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到底是誰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庠心里這個美呀,以前他那個"坑爹"兒子放在觀瀾書院里,回回墊底兒,他還不覺得.

可是,這一參加解試,放到整個開封府的考生里面一比.....

那優越感,一下子就出來了.

此時,宋狀元手里拿的正是自己兒子的考卷,嘴都咧到了耳朵根子,湊到吳奎面前.

"來,看看這張!"

吳奎還在震驚之中,萬沒想到,觀瀾的學生這般厲害.

接過考卷一看,宋楷?白了宋公序一眼,原來是上我這兒來顯擺的.

翻開一看,經義不紮實,詩賦平平,感覺這水平包拯給他定了個147名,完全就是看宋公序的面子.

可是,再看策論,吳奎服氣了.

《論三司財稅統籌方》......

好吧,又是一篇大策,大論!

現在,他又不覺得包拯是徇私了,因為這篇文章確實出彩,可進前五十.宋楷能排147,完全是文章拉高了名次.

宋庠看吳奎表情變幻,更是得意,有什麼比自家兒子長臉更讓當老子開懷的?

"犬子拙劣,這狗屁文章,當是入不了長文的法眼的."

吳奎更是吃味,瞅把你得瑟的,顯擺什麼啊?不就......

好吧,吳長文家里也有兩個不省心的混蛋小子.

宋公序家的二世祖都開竅了,怎麼自己家的那兩個還是那麼不爭氣呢?

老吳頭兒琢磨著,是不是也把他們送到觀瀾去管兩年......

他與范仲淹是沒什麼大過節的,范希文當不會拒絕.

"吳相公,再看看這個."

這時,包拯又遞過來一份考卷.

這回吳奎直接翻到那面的策論,前面卻是看都不看了.

《言朝議思弊書》.

嚯,比前邊人題目起的更大.之前的都是實政方面的建議,論述,這位更牛,直接說朝政之弊了.

......

"嬴秦震矜厥勳,勒泰山,镵鄒嶧,剟之罘,刊會稽...."

好吧,太學文體,不用看名字也知道不是觀瀾學生的手筆.

再往下看,吳奎看不下去了......

也不是說不好,主要前面一眾觀瀾儒生們的文章太好了,相比之下,吳奎是捏著鼻子看完的.

"什麼狗屁東西!"

吳奎最後還是沒忍住.

通篇就沒一句有用的,先是把官家數落一通,再把朝臣數落一通,和著從皇帝到百官都是廢物,就沒一個比他強的.

按說,這種罵人文章放在以前,考官和皇帝還真吃這一套,是越罵越有好名聲.

可是,這回不行了......

有觀瀾的在那比著,人家是有真東西,你這除了罵就沒一句正經話了.吳奎哪能喜歡?

"空有其表,虛浮無物!"

一看卷首,太學生,劉幾,劉之道.

到了現在,吳奎也沒話說了,其他儒生和觀瀾確實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

不禁好奇,范希文到底是怎麼教出來這幫學生的呢?連宋公序家的二世祖都能教好,看來,老范育人之道還有頗有本事的.

......

吳奎服氣了,余靖,孫沔又哪有不服之理?倒也光棍,悶著頭扮鵪鶉,好像剛剛在殿上吵鬧取仕不公的,就不是他們一般.

而老賈......可就尷尬了.

包拯冷眼看著賈昌朝,"開封取仕,中者兩百三十一人之考卷盡在于此.賈相公要是覺得哪里不公,直說!!"

"這......"老賈憋得滿臉通紅.心中暗罵,特麼也是不爭氣,哪怕差不多,他也有話說啊!

可是,實在差的太遠,他連沒理辨三分的底氣都沒有了.

龐籍這時也把手中一份考卷甩到賈子明手里,"這是犬子之考卷,賈相公可要好好驗一驗,別最後再鬧出個考場舞弊,閱卷存私的罪名來!"

"呃......"賈昌朝汗都下來了.特麼又不是我牽頭鬧事兒,吳長文他們也鬧了好嗎?你怎麼不找他們!?

呵呵,誰讓你身份特殊!

拿著考卷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算了......"

趙禎終于開口了.

看賈子明也是夠可憐的,這些年,這種尷尬和排擠也是沒少受.

"賈相公也不'容易’......"

"既然眾卿都不疑希仁取解之判,那就將開封解試的考卷張于貢院門前,以平考生疑慮."

"遵旨......"包拯拱揖領命.

"眾卿可還有上奏?"

"並無上奏."

"那寬夫,彥國和公序留下.都下去吧......"

包拯好好瞅了瞅趙禎,特別是袖兜......你還有一份考卷沒給我呢!

這個動作自是落在趙禎眼里......

"包卿家也留下吧."

"是!"

......

待殿上只余文彥博,富弼,宋庠和包拯.

趙禎才對四人問道:"你們誰知道這個梁山伯是誰?"

呃......

四人面面相闕,他們幾個都在觀瀾有客講之職,倒還真沒聽說觀瀾里有個學生叫梁山伯.

文彥博以為,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考生拿了解元,趙禎頗有好奇.緩聲答道:"許是今年才入觀瀾籍的仕子,我等都沒注意吧......"

趙禎搖頭,從衣袖里取出那張考卷,讓李秉臣遞到文彥博手中.

文彥博展開一看,嚇的手上一哆嗦,立時瞪著眼睛看向包拯.

"這份考卷都誰看過!?"

包拯心中一顫,如實答道:"除了我,只主薄韓曲,閱卷官董平書,複考官范純仁看過."

文彥博又急道:"剛剛賈子明可看過?"

"沒有!"包拯篤定道."我也覺得這篇策論有些敏感,上殿之後,卻是直接給了陛下."

文彥博長出一口氣,轉臉上請趙禎.

"還請陛下將旨,將韓曲,董平書,范純仁三人,即刻幽禁,萬不能走漏了風聲!"

趙禎微微點頭,給李秉臣使了個眼色,李大官立時會意,真的就出殿去"辦事"了.

富弼和宋庠心驚不已,到底寫的什麼,讓文扒皮和官家這般凝重?

富弼從文彥博手里拿過試卷,與宋庠湊到一處,只看一眼,也是嚇得不輕.

立刻明白,趙禎為何認定這不是一個新到觀瀾的考生寫的了.

《論大遼皇位內爭與我朝收複失地之良機》

"......"

富弼抬頭看向宋庠,"這應該是個與唐大郎走得極近的人才能寫出來的文章!"

宋庠嚇的一激靈,"莫要看我...卷主姓梁,又不是姓宋!"

抖了抖手里自己兒子的考卷,"我家那小子還是有分寸的,這種事,怎麼敢明著寫出來!?"

"那會是誰呢?"富弼喃喃自語.

"十三歲......還不滿十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