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喪心病狂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邊上到君王,下至唐奕這個"白身",在福甯殿上已經拼了,而那邊......

汝南王府對于范純仁等人為何被幽禁也有了消息.

"此事當真!?"

趙宗實一臉不可置信地瞪著牛眼,原本還算斯文的面容此時也顯得猙獰可怖.

"當真!"趙宗懿重重點頭.

"真是天賜良機,天亡唐子浩!"

"快!"趙宗實急道."速傳賈子明來見!"

......

等待賈昌朝的時間,趙宗實搓著手,在廳中來回亂躥,嘴里還一個勁的嘟囔:

"若真如此......當如何利用?"

"若真如此......當如何利用......"

足足過了兩個時辰,天已經擦黑了,賈昌朝方姍姍來遲.

"亞父......"

賈子明一進來就眉頭緊皺,"與世子說過多次了,此時盡量少做接觸,萬一被人看到......"

趙宗實面色微冷,轉而隱去,陪笑道:"實在是事出緊急,不得不讓亞父來做主."

"唉!"老賈一歎."何事?世子現在可以說了."

"被幽禁的董平書傳出了消息!"

"......"賈昌朝又一聲暗歎,這幾兄弟果然還是沒聽他的,去碰了那麼董平書.

聲音有些冷淡地道:"哦?他說了什麼?"

趙宗懿道:"據咱們所查,董平書雖被幽禁,然從未被提審.在大理寺後衙也是衣食從優,除了殿前司親自看管之外,與平常無異!"

"而咱們的人也與董平書接上了頭.據他所言,好像也非犯了什麼事兒被稽查,而像是......"

"像是封鎖消息."

"什麼消息?"

這個時候,賈昌朝也沒法追究這幾兄弟妄動之錯了,只得順著他們的思路想下去.

"董平書從幽禁的三人來分析,問題很可能出在一個取解的儒生身上."

"儒生?"

"對,儒生!開封解元--梁山伯!董平書回憶,此子寫了一篇大策!"

"他們很可能就是因為那篇大策,而被幽禁的!"

"什麼大策?"賈子明有點糊塗.一個白衣秀士應舉酸文,也值得這麼大陣仗?

趙宗實一字一頓道:"《論大遼皇位內爭與我朝收複失地之良機》!"

賈子明眉頭皺得更深,"寫的是什麼?"

等趙宗實把從董平書那里聽來的文章原文一說,老賈不淡定了,騰的一下就躥了起來,"當真!?"

"當真!"

砰的一聲,老賈又砸回了椅子,口中喃喃不休: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賈昌朝是何等聰明之人,依那篇捅破天的文章一理思緒,這兩年諸多想不通的事情也就一下就明了了.

為什麼南平郡王會莫名其妙地被逼死......原來是為了保護唐子浩在大遼的布置.

為什麼久不用兵的趙禎會向邊境鋪陳重兵......原來也是為了保住唐子浩的布置!

為什麼朝廷財源吃緊的情況下,文,富二人把宋遼大道和通濟渠都接過來?也是為了讓唐子浩有余錢保住他的布置!

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燕云!

見賈昌朝怔怔發呆,趙宗實有此急切地提醒道:

"趙禎之所以把看過那文章的人盡數幽禁,說明那文章寫的都是真的.也就是說,唐子浩在玩火,稍有閃失,不但燕云不得,連他自己也得搭進去.甚至趙禎要是腦袋一熱,把大宋主力西軍送入險地,那麼,他這個皇帝也算是威信掃地了!"

"那時,只要我們埋下的力量盡數使出......"

"世子......"

老賈終于打斷趙宗實的話,"世子的意思,是把此事攪黃?"

趙宗實有些嫌棄道:"何止攪黃!?若是運作得當,一舉勝出也不是不可能!"

"那是燕云啊......"

賈昌朝聲音都有些顫抖,這孩子魔障了不成!?怎可拿祖宗遺志來做籌碼?

"燕云怎麼了?"趙宗實不以為意."若是一個燕云都舍不得,又何以成千秋大事?"

"何況,就算燕云得複,那也是他趙禎的燕云,而非我趙宗實的燕云!"

"那是大宋的燕云!漢人的燕云!!"老賈狂怒咆哮.

"你們老趙家從太祖到太宗,就沒斷過這個念想!世子怎可說出如此忤逆之言!?"

"我......"趙宗實一下呃住,這才發現言語有失.

趙宗懿急忙出來打圓場,"亞父息怒,亞父息怒!"

"宗實也只是一時心急,才說出些狂逆之言.把您老叫來商議,可不就是聽您的意見嘛."

賈昌朝被他安撫下來,緩緩坐下,雖是氣憤難平,但猶記得老王爺臨終之托.

緩聲道:"老夫縱橫朝堂數十年,幸得老王爺賞識才有封侯拜相之機."

轉臉看向趙宗實,"為了老王爺,老夫可以做一個讒臣,弄臣,但老夫絕不能做一個賣國賣祖的奸臣!"

"世子明白嗎?"

"明,明白......"

"若老王爺在世,他甯可不要這個皇位,也不會至祖宗遺願于不顧去和遼人勾結,敗壞自家基業."

"世子懂了嗎?"

"懂......懂!"

賈昌朝點點頭,"此事不可再提,老夫甯死也不會與世子謀劃此大逆不道之事!"

說到這里,賈昌朝難掩激動:

"這是要遺臭萬年的啊!!!"

......

說完這些,賈昌朝覺得再沒呆下去的理由,起身而走.

看著賈昌朝離云的背影,趙宗實臉色漸冷,越想越氣,猛的抓起桌上的茶碗,砰的一聲甩在地上.

趙宗懿一看,哀聲一歎,"十三弟也別太過氣憤,大不了再尋良機便是."

"上哪兒再找這麼好的機會!?"趙宗實怒吼著."這個老匹夫!越發不把咱們放在眼里,竟教訓起我來了!?"

"唉!"趙宗懿再歎."不放又如何?"

趙宗實心下一橫,"他不干,咱們自己干!"

趙宗懿一呃,"可是......"

誰又願意處處受老賈掣肘?還不是因為父王臨終前把最要命的東西交給了他,沒有他出面,很多東西他們兄弟想動也動不了啊?

"先干了再說!"趙宗實恨聲道."待塵埃落定,到時箭尤在弦,就由不得他不管了!"

"可是,三十弟想沒想過,一但弄不好,西軍盡數被滅,就算咱們把趙禎趕下了皇位,那接手的也是一個爛攤子.到時,大遼南下......"

"怕什麼?"趙宗實冷聲道."你當契丹那些蠻子愛打來打去?到時,許些歲幣,大不了割些土地給他們,自會無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