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突變(陳志揚飄紅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大遼內戰打成什麼樣兒,趙禎等人未能得見.

但是,從耶律重元已經把宋遼邊境的守兵都派去馳援了,可想而知,戰況一定是十分焦灼的.

......

事實上,遼國戰情遠比想像中的要慘烈得多.

戰爭本來就是殘酷的,這種叛亂與平叛的戰爭更加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耶律洪基冬月出獵並沒有帶走全部的皮室軍,大定城中尚有三萬守軍.

這位大遼新帝並不傻,他雖不在大定城中,但這畢竟是一國都城,怎麼可能拱手讓給耶律重元?

從冬月二十到這段時間,遼都大定儼然就是人間地獄,血海修羅.

攻城之軍把並不大的大定城圍成了鐵桶,而守城之軍則借城牆之利,也是力戰到底.

目前的情況是,三萬皮室軍固守城郭,而耶律重元偏偏又不能把十萬大軍都投入到攻城戰中,他要分出五萬去延緩耶律洪基回援的速度,甯死也不能讓耶律洪基馳援殺到,形成內外夾擊之勢.

......

耶律重元是不幸的,但也是幸運的.

不幸的是,他沒想到松格魯部和蕭古渾部會反應這麼快,竟舉六萬勤王之師與耶律洪基會合,這完全在計劃之外.

九萬大軍一同增援大定,著實讓他驚出了一身冷汗.

而幸運的是,北方變幻莫測的天氣幫了他一把.

從冬月二十二開始,大定以北至臨潢一線就連降大雪,"冒煙兒"的風雪一連刮了十多天,北地積雪厚余三尺,把南下的道路徹底封死了,致使耶律洪基的援軍寸步難行推進極慢.

不然,他那區區五萬阻敵之軍,怎麼可能讓耶律洪基九萬精兵臨近過年都沒回到大定呢?

但是,耶律重元很清楚,光靠老天是擋不住耶律洪基的.

那九萬大軍已經推到了距離大定不足一百五十里的位置,就算有那五萬阻兵挫其鋒銳,但最多也只需半個月就能兵臨大定城下.

如今,他五萬大軍不顧冬寒拼命攻城,但是一個月下來,城頭上的皮室軍已經不足兩萬,可他的損失更為慘重,攻城之兵已經只余三萬,兩萬多人填在了大定城下.

無奈之下,耶律重元只能挺而走險,把宋遼邊境的三萬守軍急召而來.

只要在耶律洪基到來之前攻下大定,加上阻敵之兵的五萬,他手上仍有十萬強兵,占據大定城郭之利,與耶律洪基決一死戰,勝面還是很大的.

......

--------

耶律重元那邊打成什麼樣且不多說,單千里邊境不設防這一點,就足夠讓大宋君臣動心了.

別忘了,現在大宋與燕云之間有宋遼大道那條新式的水泥大路.

這條路宛若通天坦途,把燕云和大宋連接到了一起.

別看大宋軍隊縮到了大名府,距離邊境遙遠.但是,趙禎若真想北進,只要五天......五天就可以跨過無人防守的白溝河,七天就可以進兵空城一般的幽州.

從來都是大遼巨劍高懸,鋒指大宋,什麼時候百年燕云對大宋來說也是這般唾手可得了?

試問這樣的誘惑,誰人能不動心?

朝堂上已經吵翻了天,有好戰者當然聲稱這是千載良機,比雍熙北伐的局勢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只要大宋舉兩路大軍北上,除了云州,長城以內的燕云失地,複之有望.

而怠戰居安者也是大有人在,言煌煌天宋怎可不顧道義,背棄祖德.既然撤去邊軍,就不能背信棄義,行小人之事,為天下萬邦所不恥.

......

對于那些畏戰腐儒,連包拯這種正義之臣都嗤之以鼻.特麼不敢打就說不敢打,這個時候還講什麼大義,裝他-媽的什麼君子?

趙禎,文,富等肱骨之臣當然不會聽信宵小之徒的讒言,但是也沒有被主戰者沖昏頭腦.

趙禎也想馬上收回燕云,實在是即刻出兵並非最佳的時機.

一來,與原本設想出入太多.大遼內叛從開始到現在也不到兩個月,大宋不論君臣武將,還是後勤物資,根本沒有准備好這麼快就介入戰場.

二來,此時無論是耶律洪基,還是耶律重元,都沒到傷筋動骨的地步.一旦大宋北進,很難說耶律重元與耶律洪基會不會暫時息戰,一至對外.

如若那樣,以大宋現在軍隊的風貌,就算拿了燕云,能守得住嗎?

......

可是,正當大宋群臣猶豫不決之時,大遼戰況再生變故.

正月十三,距離上元節只有兩天,北方再傳戰報:

耶律重元,大敗!!

......

趙禎接到奏報,愣了足足有一刻鍾.

"怎麼......怎麼會敗得這麼快!?"

下首的文彥博,富弼,龐籍,狄青等人,也都無不面色灰白.

文彥博道:"年後,許是耶律洪基也清楚,耶律重元援軍一到,大定城破只在旦夕之間,容不得他在耽擱片刻.是以,不計代價地與耶律重元阻敵血戰于儀坤州以南.苦戰多日,以自損五萬兵將的代價,將耶律重元阻軍盡數殲滅."

"然後,其日夜兼程,終在正月初七兵回大定."

"如今,耶律重元北阻耶律洪基折損五萬,久攻大定又損近三萬,手中只剩下五萬可用之兵,自知攻之無勝,改為防守,已經南撤北古口了."

龐籍有些不死心,"耶律重元就沒有翻盤之機了嗎?"

狄青凝重搖頭,"耶律重元叛亂已經有兩個多月,各地勤王之師除了突吉台,納齊耶兩部要防守西夏遲于增員,蕭惠的北京道確被大雪阻隔無法南下,其余各部陸續已經與耶律洪基會合."

"別看此戰耶律洪基也是損傷甚巨,可他現在是越打人越多,而耶律重元正好相反,他手上一共就十五萬大軍,是死一個少一個!"

"兩萬在白坂道據長城之險防守云州,余者十三萬盡數投入了戰場,卻落得個折損八萬精兵的下場."

"所以......"狄青聲音有些艱澀."所以,耶律重元大勢已去!"

"......"

"......"

"......"

在場諸臣無不默然,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趙禎心存僥幸地看向眾人,"那現在,我們還有進兵的可能嗎?"

狄青哀歎,"不可妄動......"

......

"不值得冒一回險嗎?"趙禎顯然還不死心.

"陛下!"狄青哀聲道."臣也想複我燕云,但是,此時還要強行進兵,無異于自取滅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