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放榜
g,更新快,無彈窗,!

是不是吹牛,還真不是他們評出來的.

說句裝13一點的話,這些普通儒生和觀瀾儒生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

若是比個奇淫巧技,文學手法之類的技巧,觀瀾的學生可能不比外人強太多.

但是,論起大策大論,國政朝思......那外人就真沒法兒比了.

也不看,給觀瀾上課的都是些什麼人.

范仲淹,杜衍,尹洙,孫複,這種就不說了.朝堂的在職官員想來任客講,三品以下的官員都排不上號,得走關系才有希望爭得這分殊榮.

......

回到觀瀾,諸生把考題向范師父一說,范仲淹略一琢磨,與幾位老師交換了一個眼神.

"嗯,是有點兒簡單了......"

......

至于唐奕和范純禮那邊的別頭場......

因為是全宋的"後門兒"考生統考,題目不歸老包出,比之開封府取解要簡單得讓人發指,范仲淹連問都懶得問了.

而觀瀾的儒生們經曆了這次解試,把心里最後那一絲緊張都給扔沒了.

以至于,對于何時發榜?能中幾人?這樣本應關心的問題,根本提不起興致.

--------

五日之後,貢院門前再一次被萬人占領.

今日是解試放榜之期.

此時,所有開封取解的考生都彙聚于貢院之前.對于他們來說,那張即將張貼出來的榜文,將決定著他們一生的命運.

在場的眾儒生之中,有的人考得並不好,但心中仍有不甘,期待著奇跡的出現;

有的人胸有成竹,只不過來享受榜上有名那一刻的通快;

而有的人,在乎的不是中不中的問題,而是第幾名的問題.比如,站在最前端的劉之道,和那天那個被打的太學生.

劉幾關心的只有第一,他只關心第一是不是他.而那個太學生則沒有劉幾那麼高的心氣兒,但是期待一下前幾名還是可以有的.

此時,太學生極為騷包地掃視整個等著揭榜的儒生.

"之道,看見沒?觀瀾那幫土匪一個沒來!"

劉之道輕描淡寫地一笑,"來與不來,有何關系?"

"當然有關系!"太學生瞪眼道."牛皮吹得震天響,到了丟人的時候卻躲了,什麼東西!"

劉幾又是輕描淡寫地一笑,沒有接話.

不過,從表情上不難看出,這位大才子也只是把觀瀾當一個笑話.

過了一會兒,才突兀地輕聲道:"煌煌大宋,還沒到取一幫土匪入朝的地步!"

......

此言一出,立時引來無數追捧.劉幾宛若眾星捧月一般立于貢院門前,說不出的意氣風發,光芒萬丈.

只不過,不論是劉幾,還是一眾考生,誰也沒注意到,貢院對面的茶攤兒上,兩個中年人正冷眼看著貢院門前的一切,極盡嘲諷......

......

大宋對百姓寬仁到了極至,開封城民也早就被趙家溫和,仁慈的作風慣壞了.是以,商販的點心攤子,茶擔子,都擺到了皇城根兒上,絲毫沒有皇城禁地,避而遠之的覺悟.

此時,曹佾和潘豐二人一邊品著茶湯,一邊等著放榜.

"這幫渾小子,心還真大!!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一個都沒來?"

潘豐無語地一笑,"沒聽他們整天掛嘴上的那一句嗎?"

"老子天下第一!!"

"都天下第一了,區區解試,誰還當回事兒?"

曹佾一揚下巴,"看,那不有當回事的嗎.貢院門口那個劉之道就挺當回事兒,不然也不會站在最面去騷包了."

潘豐則是自嘲道:"還有你我二人......也當回事兒了."

他們兩個坐在這兒干嘛?當然是替唐奕來看榜的.

對于這次唐奕應舉,比唐奕自己還上心的,那可是大有人在.

曹,潘二人比誰都盼著唐奕能拿一個好成績.

一來,唐奕若是高中,那隨之也就步入了朝堂.對于觀瀾商合和他們兩家來說,將是一個全新的開始,輝煌的開始!

二來,大宋朝,曹家,潘家,欠唐奕太多了......

這些年,他所承受的誤解和罵名,也太沉重了.

在這個士大夫大于天的時代,再多解釋,再多宣傳,也比不上金榜提名來得名聲大.

唯有科舉揚名,才能為唐瘋子真正的正名.

所以,今科大比,曹潘二人才會無比的重視.

所以,趙禎才會違背道德良心的,把狀元暗許給了唐奕.

......

二人沒坐多一會兒,就見貢院門前一陣雜亂,曹佾下意識坐直了身子,知道這是放榜了.

給身邊的小厮遞了個眼色,小厮會意,立馬一溜小跑地過了街,使勁兒往榜下擠.

潘豐端著茶碗,一動不動地盯著榜下.

"你說,大郎能中個第幾?"

曹佾嫌棄道:"你管他第幾,能中就行!"

潘豐一想也對,能中就行.

當下也不再說話,專心盼著看榜的早點回來.

而那小厮足足一刻鍾才又從人堆里擠出來.

"中了!中了!"

還沒到近前,小厮已經開始高聲報喜.

"中了!"曹佾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中了?!"

激動地看向潘豐,"中了!"

潘豐也是激動地站了起來.

他倆心中也知道,唐奕的本事其實不差,應該是能中的.

但是,不到真落于榜上,他們兩個,包括宮里的趙禎,誰也放不下心啊.

"第幾!?"

小厮也是激動得不行,"唐公子得中......別頭解元!!"

"呼......"

二人長出一口氣,砰的一聲砸到條凳上.

那叫一個舒坦!

"別頭解元......解元!!"

小厮又道:"不但公子高中,京師解試,觀瀾書院得中137人!別頭場13人!一共150個應舉考生,盡在兩榜!"

"好!!"

"太好了!"曹佾猛一拍桌子,把茶攤小販嚇了一跳.

好吧,曹佾不知道觀瀾具體多少人取解,只聽到了盡在兩榜,不然,150這個數字可就要出事兒了.

"快!"曹佾激動過後."你我這就進宮,與陛下報喜!"

潘豐笑道:"陛下可比咱們還上心,肯定派人盯著呢,料是早就知道了,還要你報?"

曹佾一想也對,卻是他高興過頭了.

"那咱們速回觀瀾,好讓大郎知道這個喜訊."

說著,隨便從懷里一摸,翻手就扔給了茶攤掌櫃,那小販接過,差點沒嚇得背過氣去,手里攥著的,是一大錠金子.

乖乖!!!這得多大的造化啊?讓他遇上了.

"客官,常來啊......"

高聲一喊,可是哪還有人?兩位大爺早就走出老遠了.

......

而曹佾走了幾走,一想不對,"那瘋子自己都不當回事兒,咱們給他操的哪門子心?"

......

"不去了!"曹佾越想越憋曲,你考試,我堂堂國舅爺給你看榜?

"且晾著他吧,看是真不急,還是假不急!"

潘豐哈哈大笑,"也好!走,去我樊樓暢飲幾杯!"

曹佾點頭,"走!!"

......

曹潘二人就這麼離開了貢院門前,可是,貢院門前的上萬考生,卻是一個也沒走......

每個人心中都不自禁地生出一種怪異的感覺:

真他娘的......日,了,狗,了!!

......

Ps:這一科大比,還涉及到古文運動和太學文體的碰撞,但是蒼山不想寫,與大劇情無關.提到也是一筆代過,有興趣的書友,自己去百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