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遼國之亂(為"欣寶"飄紅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申屠鳴良本來就黑,又著了一身黑甲,再加上晚上......

好吧,這巨漢吹牛的時候,除了一雙眸子锃亮,一口鋼牙雪白,就看不見別的東西了.

唐奕被他的話逗樂了,"就申屠大哥這體魄......難了點."

"哈哈......"申屠鳴良大笑."你大郎還怕啥?你鼓搗起來的這一軍,怎麼可能是紙糊的?"

唐奕陪笑,心道,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想吃下閻王營?遼人還真沒那個好牙口.

------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唐奕也好,趙禎也罷,現在是能做的都做了,如今只等耶律重元起事之後,靜關其變.

大遼那邊的事,短期之內都用不到他了.

在唐奕與趙禎,還有一眾核心人物無數次的推演當中,應該是在臨近冬月之時,把耶律重元反叛的消息傳給耶律洪基.讓他"稍有"准備,一來不至于措手不及;二來也不會過分刺激耶律重元,讓這貨又慫回去.

等到耶律重元起兵攻打大定之時,兩方亂戰一處,相互消耗,這個時間大宋則可徹底撕毀澶淵之盟,揮師北進.

有西夏從旁掣肘,納其耶,突吉台兩部暗中策應,加之蕭家的默許,不管最後耶律洪基與耶律重元誰贏了,應該都沒有余力再反攻大宋.

至于蕭家為什麼會默許大宋占去燕云......

這個時候不談情義,只說利益,他們很清楚在爭位的路上,要付出什麼代價.

說起來好像很簡單,可是就為了讓大遼亂起來,唐奕從剛到大宋就開始思考,第一次入遼就開始布局,整整蟄伏了十年!

......

話說回來,既然遼朝那邊已經是謀無可謀,唐奕也真正的靜下心來專心讀書.

別忘了,還有一個狀元的牛皮已經吹出去了.

進冬月.

一切如舊,唐奕依然為了狀元在苦讀.

觀瀾山門前的"文擂"也依然人頭攢動.

曹佾,潘豐等人更是奔波在外,估計過年是回不來了.

而文彥博則是頭發都愁白了,這個治世良相.真的就快玩不轉了.

......

冬月十七.

大遼傳來消息,大宋朝堂一片嘩然,大遼那個"皇太弟"起兵自立了!

耶律重元自許皇位正統,冬月十四自立德召大聖皇帝,于幽州登基.且召告天下,即刻揮師北上,直指遼都大定.

而這個時候,耶律洪基那個沒正事兒的還在鑽山林,追兔子.

說起來,這還是唐奕給耶律重元出的主意.當初,耶律洪基登基,下召封耶律重元為"皇太叔",唐奕沒讓他接旨.

理論上,耶律重元還是耶律宗真親立的儲君,他完全師出有名,以耶律洪基篡位為由,攻伐遼都.

可是,耶律洪基也有傳位詔書啊?

呵呵,這就看你要信誰的了,完全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的有理的事情.

耶律重元可以說,耶律宗真不是病死的,死因存疑.且最後一段日子臥床不起,神智不清,傳位詔書有假.

反正不管怎麼說,耶律重元起兵不算叛逆.如果最後贏了,那收攏大遼諸部,只這一條,就省去了不知多少麻煩.

......

冬月十九.

耶律重元正式向大宋上表.願永為兄弟之邦,互不侵犯.希望大宋奉其正朔,承認他為大遼合法皇帝,並上請宋皇,准許他派遣使節,常駐大宋.

.....

冬月二十.

耶律重元自立僅三天,就以帥十萬大軍兵臨大定城下.遼都吃緊,還在外巡獵的耶律洪基聞訊,急速回援.

......

冬月二十四.

趙禎傳召大遼使節耶律德緒,言明耶律重元之亂為大遼內亂,大宋概不參與.待遼亂平息之後,再向遼主遞交言事書,詳細說明大宋立場.

看似大宋拒絕了耶律重元之請,但是,與此同時,雄州二十萬大軍為解"遼朝憂慮",再次回撤百里,已經撤到了雄州以南.間接的向耶律重元傳達了信號,給耶律重元吃了"半顆定心丸".

......

冬月二十六.

耶律德緒派快驛繞道云州,把大宋皇帝拒絕耶律重元的召會傳給正在馳援大定路上的耶律洪基.

可是,在耶律德緒的奏報之中,對大宋邊軍南撤百里之事......只,字,未,提!

......

臘月十九.

大遼再次傳來消息,再次讓大宋朝廷一片震驚.

耶律重元奇襲之下,久攻月余,竟未能拿下遼都.

大定,猶在耶律洪基手中!

而與此同時,耶律洪基下召契丹各部舉兵勤王.松格魯部,蕭古渾部積極響應,已經于半月前加入戰場.

這個消息,不但大宋朝臣們驚得不輕,唐奕和趙禎更是驚得不輕.

特麼和劇本寫的不太一樣啊?松格魯,還有蕭古渾,反應怎麼可能這麼快!?

原本耶律洪基手上只有六萬皮室軍,耶律重元卻有十萬大軍.又是奇襲,就算一時攻不下大定,趁耶律洪基回援,阻其鋒芒,完全可以打.

而且,大定怎麼會久攻不下呢?這是唐奕一直想不通的.

他去過大定,那破城一捅一個窟窿.且遼主巡獵,大定幾乎是舉城相隨,剩下的就是一座空城,怎麼可能打不下來?

而如今的形勢卻是,松格魯,加上蕭古渾各舉兵三萬,加上六萬皮室軍,人數上已經比耶律重元占優了.

如此發展下去,耶律重元可能挺不過這個冬天就會敗下陣來,畢竟他的十萬兵和皮室軍這支精銳之中的精銳相比,還是差上了不少.

......

這個時候,容不得趙禎多想事因,要盡快把事態拉回到原來的軌跡才是正理.

急令西夏的李傑訛瘋狂侵擾夏遼邊境,讓突吉台部借口邊亂嚴重,無法馳援大定.又暗中與蕭家相通,以大雪封路為由,再拒勤王.

同時,雄州重兵再次回撤.這回撤的更是徹底,直接把防線拉到了大名府,距離國境整整一千里.

如此一來,就等于與燕云邊境不設防,撤底讓耶律重元放心.

......

臘月二十九,大年前夜.

于白溝河一線,防衛大宋的三萬守軍終于北進,馳援大定戰場......

宋遼千里國境,近百年來,第一次出現了真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