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起叛
g,更新快,無彈窗,!

宋楷還沒說完.

"不瞞你說,凡我觀瀾學生作文,必要先查實,再閱文錄.但凡有一絲不確定之處,師父們連筆都不讓碰."

一指身邊的蘇轍,"他也寫過有關田畝的論策,可你知道嗎?為了一篇文章,他看了不下百萬字的農書舊冊,各州農報,還親自跑到京郊農戶家中住了一段,體驗農之疾苦,回來之後才敢下筆作文."

"你想見范師?豈知范師收徒,第一句教導就是:千古文章事,重于百世秋!策論文章,馬虎不得,也不是木香紙白的書房里就能寫得出來的."

那儒生聽得面紅耳赤,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所謂差距,這就是所謂差距!

"學生......受教了!"

說完,連宋楷手里的作文也不要了,調頭就走.

"四年之後,再來討教!"

得!讓宋楷說得連試都沒臉考了.

......

宋楷不以為意,心道,這樣的貢生朝廷錄取了也是浪費錢銀.大宋朝就是養了太多只會動嘴,不會干事兒的庸官,才致使官冗難去的.

"下一個!"

貢生堆里聞聲頓時走出一個年輕人,一臉堆笑地來到"宋教諭"身前.

"兄台......你就讓我進去吧!"

好吧,連文章也不遞了,省得丟人.

"小生只是進去看看,絕不叨擾諸位相公."

他是真想進去看看,觀瀾書院到底是怎麼教出這樣一幫牲口的.

"對呀......"那邊有人附和."我們就進去看看."

宋楷嘿嘿賤笑,慢搖著腦袋,"不行......"

"起碼得比得上我吧?"

"取解我可只考了一百四十七,在書院里可是倒數第一哦......"

--------

觀瀾門前設了卡,名為篩選.

可是,以儒生考教儒生,無形之中,怎麼看,怎麼像是向天下仕子宣戰.

雖說,在場的貢生們看了蘇轍的文章,再聽了二人的點評,心里是服氣的.

可是,這畢竟是少數,有更多仕子沒來過,道聽途說之下,皆是心中不平,無不想看看,這個觀瀾書院到底哪來的這般狂妄?

于是,這個卡子不但沒把貢生嚇退,反倒引來更多的儒生前來"挑戰".

觀瀾門前儼然成了一處文會擂台,吸引八方仕子前來一較高下.

......

唐奕現在可沒心思管山門下的那些個爛事兒.

因為,耶律重元來信了!

......

接到信,只看了一眼,唐奕立時心跳加速,面色朝紅.

來了!

略一遲疑,瘋了一般沖出小樓.

先到老師院中,給范仲淹看過之後,范仲淹也是一陣搖晃,險些暈厥.

"速去報于陛下!"

......

之後,唐奕急速下山,直奔開封.

一個時辰之後,唐奕站在福甯殿外等著通傳,直到此時,他依舊無法平靜.

信中說,耶律重元終于要動手了,起事之期就在冬月.上請南朝,于起事之後認可其正統之名,准許其派使駐宋!

......

趙禎此時正在殿中翻閱奏折,一聽李大官說唐奕來了,還帶著耶律重元的親筆書信,眉頭忍不住地抽抽了兩下......

"把信拿進來,人不許進來!"

好吧,趙禎還沒消氣兒,不想看見這個倒黴孩子.

李秉臣暗笑,也不多言,出去沒一會兒就拿了一封手書進來.

趙禎翻開一看,騰的就站了起來,"讓那小子快滾進來!"

李秉臣不敢有疑,忙不迭地出去叫人.心里還直打鼓,這是怎地了?剛剛不是還說不見呢嗎?

這時,身後又傳說趙禎的急吼:

"再傳文寬夫,富彥國,速速來見!"

看來,是大事!

......

唐奕進到殿中,正要行禮,"免了!"

"消息無誤!?"

唐奕回道:"華聯幽州主事劉韜親自回來送的信,當是無誤!"

趙禎緩緩點頭,若有所思......

"等文,富二人到了,再說吧......"

過了一會兒,文扒皮和富弼二人急匆匆地進來了.

也是不等見禮,趙禎已經把書信遞了過去.

二人一看,同時驚叫出聲:

"這麼快!?"

在他們的計算當中,耶律重元反叛,最大的可能是明年.

文扒皮冷靜下來,略一思量,"也說得過去,耶律重元這個時間選的極好!"

"可是......"

"哪有什麼可是!"

唐奕哪有心思讓他可是,立時分析起來:"這個時機選的確是極好!"

"一來,一進冬月,大遼依舊禮要進行冬獵,耶律洪基與五萬皮室軍皆不在大定,正好讓他趁虛而入!"

"二來,冬月之時已是隆冬,大遼北境諸地大雪封路,耶律重元起叛,各部就算想攏兵勤王,也被大雪所阻."

趙禎看向唐奕,"那你覺得,他能成事嗎?"

唐奕沉吟道:"若我們不參與,最少七成勝算!"

抬頭道:"耶律洪基聚攏兵源的速度遠沒有他叔父來的快,依咱們的情報,他手底下的皮待軍只有六萬之數."

"而耶律重元可動用的北上之兵卻有十萬,加之大定無守,他可長驅直入."

"先奪京師,控制朝政,再出重兵把正巡獵的耶律洪基堵在山里......"

"......"

"......"

眾人聽到這里,冷汗都下來了.

一但耶律洪基被堵在山里,既無糧草,也無援兵,冷餓交加之下,耶律重元都不用攻,只一個冬天,耶律洪基自敗!

見趙禎和兩位相公一臉驚駭,唐奕急忙安慰道:"陛下不用擔心."

"耶律重元來信,意在安撫我朝別背後捅刀,也有讓咱們第一時間出來發聲擁他為正朔的意思."

"只要咱們這個當世第一大國承認他的合法性,遼朝內部必定有人心虛怯戰,他也好快速地穩定各部,順利登位."

"畢竟,現在大遼不想打仗的權貴不在少數."

"但是......"唐奕話鋒一轉.

"但是,這只是耶律重元一廂情願的以為罷了."

"這個信,咱們是一定要讓耶律洪基看到的!"

趙禎點頭,這也是之前計劃之中的事情,剛剛也只是初聞之下的駭然罷了.

"那就依計行事,將消息透漏給遼廷吧."

唐奕搖頭,"現在還早了點."

"哦?"

唐奕道:"現在就泄露給耶律洪基,他必定會准備萬全.不光大定會有提防,甚至可能秘密招集自部,整兵以待!"

"如此一來,那事態必定反轉,耶律重元這邊反倒危險了."

"于大宋最有利的情況,既不是耶律重元勝,也不是耶律洪基勝,而是兩傷......"

"只有兩傷之下,咱們才能借機北進,一舉拿下燕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