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不厭其煩(為'磨針井人’飄紅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年與柳七公立碑之時,一眾觀瀾儒生狂語自賭,都說自己會是下一科的狀元.

唐奕也不輸人後,喊出了一句"我為嘉佑二年狀元".

當時,誰都沒注意到這瘋子的這句話,唯范公隱約記下.

正好去歲之末,給柳七公和南平郡王祭掃,看著柳七公的墓碑,范仲淹才依稀想起唐奕的那句話.

當時范仲淹還琢磨來著,眼看就是至和三年,官家並無改元之意,又哪來的嘉佑二年之說?

多半是自己聽錯了......

可是,至和三年眼看就要到頭兒了,官家竟真的改元"嘉佑"!

......

"夫君,在想什麼?"

正在出神之時,卻是甄金蓮一聲輕喚,把范仲淹拉了回來.這才發現,如夫人正牽著幺兒的手,站在身邊.

"呃,沒什麼."

"你們這是......"

不等甄金蓮搭話,已經十一的幺兒范純粹嘴快地嚷道:"孩兒要去找唐哥兒,君姐姐說要教孩兒功夫!"

范仲淹佯裝嗔怪,"你唐哥兒忙于備考,不許去擾他?"

"乖,等他考完了,再去煩他."

幺兒一扁嘴,心有不快,但父親大人的話還是要聽的,"哦......"

"去找別人玩去吧."

"嗯."幺兒點點頭,不情不願地出門去了.

甄金蓮目送幺兒出房,"慢點跑,別摔著."

待幺兒跑遠了,才柔聲對范仲淹道:"夫君有心事?"

范仲淹張嘴要說道說道,話到喉頭,又咽了回去.

"沒事兒,就是擔心書院諸生的舉業."

這事兒解釋不通,除非兩個可能.

一是,大郎與官家早就有溝通,知道今年會改元;

二是,那小子能掐會算,未卜先知?

不論是哪點都不能亂說,特別是第二條.大郎是要走入朝堂的,萬不可與這些精怪玄學摻合到一塊兒,于名聲無益!

------

從九月中旬開始,全宋的解試舉子逐漸向開封聚攏,一些離開封較近的州府貢生,甚至已經到了京城.

自此,開封也近入到了第四年最熱鬧,最繁榮的大比時間.

貢生們之所以來得這麼早,那是因為每到大比之年,開封必是人滿為患,來晚了,連住的地方都難找.

況且,距離會試最後這三四個月,中原精才盡聚京師,正是相互切磋,互補互進的好時機.

與往年不同,從前最受貢生歡迎的狀元樓,魁星樓,文昌樓等客棧,酒樓,今年生意卻是比往年差上很多.

各家掌櫃尤在納悶兒,怎麼街面兒上人多了,可投店的卻日見稀少呢?

一連觀察了幾天才知道,原來,進京的貢生基本上都是先到開封城里轉了個圈,得知開封解榜的情況之後,頭也不回地都跑回山去了.

對此,諸位掌櫃,店家也只得報以苦笑,守著觀瀾這個文教聖地,回山的客店,酒樓倒是占了大便宜了.

沒辦法,誰讓觀瀾那幫"土匪"考得太過逆天呢?

......

而回山,這下可就熱鬧了.

大小客棧人滿為患,青樓花館客似云來,街面兒上說是人擠人也不為過,小小的回山轉眼間就成了開封地界最熱鬧的地方.

可是,回山就那麼點兒大,酒樓,客棧又只有那麼多,怎麼可能塞得下這麼多人?

到了後來,各地貢生也不講究那麼多了,什麼青樓花館,民宿農院,只要能落腳就行,連偏僻位置的農舍都沒放過.高價租下來,只為離觀瀾書院近些,方便登門切磋.

而觀瀾自然也得不著消停,從九月中開始,拜山登門的貼子收都收不過來.不是想一睹范師,杜師等名儒風采的,就是想借觀瀾之名自抬身價的.

打的是切磋文章之名,行的卻是比較高下之實.

對此,不但范仲淹煩,觀瀾的儒生也煩.

說句不好聽的,烏泱泱這麼多來拜會的儒生,有幾個是有真本事值得一會的?絕大多數都是沽名釣譽之徒.

可是,不見還不行,觀瀾現在是天下書院楷模,不見就是清高,就是吝才,傳出去與觀瀾名聲無益.

可是......見?哪見得過來?

光排隊遞貼子的,就能從山門排到碼頭,總不能把時間都花在這種無用之事上吧?

......

此時,山門之前.

蘇小軾抬起有點發酸的胳膊,又接過一張拜貼,一邊膩歪地翻開,一邊對身邊的曾鞏,章惇等人道:

"不行了,我特麼要吐了,老子甯可沖十趟碼頭!"

章惇苦笑接道:"誰讓你考了第二?"

蘇軾心說,早知道我就考個倒數了,像宋為庸他們那樣多省心.

"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啊?"

"要不......咱們排班吧?"

眾人一怔,"怎麼個排法?"

"一天兩人,坐于山門前接待天下儒生.先過一遍篩子,差不多再往山上放."

大伙兒一聽,眼前不由一亮.也是哈,兩人一班,觀瀾這麼多儒生,最多輪兩次也就差不多到考期了,遭罪也只是兩天的事兒.

"行!"

曾鞏望著山門前都看不到頭兒的長隊,最後拍板兒.他是主要受害者,解試第三,來討教,切磋的數都數不過來,弄得他這幾天是什麼正事兒都沒干.

"那就這麼定了."

"把人都叫出來,現在就排!"

說干就干,在山門前的幾個人也都停了手,蘇軾一溜小跑地上山叫人去了.

外面的貢生還在奇怪,這是怎麼了?怎麼還不接貼子了?

"等著,等著!"章惇舔著個大黑臉,向山下嚷嚷開了.

"不急遞貼子,等咱們排好了座次再說.到時有專人考教才學,能者得過,失者請回!!"

下面有儒生不干了,嚷道:"晚生是來拜會范公的,憑什麼要受爾等考教?"

章悸眼睛一立,"瞅把你能的?還想見范師?你先過老子我這關吧!"

"你......"

好吧,說話那儒生想頂章惇兩句,但見對面這位膀大腰圓的,凶神惡煞一般,一副隨時要動手不動口的樣子,儒生琢磨著,還是算了,容易挨揍......

邊上也有人勸阻,"如此也好,何必較真?倒讓這幫土匪看看,誰才是真才實學!"

"對!"另一人搭腔.

"小生不才,幸取均州解元.還就不信了,比不過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