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承諾(14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一搖三晃地在夜色中的皇城中穿行,仿佛這就是觀瀾後院兒,說不出的愜意.

左邊的福康看著他,小眉頭都擰到了一塊兒,真不知道這呆子怎麼想的,非到把父皇氣得七竅生煙不可,也不怕父皇一生氣,退了婚......

而右邊的李秉臣則是恨不得給這小混蛋兩腳.惹得龍顏大怒,他這還跟沒事兒人一般,可惜上了年紀......踹不動嘍.

"大郎,心里舒坦了?"

唐奕點著頭,"啊,舒坦了啊!"

李大官一翻白眼,"那陛下可是不舒坦了."

"安啦,他老人家比我還舒坦呢!"

"你!!"李大官哭笑不得地指著唐奕,這混小子端是氣人.

看破不說破,這才是為臣之道,怎麼嘴上就沒個把門兒的?

抄著手與唐奕並行.

"其實,剛剛陛下沒有睡下,就是在等你."

"哦?"

"陛下要看看,你還是不是原來那個敢瘋敢鬧敢說的唐子浩."

唐奕咧嘴一笑,看向福康,"怎麼樣?我說沒事兒的吧?"

福康無語,再怎麼著也不能跑到父皇那兒去發瘋啊......

李秉臣看不得唐奕那個得瑟的樣子,話鋒一轉,"你要理解陛下,他是皇帝,難免要想的多些.以後遇到這種事,多替陛下想想."

唐奕漸漸斂去笑意,"正是因為他是陛下,我才不能理解啊!"

"......"

唐奕看向李秉臣,"奕知道,這些年,大官在陛下面前替我說了很多好話."

李秉臣不接,也不拒,等著唐奕的下文.

"但是,這件事上,我是無法體諒了."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兒?那是皇帝,還非得按著你的套路來?"

唐奕回道:"奕不是任性,實在是前路坎坷,容不得半點懷疑."

停下腳步,面向李秉臣,月光映襯之下,唐奕面容堅毅,沒有一絲動搖.

"大官當知,這十年籌謀,卻連個開端都算不上.今後,不論這諾大的大宋朝動了哪里,改了哪一條,都是十萬凶險,困難重重.若陛下與奕之間生出嫌隙,那麼......"

"唉!"李秉臣一歎."咱家明白......"

唐奕頓了一下,誠然道:"不瞞大官,奕今天此來的路上已經想好了,若是不能與陛下把話說開,那麼我甯可今夜就死在宮里,也不要將來一敗塗地之時,落得牽連千眾,人頭滾滾!"

"不要說死......"福康下意識地拉住唐奕的衣角."好端端的,什麼要生要死?"

李秉臣驚駭地看著唐奕,他哪來的這份決然?

轉而又釋然,也只有這樣不顧一切的瘋子,才撼得動大宋那沉積了近百年的痼疾吧?

"咱家歲數大了,幫不上你們年輕人什麼."李秉臣看向前方."但是,咱家在官家那里還是能說得上話的."

唐奕聞聲,高揖緩落,"謝過大官了!"

在這大內之中,要說誰最了解趙禎,最能在趙禎面上說得上話,不是與趙禎有二十多年夫妻之名的曹皇後,而是這位跟了趙禎一輩子的老太監.

他的承諾,當真是重于千斤!

----------

福康與李秉臣把唐奕送出宮城,目送他出了宣德門.

而一直守在城頭的王守忠,則是看怪物一般看著唐奕.

這瘋子也是沒誰了,能讓皇帝說出"你是皇帝?我是皇帝?"這樣的狠話,還能站著從宮里走出來.

別說大宋朝,可著幾千年曆史數下來,好像也沒聽過有這麼一號牛人.

......

出了皇城,只見月色之下,兩個人影正眼巴巴地等著他,正是曹佾和冷香奴.

一見他出來了,曹佾立時豎起一個大拇指:

"你狠!!"

唐奕心情大好,"你怎麼還在這兒?"

曹佾撇嘴,萬一你讓陛下咔嚓了,總得有個收尸的吧?"

"滾蛋!!!"唐奕笑罵."趕緊回去吧."

曹佾一挑眉,"那你呢?"

"我?我回觀瀾唄."

曹佾直搖頭,心說,你能再無恥點嗎?騙鬼呢?城門早就關了,你往哪兒走?

看了一眼冷香奴,也不說破.

"那我可走了啊?"說完,再不理這二人,悠哉離去.

剩下唐奕和冷香奴.

冷香奴還有些慌亂,"那奴奴也告辭了......"

唐奕瞪了她一眼,"你走了,我明天怎麼回觀瀾?"

還用著她的船呢.

"可......"

"可什麼可?"唐奕瞪眼道."跟我走吧,咱倆今晚找個地方對付一晚."

冷香奴面頰一下就紅了,"我不......"

"嘿~!"唐奕立時一臉邪笑."你主子不就是派你來使美人計的嗎?怎麼?小爺都將計就計了,你還扭捏什麼?"

"我......我就不!"

唐奕要是花前月下,千里共嬋娟之類的說點風雅酸調,冷香奴可能就半推半就地從了他,可......

可從他嘴里出來的話,怎麼就那麼像買賣呢?

"少臭美,誰要對你使美人計了."

唐奕立時板起臉色,"乖,不然小爺可要用霸王計了."

冷香奴更亂,"你......你不會!"

唐奕邪笑著欲往她身上貼,"你可以試試啊!"

"......"

見她就差沒拔腿就跑了,唐奕哈哈大樂,不再逗她.

"放心吧,就算你往上貼,爺還不敢要呢!萬一半夜給咱一刀,那得多吃虧."

冷香奴恨恨道:"你知道就好!"

唐奕暗暗搖頭,抬腿就走.

"跟上,不然明天你得走路回回山."

"......"

冷香奴暗罵:這個土匪!

心里罵著,可是腿上卻不聽使喚,乖乖地跟著唐奕走了.

......

這一夜,唐奕住的是桃花庵.

現在,董惜琴那里生意正好,幾乎所有姐妹都在那邊幫忙,桃花庵里就只留了兩個年歲大的婆子照顧日常.

這里儼然已經成了唐奕的行宅,有的是地方住,冷香奴自然也不用擔心唐奕要她兌現什麼美人計.

......

------

一夜無話.

第二天,唐奕回了觀瀾,可是朝上卻炸開了鍋.

夜叫宮門哪那麼容易了事?

一個早朝,讓趙禎解釋唐奕一個外臣為何可在宮城隨意出入,彈劾唐奕目無宗法,甚至是禍亂宮闈的參奏就有一大堆.

趙禎這回雖然沒有明說唐奕為什麼進宮,但也沒過分袒護于他.

于是,唐奕被一擼到底,直接把官兒給免了......

唐奕得知之後,氣得嘴都歪了.

這老頭兒還記仇!?這就是赤果果的報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