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屠榜
g,更新快,無彈窗,!

當解榜貼出,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往前靠,連劉幾這樣幾乎必中的大才子都心跳加速,上前兩步,緊盯榜頭的位置.

可惜,解元頭名,不是他......一陣失落.心道,考場之中風云莫測,果然這個解元並不是那麼好拿的.

但這也屬正常,誰讓開封取解是全宋最難的呢!

再往下看,劉幾安慰自己不得頭名也就罷了,只要名次靠前,也算沒白費多年的苦讀.

可是......前五還是沒有他.

劉幾微微皺眉,這一科高手這麼多?

再往下看,前十?沒有......

劉幾不淡定了,難道是閱卷官不喜吾之文風?給判出了前十?

他可是答上了五道題啊!這幾天太學諸生當然也有交流,能答五題的,只他一人.

想不出什麼別的理由,除了考官不喜,沒有任何可能把他扔出前十.

再看.

前二十,沒有!!!

劉幾有些呼吸緊促......

前五十!?還是沒有!!

額前布滿細汗,雙拳緊握,已經在不住抖動了.

終于......

劉幾終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第,一百零三名!不知道為何,他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只是,回頭一想,"怎麼可能?"劉幾再難控制情緒,縱聲大叫,早沒了之前的泰然自若.

"怎麼可能只列百位之後!?"

......

可是,任他喊得再淒慘,周身左右的儒生卻是一句都沒聽進去,那個在他身側的太學生,此時腦袋都不會轉了.

......

本以為四題就能得個好成績,結果他把前百名掃了三遍也沒看著自己,倒是看見曾子固的名字高掛在第三名的位置.

無法,只得在百名開外再找,一百五,沒有......

兩百,還是沒有!

太學生不由臉色煞白,冷汗連連.再往後可就剩三十左右個的解額了,這,這特麼是要落榜的節奏?

顫巍巍地往下數,二百一十......二百二十......二百三十!!

二百三十一--孫山!!!

"呀!!!"太學生殺豬一般驚嚎,指著榜單最後的那個名字失態狂喊:

"中了!"

"中了呀!"

"二百三十一!!孫山!就是我!!!"

左右一眾考生恨不得上去掐死他,他-媽倒數第一,你還好意思叫喚?不是說三題中第不難嗎?特麼老子怎麼就落榜了?

好吧,他們也是自己落榜,卻讓孫山這個逗逼抓住了取解的尾巴,心中不平衡.

再看榜單,劉之道居然出了前百,特麼哪兒蹦出來的這幫妖孽啊?

解元頭名,梁山伯.

第二名,蘇軾.

第三名,曾鞏.

第四名,蘇轍.

"誰知道這個梁山伯是誰?"

眾考生都是一臉的懵逼,都不知道這個梁山伯是哪兒蹦出來的.

"那這個蘇軾又是哪兒來的?"

這個倒是有人有些印象,"好像就是考完之後,在門前最跳的那個'孩子’......"

"那個十八九歲的孩子!?"

真是日了狗了,他還真離解元就差一點兒了.

第三的曾鞏,很多人還是熟悉的,畢竟入觀瀾之前就名聲在外.

第四的蘇轍......又沒幾個人認識了.

"好像是蘇軾的弟弟......"

"弟弟!?"那倒黴孩子就夠逆天了,他弟弟,那不是比他還小.

"正是他弟弟,蘇子由."有人篤定道."剛滿十七!"

日!!

眾人無不哀嚎,人比人得死.人家十七歲就能上榜前五,而再看自己,四十大幾還是"名落孫山".

"蘇轍還不是最小的."有人已經看到又一個名字.

"第十四名的晏幾道,乃是晏殊幼子,那娃娃還不滿十六!"

"十六!?"

眾人哀歎之余,猛的一驚:

蘇軾,蘇轍,曾鞏,晏幾道,好像......好像都特麼是那個土匪窩里出來的吧?

再細看榜文,第五的章衡,第六曾布,第七呂惠卿,後面的王韶,張載....

好像都特麼是觀瀾的考生,觀瀾這一科又炸了!!

......

"不用數了......"劉之道終于陰著臉色開口.

他在太學的時間最長,對同城而立的觀瀾書院也最了解.

"前百之中,除了頭名解元梁山伯,第十一名的祝英台,不知是何方神聖,余者九十八人,盡出觀瀾!"

"怎麼可能!!!!"

孫山跳著腳大叫,"怎麼可能啊?"

你特麼前兩科,一科中個十多個咱們還信一信.這特麼一科中一百多,還把前百差點包圓兒了,這怎麼可能!?

而接下來,一個剛回過味兒來的儒生的一聲驚叫,更是把孫山嚇得腿一哆嗦,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我想起來了!"

"那個梁山伯與祝英台,就在我前一位驗的考籍,進的場!"

眾人一震,"哦?快說說,是何等風采?"

這可是僅有的兩個觀瀾系之外的考生,大家當然禁不住的好奇.

可是,他們注定失望,那出聲的考生臉上一苦.

"那兩人......也穿的是觀瀾儒袍."

"......"

"而且......"

"還有而且!?"

那考生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而且,那個梁山伯......看樣子也就十三四歲."

"......"

"....."

"....."

此言一出,場中頓時鴉雀無聲.

這二人坐實觀瀾出身,也就意味著,觀瀾書院這一科不但延續前兩科的輝煌......

上兩科,觀瀾書院是兩個狀元,兩個榜眼,已經夠逆天了.

可是這一科,雖只考了解試,但是包攬開封解場前百,這是什麼概念?

這特麼就是屠殺,是屠榜,把開封仕子轟得渣子都不剩.

而且,還是讓一個十三四歲的奶娃娃得了解元......

簡直是天理不容!

--------

與此同時.

曹佾和潘豐到了樊樓,正欲上樓小酌幾杯,卻被三樓的一個包間里傳出的進酒之聲吸引.

二人好奇地走過云,隔著珠簾一看,登時一臉的哭笑不得.

......

掀開簾子走了進去.

"你們這幫混小子,不去貢院觀榜,怎麼還有心思花天酒地!?"

里面坐的一桌,正是宋楷,龐玉,范純禮,外加曾布,章惇等人.

大伙兒喝得正高興,一見是曹國舅和潘豐,立時一怔.都是熟人,哪還會外道.

宋楷熱絡道:"端是巧了,來來,國舅與潘伯伯上坐,小侄與你敬酒."

曹佾才不願意和這幫孩子一起摻合,不肯坐下.繼續問責道:"少來這套,說,怎麼不去觀榜?"

宋楷嘿嘿一樂,"有甚好看,還不都是那麼回事兒."

"好不容易進回城,當是玩個痛快,誰有心意在那浪費大好時光?"

"......"

蘇軾卻是一挑眉頭,"國舅去了嗎?"

"去了."

"哦."蘇小軾點了點頭."那可知解元是誰?"

曹佾答道:"沒細看,好像是個姓梁的......"

"姓梁?觀瀾可沒有姓梁的."

蘇軾略有失望,"看來,坊間也不是沒高手啊!"

章惇則道:"那破題能考出個什麼水平?解元旁落也屬正常."

蘇軾點頭,"也對,會試再見真張!"說著,端起水酒招呼大家繼續歡飲.

曹佾哭笑不得地看著這幫混小子,"你們就不擔心不中?"

宋楷搖頭:"不擔心."

""...

"閉著眼睛都能中!"

......

好吧,曹佾也是服氣了.唐大郎希望觀瀾教出一群虎狼之輩,可是這幫土匪還沒斷奶,牙還沒長齊,卻已經把尾巴翹上天了.

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