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皇帝的寢宮
g,更新快,無彈窗,!

開宮門,並不是那麼簡單.

王守忠得了聖令,親自去宣德門外把唐奕接進來.然後一過陪伴,連過七道宮門,七個關卡,才來到禁宮內苑.

這時,整個後宮都被驚動.

曹皇後,張貴妃,苗貴妃讓宮人一打聽,說是唐子浩深夜進宮,都以為是出了大事兒,哪還有心思睡覺,全都起來聚攏到福甯殿前.

而福康聽說唐奕來了,也是不放心,硬要來看看.

唐奕來到福甯殿前,先是看到了福康,微微點頭,也不知道夜幕掩映之下,她看沒看見.又越過一眾嬪妃,直接准備進殿.

心里憋著事兒,哪有心思和曹皇後等人說話?

但是,李秉臣擋在殿門正中,顯然不想他這麼容易就進去,也不先開口,就那麼冷眼看著他.

對于這位老大官,唐奕還是尊敬的,躬身行禮.

"見過李大官!"

"記得十年前,頭一回見你是在回山,張嘴就是'萬歲’,一副瘋瘋顛顛的孩子相."

唐奕一窘,"讓李大官見笑了."

李秉臣不吃他那一套,"可是,十年過去了,大郎也是二十有四了吧?"

"二十五......"

"怎麼還是那副瘋顛不改?"

"......"唐奕憋得夠嗆,不說話.

"唉......"李秉臣歎道."真是個一點不吃虧的小東西.怎地?陛下慢怠于你了?要半夜來宮里鬧?"

唐奕還是不出聲.

曹皇後在後面聽得心驚肉跳,怎麼的?唐大郎和陛下還鬧上別扭了?

上前一步,"這孩子不懂事,總也長不大,大官還要多勸勸陛下,別和他一般見識."

"是啊,是啊!"張貴妃和苗貴妃也都在旁幫腔.

福康更是急得手心見汗,怎麼唐大郎還和父皇鬧起來了......

李秉臣見狀,向曹皇後等人施了一禮,陪笑道:"幾位娘娘放心,陛下寬仁,自不會與這小瘋子生氣."

說著,讓出門前,"進去吧,陛下在寢宮等你."

唐奕一怔,"寢宮?"

卻聞李秉臣又道:"你也要體晾陛下......"後面半句李大官還是沒說出口.

他想說..他畢竟是皇帝.

不再與唐奕說話,下了台階,好生安撫幾位娘娘,勸她們回去.

......

唐奕行到殿中,見前殿和一側的書房果然空無一人,只得徑直朝後殿走去.

這些年,唐奕來過無數次福甯殿,但是官家就寢之所的後殿,卻是一次也沒去過.

之前沒事兒的時候還想過,見過皇帝的龍椅是什麼樣兒,見過皇帝辦公的龍案是什麼樣兒,還真沒見過龍床是什麼樣......

看來,今天是能開開眼了.

可是,唐奕注定要失望了.

剛一進後殿,唐奕就愣住了.

這是......這是趙禎的寢宮?真特麼委屈了"寢宮"二字.

只見不大的後殿之中,一衣櫃,一鏡台,一帽架,一書桌......

余者再無它物!

家什用度,顯有金玉裝飾,四壁更是空空如野,除了書桌上方掛著一幅字掩蓋了幾分素氣.

可細看之下,還是趙禎自己親手所書,並非什麼名家墨寶.

乃是出自《孟子.梁惠王上篇》的一句話--仁,者,無,敵!

而整個後殿最值錢的,可能就是那張四菱龍圍大床.

而這張睡著天下之主的龍床,也是漆光黯淡,頗為陳舊,顯然是用了多年,連翻新都沒有翻過了.

這就是皇帝的寢宮?唐奕若不是親眼所見,說什麼也不會相信.

別說和別的皇帝去比了,就趙禎這屋里的條件,連大宋一個中等官員的家裝都比不上.

這樣一個一國之主,手下官員薪俸動輒就是千萬計數,每逢災年必是慷慨捐出私庫銀錢的一國之主,私寢之所竟是這般簡陋,讓唐奕怎能不驚?

連帶著,本來還一肚子的怨氣也不由消了幾分.

"來了......"

趙禎坐在圍床上沒起來,輕聲算是招呼了一句.

唐奕悶氣行禮,"參見陛下......"

"這麼晚,是為了考卷的事?"

"是......"

趙禎點點頭,"不是讓你自己處理嗎?"

唐奕氣悶道:"事關國重機要,這事臣處理不了."

"也好."

趙禎笑了,"那就朕來處理,先幽禁起來吧."

"......"

"陛下還是別幽禁了......"

"哦?"趙禎哭笑不得道."朕要處理,你又不干.讓你處理,你還推脫,這不是為難朕嗎?"

唐奕不服氣地嘟囔,"兩碼子事兒......"

趙禎無語搖頭,聽見也當沒聽見.

看來,這小子還是極為敏感的,真的往那方面想了.

唐奕的意思很明白,症節不在如何處理,症節在趙禎的態度.

"朕還沒問你,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如此不小心?"

"臣知罪!"

"呵,認的倒快!那你倒說說,所犯何罪?"

唐奕略一沉吟,"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凡事不密則成害."

"臣大意失密......"

"停,停!"趙禎聽不下去,擺手止住他的話.

"什麼亂七八遭的,失身?失什麼身?你怕朕會為了這事兒殺你?"

唐奕不接,照著這個態勢發展下去,還真說不准.

趙禎也有些尷尬,怎麼說弄到這個地步也是他心念一動的結果.轉移話題道:

"那這個梁山伯到底是什麼來頭?你為什麼要告訴他這件事?"

唐奕苦道:"我沒告訴她,她自己猜出來的."

"猜?"趙禎更是奇怪."朕去觀瀾多次,怎麼沒聽說有這麼一個聰明絕頂的學生?"

唐奕更是無語,"陛下見過的......"

"見過?誰啊?"

"蘇明允的小女兒,蘇小妹."

"噗!!"趙禎瞪著眼珠子,一下就僵住了.

"就是,就是那個,和福康,福琳整天泡在一塊兒的那個小丫頭......"

唐奕尷尬地點點頭.

借機道:"您別誤會,事先沒人知道她混進了考場."

趙禎則是越想越樂.

"這下笑話大了,那小丫頭倒是把天下仕子都比下去了."

笑了一陣,趙禎終于收起表情.

本來,今天唐奕來,還有他開宮門,與這個蘇小妹,還是梁山伯的關系都不大.

君臣之間,需要的是一場真正的對話,想躲是躲不過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