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探報(為"磨針井人"飄紅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朝臣們本想著大鬧一場,可是趙禎這麼痛快地就罰了唐奕,卻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而且,這個一擼到底,已經是文臣之中最重的處罰了,你再鬧就說不過去.

下了早朝,賈子明才反過味兒來......

這就完事兒了?

特麼好像罰了,跟沒罰一樣啊?

看似挺重,可是別頭試已經考完了,有沒有官對唐子浩來說,沒用了.

而等這瘋子中了進士又要重起爐灶另起火,又能當官兒了!

......

極其郁悶地回到府上,卻有汝南王府的下人來報,讓他過府一聚.

老賈不禁皺眉,與那幾兄弟說過多次,此為非常時期,盡量少往來,這又是干什麼?

但是,思量再三,老賈還是不去不行.

當初,趙允讓臨終托孤,把那一家老小交于他手中,他不能不管!

......

換下朝服,讓下人抬了一頂小驕出府,依舊是先走相國寺,出後門,由窄巷入汝南王府.

......

"見過亞父!"

趙宗實,趙宗懿一見賈昌朝,禮貌性地見了禮.

老賈不敢托大,還禮道:"不知,小王爺,世子急召老夫前來何事?"

趙宗懿一讓,"亞父里面請,我們坐下細說."

進到屋中,賈昌朝剛坐下,趙宗實就急道:"今日得了幾方消息,請亞父過來看看,可還有用?"

老賈一皺眉,這幾兄弟還是沒聽他的.

"老夫多一句嘴,上次試探未成,不但是惹得坊間對王府的諸多非議,而且唐子浩與一眾將門也都緊盯咱們.此時不宜再暴露暗樁.世子怎可......"

"哎~!"趙宗實不以為意."亞父且先聽聽再說!"

"唉,好吧,世子慢說."

趙宗實來了興致,"昨日殿前司王守忠親自出馬,帶人秘密將開封府主薄韓曲,禮部郎中董平書,禮部貢院案查使范純仁等三人幽禁于大理寺內衙!"

賈昌朝一怔,"這三個人?"

"對!"趙宗實激動道."無緣無故,無罪無狀,莫名收押!"

"這三人有什麼關聯嗎?"

"這三人除了董平書與范純仁同是同屬供職,平時再無往來,除了......"

"除了什麼?"

"除了此次開封取解,韓曲是錄試官,董平書與范純仁是複卷官."

此時,賈昌朝眉頭擰到了一起,這還真有點意思了,難道是考場上出了什麼事兒?

趙宗實又道:"而且,三人被收押的時間也極其微妙.是包希仁入宮解釋取解之事之後即刻就被控制的,那韓曲更是連皇宮都沒出,就被拿下!"

"......"

"亞父再想,這邊包希仁進宮,那邊三人被扣,之後......"

賈昌朝抬起頭,"之後就是唐瘋子夜闖皇宮!!"

"正是!"

......

老賈沉吟了起來.要說這三件事沒有任何關系,只是巧合......那也太巧了吧?

可是,有什麼關系呢?

"世子是想一探究竟?"

"正是!"趙宗實道."這其中肯定有趙禎不願為人知的秘密,值得一探!"

賈昌朝一歎,雖也想知道其中奧妙,但是......

"那世子想過沒有,知道又能如何?"

"呃......"趙宗實窘道."總好過兩眼一摸黑吧?"

"老夫不建議妄動!"賈昌朝道."老夫還是那句話,近兩年不論朝中文,富等人,還是唐子浩與曹潘幾家,行事極為反常."

"文寬夫甯可舉步為艱,也要背下宋遼大道與通濟渠的尾款.世子想過沒有,唐子浩那麼龐大的資金都去哪兒了?"

"老夫料定,其中必有大動作!在未明真相之前,世子還要沉得住氣才是."

趙宗實面色立時垮了下來,"亞父又是這句,到底等到何時才算到頭呢?"

"唉,世子要沉得住氣啊......"

趙宗實不說話了,把頭歪向一邊.

趙宗懿則出聲道:"其實亞父不必太過緊張.不瞞亞父,被收押的人中,正好那個董平書曾經就是咱們的人.只要疏通大理寺,與那個董平書接上線.就不難問出症節所在."

賈昌朝聞言也有些動心,但是多年與唐子浩爭斗,又在朝數十年的經曆告訴他,不可妄動.

"老夫還是不同意你們妄動."

"唉!"趙宗實一歎,這個賈昌朝已經被唐瘋子嚇破膽了,也不知道當年父親臨終所托是不是正確.

"那,我等再等等吧."

老賈點頭,"小王爺與世子可還有別的事情?"

"沒了......"

"那老夫告退."

......

送走賈昌朝,趙宗實陰著臉道:"這老匹夫難成大事,不如早些舍棄!"

趙宗懿橫了十三弟一眼,"莫要如此涼薄!這些年,賈子明雖辦事不利,但對我們汝南王一家,還是夠忠的."

"我,我也不是那個意思......"

趙宗實轉移話題道:"怎麼辦?聽他的?還是我們自己先查?"

趙宗懿沉吟半晌,"趙禎不會無辜將人幽禁,其中定有緣由.我們先查!"

--------

進到九月,天氣日涼.

解考之風也暫且緩了下來,所有得中的儒生皆在做最後的蓄力,來年開春的春闈那才是見真本事的時候.

觀瀾儒生都憋著勁想要再接再勵,再把會試大榜屠他個血流成河.當然,要是把唐子浩壓下去就更好了.

而觀瀾之外的儒生則也憋著勁兒,想在會試之中一改解試的頹勢,不能讓那幫土匪再得了便宜.

九月初九,重陽一過.

許是趙禎覺得至和三年諸事不利,先是大病一場,又是開封大水,之後取解,還出來一個"女解元",最後還讓唐奕氣了個不輕.

這一年夠倒黴的,所以,趙禎又想換年號了.

傳旨天下,改元嘉佑.謂上天的降福,保佑之意.

至和三年,順理成章也就成了嘉佑元年.

按說這都不算是事兒了,老趙家有點什麼事兒就改年號,勤著呢.遠的不說,單慶曆八年之後到現在,只八年時間,這已經是第三個年號了.而且,嘉佑也比至和好聽些.

但是,改元的聖令傳到回山.

范仲淹聽後,卻是呆愣了好長時間.

嘉佑?真的是嘉佑?那明年豈不就正好是......

嘉佑二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