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人比人得死
g,更新快,無彈窗,!

說起來,還真不是觀瀾的儒生們尾巴翹上天了,實在是,那些啃書啃出來的各院仕子與他們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沒辦法,差距太大了.

......

其實,包拯糊名排次,再揭名錄榜的時候,也驚得不輕.

大宋朝.

別說大宋朝,就是自有科舉一途以來,也沒有哪家弟子,哪個書院,哪怕包攬前十的情況發生過啊!

他比儒生們看得更通透,事實上是,觀瀾不但是包辦了前百,把開封解榜屠了個血流成河.最連觀瀾考得最差的一個,宋庠家的老四宋楷,這小子在觀瀾之中墊底,在整個兩百三十一人的大榜之中卻是第147位.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前一百四十七名,觀瀾就給別的考生留了十個坑.

包拯都有點拿不准了,他倒不是不相信觀瀾的學生能考這麼好.做為去觀瀾上過課,任過客講的人,他清楚那些小子是什麼水平.

可這也太好了點,好到......會惹禍!

試問,哪一個號稱中正的臣子,能容忍這樣一份不可能出現的榜文昭告于天下?

可是最後,包拯還是照單發了.老包還是老包,只要問心無愧,他怕過什麼?

......

把榜文貼出去之後,老包知道這事兒肯定不能消停,所性也別等人家鬧了,自己先一步,進宮了.

可是,取解大計,那張幾乎就是觀瀾內考名次一般的榜文,立時就引起了朝臣的注意.

包拯以為他是主動出擊,哪成想,還是晚了.

等他到了宮里,整個政事堂,外加賈昌朝,孫沔,吳奎,剛回京的余靖,還有七八個禦史,十來個六部屬官,都擠在福甯殿里了.

讓內侍通傳之後,包拯進到殿中.

趙禎手里拿著兩張榜單,不由苦笑,"包卿家來得正好,正要去傳你."

抖了抖手里的兩張榜文,"這......"

趙禎手里的,不光有開封解榜,還有別頭場的榜單.

別頭場,不但唐奕拿了別頭解元,前五也讓觀瀾包了.

包拯正要說話,吳奎卻是搶選一步,怒聲大喝:

"包希仁,妄你中正無私,一生清明!怎麼還越老越糊塗了?這種榜你也排得出來!?"

吳奎真的氣壞了,他倒不是與觀瀾為難,主要是這榜排得太不像話了.

就算陛下對觀瀾多有偏幫,就算你們一幫子人與觀瀾書院有說不清的關系,但也沒這麼弄的吧?

"朝廷選材大典,豈容你如此兒戲!"

包拯一歎,"吳相公稍安,且容包拯細說."

"有什麼可說的?"吳奎還沒搭話,賈昌朝卻是陰陽怪氣的出聲兒了."陛下信任希仁,你才以禦史之職出知開封府.希仁就是這麼回報陛下的信任的嗎!?"

"觀瀾應舉150人,盡數得中不說,還皆在前列,希仁這次未免有些太明目彰膽了吧?公道何在?"

包拯橫了賈昌朝一眼,本來還想解釋一下來龍云脈,讓他這麼一陣搶白,都懶得與他爭辨了.

"他們皆是憑本事考過解試,怎麼?賈相公的意思,為了已示公道,讓老夫瞎排一通嗎!?"

"你!!"

包拯冷哼,"賈相公要是覺得老夫不公,大好向陛下上請彈劾."

"我!!"

賈昌朝這個氣啊,好不容易抓住包拯的把柄,可這老貨,還是那般硬氣.

"那你倒是說說,這個榜是怎麼排出來的!?"

包拯道:"就那麼排的."

......

"唉!"余靖一歎."希仁還是欠考慮了!就算觀瀾學生水平至此,希仁難道就不顧忌一下悠悠眾口?適當也得給天下仕子一個面子的吧?"

余靖這話說的還算中肯,他本不想摻合到與那個瘋子沾邊兒的事兒上,可是朝廷輪才大典,那是國之根本,確實太大.

他的話也是好心,就算觀瀾都是有本事的,在差不多的情況下,你也把別的仕子的名次適當提一提,最起碼別吃相太難看了.

連宋庠,龐籍這些有親子應考,且在觀瀾就讀的都覺得余靖這話沒錯兒.

不說讓你少取,起碼把太學和各地的考生名次提上來幾個,也省了不少麻煩不是?

可是,包拯卻是搖頭.

"這個面子,還真給不了......"

向高位上的趙禎拱手長揖,"啟稟陛下,開封府主薄韓曲正在殿外侯見.在他手中,是此次開封取解兩百三十一人的考卷."

"請陛下准其入殿."

趙禎也是一個頭兩個大,知道觀瀾這科會很耀眼,但他也沒想到,會是這般耀眼.

"宣!"

李秉臣聞旨,立時高聲唱和:"宣開封府主薄韓曲,覲見......"

......

不多時,韓曲進到殿來,與趙禎行過君臣之禮.包拯就把韓曲手上的兩百多份考卷接了過來,分發到在場的每一人手中.

"是非曲直,諸位同僚自行判斷吧!"

......

吳奎哭笑不得地接過考卷,心道,這有什麼可看的,都是新嫩仕子,在他們這些施政幾十年,作學問幾十年的老儒眼中,能答出什麼花來?

他也是當過閱卷官的人,就算有出彩的,也只是略有看點,高下之分也只在審卷人的喜好之間罷了.

包拯就想用這種辦法說服大伙兒?

不太可能.

而趙禎也接過李秉承遞過來的一分考卷,卷頭已經拆開了,一眼就能看到是誰的卷子.

梁山伯--十四歲!?

原來是解元郎的試卷,趙禎一下來了興致.

要知道,大宋朝最愛神童,十四歲的解元,當真是前所未有了.

晏殊當年也是十四歲得中,號稱大宋第一神童.但是,晏殊也只同進士的三甲出身,更沒拿到過解元這樣的殊榮.

翻開一看,字跡工整,秀立,端是一筆好字.

再看,經義紮實,詩賦言之有物,平仄相誼,韻聲分毫無錯.最難得的是,端是一手好文采,應試的詩也能寫得優美.看來,包拯這個解元給的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可是,往後一翻策論......

嘩啦一下,趙禎就把卷子合上了,登時汗都下來了.

不著痕跡地把考卷折了幾折,然後,往袖兜里一掖,收起來了.

"咳咳......"清了清嗓子."眾卿,看得如何?可有良材?"

"眾卿家......"

好吧,趙禎還生怕讓人看見他把考卷收了起來,哪成想,叫了兩聲,下面都沒人搭理他.

吳奎,抹著額頭,汗都下來了.拿著考卷的手都有點抖,這真是新科考生寫的?

他手里的,正好是前幾名的考卷.

第一個,蘇軾,蘇子瞻,一十九歲......經義詩賦不用說了,他老吳是作不出這麼大氣的詩的.

單是策論,就嚇了他一跳--

《六國論》!

特麼一個孩芽子,就敢妄言六國?好吧,人家還寫的真有料.

再翻第二個,曾鞏,曾子固.策論寫的是......《西北鹽法之遠慮言書》.

第三個,蘇轍,蘇子由......又是《六國論》!

第四個,章衡......《東南海事進策》

第五個,曾布....《言鄧州興民之後論》.

呂惠卿......《觀瀾教改案》

......

吳奎暗道,這幫孩子是要飛!

手里十來份考卷,皆是出自觀瀾書院的學生之手.每一個人的策論,從例證到實情,再到論點,論證,個個言之有物,而且涵蓋了政,經,軍,邊,幾乎是朝廷施政的每一個角落.

不客氣地說,就算是當朝實權官員上請皇帝的奏本,也沒人家這考卷寫的漂亮,寫的有東西.

除非是設身處地地真正研究過,考察過,思考過,不然絕對寫不出來這樣的東西.

與觀瀾學生的考卷一比,別的考生寫的那些東西就是無病呻吟,根本就沒法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