不住,那可就是前途未知了.

富弼接道:"也就是說,現在只要我們不動,事實上就沒有損失,正應了大郎之前十賭十贏的局面."

"對!"文彥博道."大郎之計好就好在我們沒有損失,可以隨時見機入局.而萬幸的是,咱們還沒與遼廷撕破臉皮,耶律重元就已經敗下來了,對我們幾乎沒有影響."

"唉......"趙禎苦歎."只是,如此收場,那孩子怎能甘心?"

"他可是為了此事謀劃了十年啊!"

......

--------

眾人散去,趙禎思量之下,特意把唐奕叫進宮來,又讓文,富二人在側,一同勸慰于他.

......

"沒事兒!"唐奕剛來,就一臉的無所謂.

"我還年輕!此次不成,還有下次."

唐奕當然不能甘心,但是,他不能表現出來.

因為無數雙眼睛都正盯著他,好不容易提起來的那口氣,也絕不能因此而放下.

趙禎很了解唐奕,知道他心里肯定沒有表面那般平靜.

一改多日的不待見,和聲安慰:

"本來也非萬全之策,有成就有敗,大郎看開些."

旁邊的文彥博也出聲道:"也非全無收獲,至少萊州,遼河口咱們已經站穩了腳跟.我看,你之前那個海路入遼的計策大可一試."

富弼點頭:"正是!如此一來倒還簡單,只要咱們勤練精兵,積蓄力量,我看不出十年,攻遼可期."

唐奕知道他們是安慰自己,颯然笑道:"大伙兒不用安慰我,之後如何謀劃,以後再說."

話鋒一轉道:"現在首要之務倒是可以總結一下,為何會是現在這個局面了?"

唐奕擰著眉頭,當真思考了起來,"不應該是這樣一個狀況啊?"

大伙兒順著他的思路想下去,一直存在心底的疑惑也漸漸浮了上來.

文彥博眉頭擰成一個川字,"現在想來,卻有詭秘之處.無緣無故,又得信報,耶律洪基怎麼還敢出獵?而且,還分出近衛守衛大定?"

趙禎接道:"而且,蕭古渾和松格魯的動作怎麼可能那麼快!?"

"難道......耶律洪基早有准備?"

除了這一點,也沒什麼理由能說得通了.

只有早就知道耶律重元冬月會反,耶律洪基才會准備得這麼充足,松格魯和蕭古渾部才會出現得這麼及時.

"若非北境大雪這一變數,耶律洪基可能早就把耶律重元的十萬大軍滅在大定城下了!"

猛然抬頭,"難道走漏了風聲!?"

眾人一怔,"會是誰?"

"耶律德緒!?"富弼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耶律德緒."他是耶律洪基的族親,又知道我們意在燕云,很可能......"

"不是!"趙禎立刻否定."如若是他,他不會隱瞞我們撤出邊境的事實."

"耶律洪基若是知道宋軍在邊境不設防,根本不會與耶律重元在北古口對峙,慢等各部到齊.而是會急轉直入,南下大宋實施報複!"

"那會是誰?"

富弼又想了一下,抬頭道:"會不會是......那家人?"

"哪家人?"文彥博出聲一問,隨即了然."你是說汝南......"

富弼點頭,"梁山伯一紙文章,老夫一直不放心,其中容易泄露的地方實在太多."

"開封府閱卷之時,誰也不敢保證還有沒有別的人看過;那日在殿上,也不保證賈子明注意沒注意到那張考卷;甚至到現在,大理寺也不一定就是鐵板一塊!"

文彥博沉呤點頭,"還真有可能,那一家子要是知道此事,說不准就做出什麼忤逆之事!"

"肯定不是那家子人!"唐奕篤定出聲.

"哦?為何?"

唐奕苦笑,"你們也太小看賈昌朝了."

"......"

唐奕繼續道:"以賈昌朝的本事和才智,若是真想攪和進來,那就不是現在的局面了."

"說白了,這事兒辦的,可以說是十分拙劣!"

至少在對他唐奕,還有大宋造成實質損失之前就已經知道'不可為’,而即時收手了.

"若是老賈想害我,或者為那一家子謀事,怎麼可能干這種遺臭萬年,又坑不到對手的傻事兒?"

"老賈就算再蠢,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他是不會干的."

都不用賈昌朝,智力稍稍超出平均水平的,就不會給耶律洪基報信了.

好比讓唐奕自己來辦,還特麼管什麼大遼啊,把消息直接捅給西夏.也不看看西夏的日子都苦成什麼樣了,李祚諒要是知道這件事......

他肯定連內亂都不管了,定會趁大宋北進,西北疏于防范的時候來攻.這既解決了西夏物資奇缺的問題,又安撫了各部的怨氣,還把李傑訛變成了一招臭棋.

到時候,西夏與大遼邊亂自解,而大宋卻要面臨耶律洪基,耶律重元,西夏三方面的壓力,趙禎和唐奕立馬就成了千古罪人.

哪會像現在這樣,連根毛都沒傷著就特麼散場了?

......

趙禎細想,還真不是那家子人能干出來的蠢事.

唐奕道:"會不會是耶律洪基在幽州早就布有眼線,提前察覺了呢?"

趙禎搖頭,"按說,這麼大的事,不太可能是眼線提前那麼長時間就探了出去."

可是,一想耶律重元那不靠譜的樣子,趙禎也拿不准了.

"此事慢慢再查,大家也不必多想了......"

"大郎啊!"

"已經輸了一陣,這下一陣可就不能再輸了."

唐奕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趙禎擠出一絲笑意,"狀元!!這就是你的下一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