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孤注一擲(16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宋現在需要大遼亂起來.

這個"亂"要有一定的規模,否則,無法趁虛而入.

而這個"亂"還要控制在一定的規模,否則,以大宋千創百孔的軍隊,還有緊巴巴的財政,很可能吃不下這塊肥肉.

由此不難看出,唐奕雖然謀劃了這麼多年,但是其中的難度,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走差一步,都有可能失控.

一處掌握不好,就可能影響全局的布置.

唐奕與趙禎說明其中利害,趙禎沉重的點點頭.

凶險!!

大宋也好,耶律洪基也好,耶律重元也罷,對于三方來說,這都是一個凶險無比的大勢之局.

看向唐奕,"西夏如何?此局走到今日這一步,西夏人絕不能再摻合進來了."

唐奕躬身道:"對于西夏,陛下倒是可以安心,李傑訛已經打開了局面,立足在夏遼邊界,聚攏了一些黨項部族.雖還不能對李祚諒正面構成威脅,但是卻已經讓其不勝其擾.這場大戲,李賊必定要缺席了."

趙禎心下一寬,可文彥博和富弼卻是面面相覷.

二人心道,李傑訛是誰?看來,唐子浩和官家還有別的布置,是他們兩個宰相都不知道啊!

更想不到的是,西夏亂象突現,原來是咱們的手筆.

正想著,趙禎又說話了,"去把狄青叫來."

李秉臣領命,急匆匆的又出去了.不多時,狄青來到福甯殿,一看文,富二人和唐大郎都在.

"參見陛下!"

趙禎虛手一托,"狄卿免禮吧!叫你來,是有一事尚需你的意見.依卿之見,我朝尚有多少可戰之兵?"

狄青一怔,問這個做甚?但不敢有疑,略一沉吟道:"不知陛下問的是......"

趙禎補充道:"馬上拉出去就能打的."

"拉出來就能打的?"

"十五萬西軍."狄青也不墨跡了."加上殿前司的神威軍."

"......"

"......"

"......"

文彥博,富弼二人聞聲,無不默然,趙禎更是胸口仿佛壓了一塊大石頭.

"我皇宋擁兵百萬,竟然只有二十萬可戰之兵了!?"

狄青一窘,"敢問陛下,是不是要對大遼用兵?"

"是!"

"何時?"

"一年之內!"

"那也就只有這二十萬了!"

狄青解釋道:"除了西軍長年守邊待戰,滿編滿伍,且老弱之兵淘汰盡出,這十五萬大軍尚可一戰."

"余者雖有百萬之眾,然陛下別忘了,我朝除了在西北,已經五十年沒打過大仗了!"

"禁軍疏于武備,兵源老弱,加之......"

後邊兒的話狄青沒往出說,加之將門空餉吃得太狠,五萬人的一個大軍,能有三萬實員就不錯了,剩下兩萬都只是兵籍上的一個名字.而那三萬之中,還不乏白發蒼蒼的"爺爺兵"!

"除了殿直的神威軍有禦前值守之務,馬虎不得,還可一戰,其他的......"

"拉去與遼人騎兵一較高下,純屬填命!"

趙禎聽完,頹然地攤在龍椅之上.

二十萬......大宋朝現在只有二十萬可用之兵!?何以保家衛國?

......

唐奕見趙禎如此,出聲勸慰,"現在不是糾結此事的時候,二十萬若運作得當,也是夠用!"

趙禎回過神來,現在確實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

"狄卿!"

"臣在!"

"朕要你在三月個之內,把西軍,神威軍調到雄州與石進勇換防,此事必須隱密,不可引得遼人注意.能不能辦到?"

"......"

狄漢臣看著趙禎,沒有馬上回答.

沉吟良久,"陛下這是要孤注一擲嗎?"

這簡直就是亡命一搏!

所有力量聚于雄州,劍指燕云.這等氣勢讓狄漢臣熱血上湧,大宋皇帝終于有血性了.

可是,這也等于放棄了西夏防禦,放棄了京師戍衛.

太冒險了!

趙禎站了起來,"大郎說的對,此一戰乃國運之戰!大宋朝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否則,不等遼夏來攻,自己就爛透了!"

"就這麼定了!"趙禎仿佛在給自己打氣."三月之內,調集所有可用之兵,劍指燕云!"

狄漢臣重重一禮,"臣,遵旨!"

待趙禎點頭應下,狄青又道:"此事了結之後,臣......請外放雄州統兵."

國運之戰,他狄漢臣怎麼可以坐在西府之中看熱鬧?戰場才是他的歸屬!

趙禎一笑,"漢臣莫急!三軍調動,各邊戍衛,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亂.西府還需漢臣掌舵,至于雄州......"

"現在你去,還為時過早.待起事之時,少不得要仰仗漢臣之能!"

狄青聞言,心中大定,這等于是趙禎把征遼之職預定給他了.

"臣,定效死力!"

趙禎大樂,"好!但有一點."

"漢臣以後可不能再做縮頭鵪鶉嘍!"

"呃......"狄青縱使挺大個歲數了,依舊窘得老臉一紅.

"臣,不敢了......"

......

唐奕一聽,心里熱乎.趙禎真的不是原來的那個趙禎了,那個守成之君趙禎早已經一去不複反了.

"那我這就去遼館,與蕭譽等人......"

"你去干嘛?"

都沒等他說完,趙禎就把他給頂了回來.

"滿朝文武皆是能事之輩,用你一個半大小子上躥下跳嗎?"

"我......"唐奕被頂得差點沒憋死.

我都二十五了,好嗎!?

不是吧你,還記著那夜的事兒呢啊!?

只聞趙禎繼續道:"老老實實回去備考,這邊不用你操心!"

看向文,富二人,"你們也是,大比圓滿之前,少去撩撥他!"

文彥博滿腦袋是汗,這話是說給他聽呢啊!

而富弼看著趙禎訓唐奕就想笑,早就傳聞,那夜大郎夜闖禁宮,把趙禎氣得扔了鞋.看來,不像是假的.

見唐奕一臉不憤,和聲安慰道:"也好,左右咱們不可能耶律重元與耶律洪基一開打就馬上介入,怎麼也得讓這二人折騰一年半載."

"時機尚早,現在大郎的首要之務還是安心備考."

唐奕無語點頭,恨恨地的偷瞄了一眼趙禎.

心道,還不如讓這老皇帝"客氣"一點兒呢,也不知這股火氣能頂到什麼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