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傾其所有
g,更新快,無彈窗,!

汝南王府之中在醞釀什麼陰謀,唐奕自然不會知道.

其實,還是他太過大意,越是關鍵時刻,越不能掉以輕心,此時稍有不慎,就是無法挽回的局面.

......

現在,唐奕被趙禎下了死命令,一心備考,不可再分心.

但是,有些心,還是要操的.

回到觀瀾,唐奕就命人把曹佾,潘豐,張晉文,馬大偉,******,王咸英,周四海等,幾個觀瀾主事之人叫到回山.

曹佾等人還不知道詳情,只覺唐奕召喚所有人來必有要事,所以皆放下手頭上的事情,趕到觀瀾.

正撞見范仲淹,老頭兒一看他們又來了,立馬就不樂意了.

"你們來做什麼?"

曹佾面容一窘,這位現在已經是大宋朝的老神仙了,他這個國舅在范公面前也得矮一頭.

陪笑道:"給您老請安了,大郎召喚,許是有急事,我等這不就來了嘛."

范仲淹略略一怔,馬上想到可能是耶律重元起事的事情,點了點頭.

"進去吧."

"哎......"眾人如蒙大赦,喜滋滋地就要朝唐家小樓而去.

不想,剛越過去,就聽見身後的范公又出聲兒了:

"過了今天,少往這兒跑,不知道這幾個月是他最關鍵的時候嗎!?"

"是......"

大伙兒大氣都不敢喘,悄悄地走了.

進到小樓.雖沒了外面的那般小心,但也無人說沒用的.唐奕叫他們來,肯定是有正事兒的.

"三個月!"唐奕也不廢話了."三個月之內,各地除保證正常運作的資金流,銀錢盡數入京!"

大伙兒一滯,曹佾驚道:"開始了!?"

唐奕點頭,"開始了!"

"那三個月是不是太緊了?"

觀瀾現在是多大的攤子?華聯門店全宋有數百家;觀瀾運力遍布大宋水網;酒業還好,但香料,肥皂,沼氣燈池在江南,荊湖,西北,湖北諸地也有數十家分號,這麼大龐大複雜的產業,怎麼可能三個月之內就完成如此零散的彙總,轉運?

"不行!"唐奕不容有疑.

"三個月必須到位!若無銀錢,糧草頂數兒;若無糧草,兵甲,戰刃,馬匹,民夫!"

"總之,所有打仗用得上的,三個月之後,或是雄州,或是開封,必須備齊!"

眾人有點懵,面面相覷.

唐大郎這回是賭上身家性命,不記後果的要玩把大的了!

他們還不知道,不光唐奕,趙禎也是賭上大宋所有可用之兵,要玩這把大的!

唐奕環視眾人,"我說過,燕云不複,強宋難成!燕云能不能複,全看這一戰."

說到這里,唐奕語氣有些淒涼,"我們沒有精力再謀劃一個十年了......"

曹佾點頭,"放心,我明天就下江南,親自督辦.三個月!多一天,我曹佾的名字倒著寫!"

馬大偉道:"我這明天就回鄧州!"

"我去荊湖兩路......"

"那我去西北......"

......

見大家都動了起來,唐奕欣慰地重重抱拳,"拜托了!!"

--------

送走曹佾他們,唐奕見外面天已經黑了,沒有呆在小樓,而是緩步出院,向後山行了過去,他想去看看閻王營.

......

讓唐奕意外的是,閻王營本應在夜色中寂靜下來的軍營,此時卻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常.

而且,唐奕還在校場邊兒上,看到一個頗為意外的人--王德用.

"這麼晚了,您老怎麼在這兒?"

王德用背著手,月色之下,灰白的須發猶為刺眼,一雙老目冷冽地看著校場之中,咧嘴笑道:

"楊家小子不善夜戰,老夫來給他支支招."

這也間接地告訴了唐奕,為什麼大晚上閻王營還是這麼熱鬧.

唐奕搖頭輕笑,"楊二哥還真是面子大,把您老都請來了."

王德用凝重道:"大戰將近,老夫當然要出一份力."

"......"

唐奕一暗:"范師父已經與您說了?"

"嗯."

唐奕看向場中在黑暗中走馬,擎槍的閻王營,"其實,我不想他們參與此戰."

"哦?"王德用偏頭看向唐奕."為何?"

"這是咱們大宋軍中的一顆種子啊,不能再......"

王德用笑了,也看向黑暗中奔走的軍士.

"你是覺得這支從鄧州營過來的鐵軍,被滅了一次,絕不能再滅第二次了吧?"

唐奕不說話,王德用猜到了他的心思,這些兵,都是他的好兄弟......

見唐奕不接,王德用把話扯到別處,"官家可有定計?"

"有,傾兵待戰!"

"那你呢?"

"有,傾財養戰!"

"哈哈......"王德用朗聲笑了."陛下和你,這是傾其所有了啊!"

轉向唐奕,"那你知道軍人如何傾其所有嗎?"

"......"

唐奕當然知道:

國與命!

就是軍人的所有......

王德用又道:"戰場就是軍人的所有!你既然說這是大宋軍人的種子,什麼種子?惜命怕死的種子?"

"......"唐奕一時無言,道理都懂,可是落到自己身上......

人總是自私的.

"你不讓楊家小子去,就是在侮辱他,侮辱這五千閻王兵!"

......

"對!!"

"王爺爺說得好!"

卻是不知何時,楊懷玉已經帶著幾個廂督,營將朝這邊走了過來.

來到近前,楊懷玉重重地捶了唐奕一下,"早就說過,你敢把老子藏起來,兄弟沒得做!"

那邊,曹覺則是一臉壞笑,"大宋的兵七十年沒進過燕云了,你敢不讓小爺第一個馬踏幽州,想死吧你!?"

唐奕苦笑,"前途未知,可能是我越到眼前,越是患得患失了吧!"

陳志揚樂了,一指場中飛馳的戰馬,"大郎好好瞅瞅,就這兵?契丹蠻子擋得住嗎?"

"平推,懂不?去了就是平推!"

"最好遼人別太慫,不然,咱就去溜個彎兒就把燕云拿回來了,那多沒意思."

"放心!咱是閻王營,誰還擋得住閻王?"

"少得意!"卻是王德用冷聲喝斥."驕兵必敗!"

這位是軍中祖師爺,秀才哪敢頂嘴,縮著脖子就退了回去.

但是,申屠鳴良卻是個直性子,依舊是那一身黑漆漆的重甲在身,甕聲道:"還真不是咱傲氣......"

說著,狠敲了身上的戰甲兩下,鐺鐺作響.

"就咱那五百個大鐵坨子,咱還是那句話,除非自己把自己累死,遼人那破刀破棒,砸在身上也就聽個響兒!"

"誰也擋不住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