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夜來
g,更新快,無彈窗,!

上來先推書《大唐風華路》

作者家中最近遇到了些難事,又讓黑子噴得體無完膚,以致無心寫作,甚至要放棄很好的推薦機會.

大家喜歡唐史的可以去看看,不喜歡也沒關系,點個收藏,書評幫蒼山留言鼓勵一下也好.

我也是從困境中過來的,知道這種無形的力量有多珍貴,拜謝了.

這里也想對"山下"說:

磨難這個東西,近看,是苦;遠看,是福.

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原地等一等,山還在那里;向前邁一步,那"一步"就叫成長.

一路珍重!

《大唐風華路》,等那座山跨過去了,走遠了,回頭再看,必定是一路盡是春光,滿眼風華.

--------

"砸開??"

曹佾突然覺得,這些年和唐奕一起練出來的大心髒,好像還是有點兒不夠用,這孫子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著曹國舅的認知.

特麼宮門是你說叫,就能叫得開的嗎?

大宋朝的宮城,天黑落鎖,外邊的人不准入,里面的人也別想出.

這是祖上立下的規矩!

就算你是皇帝的親爹,親兄弟,親兒子,也別想進去.誰知道進去人之後,是不是又一出"斧聲燭影"?

多了不說,慶曆七年正月那場侍衛叛亂,整個尚藥局差點沒讓一把火燒沒了,刺客都沖到了內宮里面,這是多大的事兒?

可照樣外面的人只能眼瞅著皇城火光沖天,被宮門隔絕在外,干著急.第二天開門之後,才知道宮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唐奕想把宮門叫開?祖上可顯有夜啟宮門的先例,而且,每次夜門大開都是大事,他這又是發的什麼瘋?

曹佾都快哭出聲兒了,"祖宗啊,你可輕點作吧!"

"這可不是去汝南王府鬧一鬧的問題,那是大內!你還想跑到官家那兒發瘋去不成?"

唐奕不說話,目無焦距地望著前方,他還真就是去發瘋的.

"公子......"

不知為何,冷香奴也忍不住驚聲叫他.夜闖宮門,這可真不是小事兒.

......

唐奕仿佛沒有聽見,頭也不回地沖出桃林,穿過汴河大街,直奔皇宮而去!

他當然知道不是小事.但是,他拼搏了十年,君臣之間無間相處了十年,眼看著大事將啟,鴻圖即展,最最基礎的根基卻要出現裂痕......

這是唐奕無法接受的.

在他心里,這才是最大的大事!!

為了這個,別說是去叫門,殺進去的心唐奕都有.

--------

已經入秋,夜涼日甚.

趙禎洗漱完畢,披著一件棉袍坐在寢宮的床榻邊上發呆.

"陛下......"李秉臣輕聲喚他.

"早點歇息吧......"

正月一場大病,讓宮中上下都緊張起來.這大半年,趙禎也是盡量調養,每日天剛暗下來就早早休息,今天已經算是晚了的.

趙禎回過神來,有些怔怔地看向李秉臣,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秉臣,朕是不是老了......"

李大官附和,"陛下還年輕,奴婢才真的是老了."

他不提趙禎倒還不在意,李秉承已經七十多歲了.

"咱們都老了......"

又繼續不著邊際地道:

"那小子十年前進京的時候,還是個娃娃,一晃十年就這麼過去了,娃娃已經長成大人了......"

"大人了......不能再當一個孩子看了......"

李秉臣本不想多說,可是聽聞趙禎發出這樣的感歎,有些不忍:"陛下心里明明不是這麼想的,又何必......"

"哦?"趙禎一挑眉頭."那你說朕是怎麼想的?"

李秉臣一愣,陪笑道:"陛下說笑了,奴婢當然猜不透陛下心里想什麼,只是......"

"只是奴婢知道,陛下對大郎還沒到那一步......"

趙禎笑罵:"老滑頭!讓你說你就說!"

李秉臣這回笑出了聲,邊笑邊道:

"其實,陛下心里清楚得很,十年確實不短,諸般人,事,也皆有變.但開封城里,唯一沒變過的,可能就是那小子了......"

趙禎點點頭,又搖搖頭.

"是啊,十年,唐子浩還是唐子浩......"

說到這里,面容有些悲淒,"可能是朕真的老了吧!"

"陛下......"

李秉臣想寬慰幾句,卻被趙禎攔下.

"朕明白你的意思,朕也從來沒擔心過唐大郎身懷二心."

"那您......"

趙禎抬起頭:

"我相信唐奕,從未有疑."

"但是,朕老了......"

"朕壓得住這條孽龍,可朕的兒子呢!?"

"他與朕沒有二心,可別人呢?"

"......"

李秉臣一時無言,而趙禎說出這句話之後,也有點反悔.

其實,他之前說的那句,"十年了,唐奕長大了",也完全是在給自己打氣.

他心里有一個聲音一直告訴自己,唐子浩不是那樣的人,可他畢竟是皇帝,只要在這個位子上一天,就不得不考慮這些.

"秉臣,朕是不是......"

"想多了?"

李秉臣有些不忍心,"陛下有所顧忌也屬正常......"

......

"臣,王守忠請見!"

殿外突兀地傳來殿前司王守忠的聲音.

李大官眉頭一皺,王守忠這個時候來求見,難道出事兒了?

趙禎也站了起來,"讓他進來"

待王守忠進來,立時躬身不起,"深夜叨擾陛下,臣有罪."

趙禎和藹笑道:"什麼深夜,這不剛黑天嗎?說吧,何事?"

"呃......"王守忠有點卡殼."這個......"

"唐子浩在宮外......求見!"

李秉臣一怔,"求見?這都什麼時辰了,這小混蛋又發的什麼瘋?"

趙禎卻是沉默良久,隨即......

笑了.

也許,今天到這個時辰還沒睡下,等的就是唐奕來叫門吧......

"傳朕旨意,開宮門!"

"宣唐子浩,福甯殿覲見!"

......

王守忠汗都下來了,這一君一臣鬧的是哪一出啊?

他是沒招兒了,不來傳個話,唐奕就站在宮外不走,這才壯著膽子來傳話.

本來已經做好了和唐奕一起挨罵的准備,可哪成想,唐奕瘋,官家竟也和他一起瘋.

這要是開了門,明天朝上還不得炸窩?

"要不......要不陛下再思量一番?"

"臣觀唐子浩好像也並無大事......"

趙禎朗聲道:"不必多言,開城吧!"

"臣......遵旨!"

好吧,王守忠只能當這對君臣都瘋了.

他下去之後,李秉臣則道:"陛下真要見他?"

趙禎大笑,"老滑頭!再來裝傻,朕把你打發出宮去養老,再不用你這老大監伺候!"

李秉臣抿嘴輕笑,"陛下慧眼如炬,奴婢可不敢.奴婢還要趁著挪得動,多伺候陛下幾年呢."

眼見趙禎起身,要去外殿等著唐奕,李秉臣假裝沒領悟聖意.

"那依陛下之意,是在外殿接見,還是在寢宮?"

"嗯?"

趙禎一怔,略一思量,"也好,讓他直接來這里見朕吧."

李秉臣喜道:"奴婢遵旨,奴婢這就去迎迎那小子,省得來了說出什麼胡話,惹陛下煩心."

"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