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家暴(1200票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趙禎看了唐奕良久,言語也冷了下來.

"本來不應該給你開門,起碼要晾你一夜.越來越沒個樣子,發瘋都發到朕的頭上來了."

唐奕則道:"若是陛下不給我開門,或者派人罵我一頓,臣心里可能還好受一些."

"......"

這話噎得趙禎滿臉通紅,半天也說不出一句.

"唉......"

"本來還想,在寢宮見你,暗示你我並非君臣,而是長輩見後輩,想寬寬你的心."

"如此看來,此番也是過于刻意了."

......

在前殿見唐奕,還是後殿見唐奕,或者是今晚見與不見,又或者蘇小妹泄密一事,是趙禎自己處理,還是讓唐奕來處理......

其實性質都是一樣的.

說白了,就是唐奕長大了,馬上就要真正走入朝堂,趙禎對待他的方式變了,從對一個晚輩毫無顧忌,到對一個臣子開始給他留面子了.

可是,唐奕最不想要的,可能就是這個面子......

"陛下不應該與臣客氣......"

唐奕到什麼時候都還是那個唐奕,即使面前的是皇帝,有些話他該說,還是要說.

趙禎道:"你大了,該留的情面,還是要留的."

唐奕搖頭道:"這不是面子,這是顧忌!"

"陛下應當知道,臣要是有所遲疑,絕不會冒著帝王猜忌走到今天這一步."

"而陛下要是以前就顧忌面子,也不會容忍臣走到天今這一步!"

......

余光瞄見趙禎抿著嘴不說話.

唐奕所性就一口氣說完,圖個痛快了.

"陛下很清楚,臣以前干了什麼,臣將來要干什麼!"

"陛下更清楚,臣要干的事情,沒有您的無條件支持,是無論如何也干不成的!"

"陛下還應該清楚,如果陛下對臣有了猜忌,那臣離死也就不遠了!!"

趙禎面紅耳赤,實在聽不下去了,苦聲道:"朕只是顧忌一下你的面子,怎麼就成猜忌了?"

"那也不行!!"

唐奕一嘴把趙禎頂了回去.

"您是見慣了人情罔顧的一國之君,當比臣清還楚,這份'客氣’要不得!"

"如果任由發展,最後會變成什麼?臣不想有那麼一天!"

"因為,即使皇宋威臨天下,然這份成果的代價卻是這般,臣會失望......"

"會覺得枉費一生!"

趙禎覺得腦瓜仁兒疼,攤手道:"那你想怎樣?當著群臣臭罵你一頓,又或是把蘇小妹殺了?你就舒坦了?"

"那也比客氣強!"唐奕梗著脖子和趙禎對上了."這里面有親疏之別!最起碼,陛下不應該認為,此事處理不當,會讓臣疏遠."

趙禎這個氣啊!我就一時腦袋一熱,想得多了那麼一點,你至于嗎?

一股火兒壓不住地往上躥,"你不要面子,朕要!"

"你個小混蛋不要臉,朕還要臉!"

越看唐奕越來氣,跳下龍床指著唐奕的鼻子大罵,"沒大沒小,還教訓起朕來了?"

"我是皇帝?你是皇帝?"

"有你這麼跟皇帝說話的嗎?"

......

一幫嬪妃,帝姬站在福甯殿外都能聽見趙禎的咆哮,心說,這是怎地了?有話不能好好說嘛?怎麼還罵起來了?說話還這麼重做甚?

......

里面趙禎不解氣,繼續大罵:

"你這是來認錯的嗎?倒像是朕給了你多大委屈,來興師問罪的!"

"怎地?你還想治朕一個"客氣"之罪不成!?"

唐奕嘟囔道:"本來也不是來認錯的......"

"......"

"滾!!"趙禎咆哮著,徹底怒了.

"滾,滾,滾!"

一連三個滾,哄蒼蠅似的罵道:"少來氣我,朕還想多活幾年!"

"有話好好說唄,罵什麼人?"

"嘿~!"趙禎胡子都氣歪了."你還有理了?"

"你滾不滾?"說著話,四下掃看,最後拎起一只鞋,真像一副老子教訓兒子的架勢,作勢就要打.

"滾滾......"唐奕躲著.

"滾還不行嗎?"

悻悻然地往外走,正撞見不明真相,跑進來"拉架"的李秉承,曹皇後等人.

"哎呦!"曹皇後一聲哀嚎."這怎麼還動上手了?"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她進宮二十多年,見過皇帝和臣子吵得不可開交,見過皇帝讓臣子氣得說不出話,可就沒見過皇帝拎只鞋要打人的.

而唐奕就坡下驢,偷瞄了一眼趙禎,對曹皇後等人咧著嘴道:"快勸勸吧,都失去理智了......"

"噗......"

曹皇後哭笑不得地看著這個小瘋子,恨不得也扇他兩巴掌.

有你這麼說官家的嗎?

......

唐奕也知道嘴欠了,立時溜之大吉,逃似的出了後殿.

李秉臣把趙禎手里的鞋接過來,幫他穿上.好吧,大宋皇帝現在還光著腳呢......

"那小子就那個瘋癲樣子,陛下何必和他一般見識?"

趙禎指著殿門,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他還當我是皇帝嗎?他還當我是皇帝嗎?"

李秉臣倚老賣老,訕笑道:"您不也沒當他是臣子嘛?"

"......"

見趙禎神情略緩,李大官趁機又道:"天色不早,是不是讓唐子浩在宮里住下,省著來了又走,讓朝臣詬病."

趙禎眼睛一立,"留什麼留?他一個外臣在宮里住下算怎麼回事兒?"

"滾!不是能作嗎?給朕滾遠點作!"

曹皇後扶著趙禎坐下,"瞅瞅這氣生的,都是一家人,哪來那麼大的氣性?"

趙禎火還沒撒完,登時就沖曹皇後去了,"都是你們慣的,在外面發瘋也就算了,撒野都撒到朕的頭上來了!"

曹皇後一陣尷尬,怎麼成我們慣的了?

不想,殿外伸出一個腦袋,"可不關皇後娘娘的事哈,慣也是您慣的......"

嗖~~!

卻是一只鞋,奔著那腦袋就飛了過去.

"滾!!!!"

......

後殿里靜了半天,確認那倒黴孩子已經跑了,曹皇後才敢出聲兒:"這回真'滾’了."

"噗......"

卻是趙禎怒極而笑,哭笑不得地抱怨:"真的倒了大黴,怎麼攤上這麼個活寶!"

曹皇後,張貴妃等人想笑,卻又怕落了趙禎的面子,只得心道:

還不是您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