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考題有點難
g,更新快,無彈窗,!

"二哥!?"

太學生差點沒噎死,那黑小子管巡檢叫"二哥"?

什麼情況?

呵呵,可不就是二哥......

這綠袍官員,正是禮部貢院巡檢使--范純仁,范老二.

太學生有點不淡定了,怎麼?還遇上"親戚"了?

不過,細一琢磨,好像也沒啥大事兒.這可是國考重地,就算是親哥能怎麼著?他敢當著幾千仕子的面徇私枉法不成?

......

而王韶這句話卻沒讓范純仁有絲毫動搖,冷聲道:"那也不行!這是貢院門前,你還想不想考了?"

王韶一縮脖子,灰溜溜地退了回去.雖心有不平,但也無法,為了太學的孫子們耽誤了前程,太不值得.

范純仁又看向隊中的唐奕,語氣不容有疑,"給我收斂點,管好這幫小瘋子!"

唐奕一推手,范老二什麼時候也改不了他一本老正的毛病,可他從小偏偏就吃范老二這套.

"沒想動手,就是嚇嚇他."

范純仁點頭,見曾鞏還是瞪著牛眼,一臉凶像.對于這位,他還真不太好說什麼,畢竟曾鞏論歲數比他還大上不少.

"子固,看開些,行不行,考場上見!跳梁小丑,何足存思?"

......

話是挺刺耳,但是傳到太學生耳朵里,還是心下一松,至少免了一場皮肉之苦.

可是,哪成想,范純仁那只是前半句,後面還有半句沒說呢.

"再說了,君子報仇,十年未晚.考完了,還不是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

我噗!!

聽了這後半句,太學生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有特麼你這麼勸架的嗎?

看來,放考之後得走快點.

......

曾鞏依舊不言.

他曾子固入觀瀾之前就不把這種人放在眼里,入了觀瀾,更不放在眼里.可現在卻讓這麼個無名之輩當眾嘲笑,哪能那麼容易順氣?

范純仁也知多說無益,轉頭對唐奕道:"別頭場在太學那邊,趕緊滾過去."

唐奕嘿嘿賤笑,一拍依舊憤憤不平的曾鞏,"聽見了沒?考完了再說,不差這一時."

說完,對一眾觀瀾儒生嚷道:"行了,我走了,你們老實點,不許惹事哈!"

正要調頭走,見曾鞏還是瞪著那儒生,他說要走也沒個回應.

"唉......"唐奕無奈一歎.

"你要實在等不到考完,也別在這兒動手啊!"

"傻不?大伙都看著呢,影響多不好?"

湊到曾鞏耳邊,卻用所有人都聽得見的聲調道:"找個沒人的地方......偷偷地干活.懂不?"

"走啦!!"

......

目送唐瘋子大搖大擺離去的背影,眾考生無不暗暗擦汗.

唐瘋子還是唐瘋子啊,不是俗人,這哪是偷偷地干活?

而大伙兒還沒反應過來之時,曾子固終于露出一個微笑,上前一步,一把攬過太學生的脖子.

"同窗之誼,多年未續,走,咱們找個沒人的地方,聊聊舊情!"

......

太學生腿都軟了,下意識想躲.可曾鞏那大胳膊跟鐵箍似的勒著他,想動彈一下都不行.

"你你你,你干嘛?"

"你放開我,我跟你不熟!"

"救命啊!我不認識他,續什麼舊!?"

"啊!......"

"嗷......"

......

從遠處角落里,傳來那太學生殺豬一般的慘嚎.

一眾考生聽得直瘆得慌,特麼觀瀾匪幫就是觀瀾匪幫.一窩活土匪!

"都愣著做甚!?"范純仁的聲音適時響起.

"時辰已到,評考籍入場!"

說完,仿佛沒聽見那邊的慘嚎,沒事兒人一般......走了.

--------

解試只是一個初選的過程,所以,盡管朝廷和地方都十分重視,但也遠沒到會試,殿試的繁瑣程度.

考生憑考籍入場,監考使吏也只是通過考籍上對考生的描述,粗略查驗就算過關.不用像會試一般,得把考生扒光,恨不得菊花都得翻開來看看里面藏沒藏東西.

范純仁作為外場主理巡檢,也只要監督下面的人驗籍,驗人罷了.

幾千人光進場就得半個時辰,觀瀾的學生也是早就進去了,無一人有差池.

眼瞅諸生就快進場完畢,范純仁坐在門外的桌案前,無意間掃中兩個已經查驗完畢正要進去的考生,不由一頓.

這兩人......有點面熟......

在哪兒見過?

正要再看兩眼,二人卻已經閃進了考場.

范純仁莞爾一笑,可能是哪里有過一面之緣吧.

......

解試只考一天,辰時進場,酉時收卷.考題只是初選之題,一般由州官或者當地名儒出題,重在考察基礎.

開封因為是京師之故,皇權重地,一般不由開封府尹出題,會上請官家.而官家又不能搶了臣子的風頭,一般又會指派三館的大學士代請題目.

可是,今年有點特殊,三館的學士不是有親子應考,就是和觀瀾走得太近.趙禎怕節外生枝,惹來不必要的麻煩,索性也別麻煩別人了,讓開封府尹自己出題就算了.

現在打坐開封府的,是臭臉包拯.老包是有名的鐵面無私,他來出題,無人可以詬病.

可是,老包不但臉臭啊,這老家貨伙還不通人情.

你說一個解試,差不多就得了唄,只要基礎不差,略有文采的,就取了,左右還有會試火煉真金.

可是,老包不.

他覺得,國考這是朝廷的一等大事,馬虎不得,一定要考出真材實學.

于是......

開封這一科取解悲劇了,考題那叫一個難啊,絕大多數考生看到題目都是一個頭兩個大.

有參加過幾科國考的儒生無不哀嚎,這取解的題目,比往科會考還難.

這可如何是好?心慌之下,筆都拿不穩了.

其實,他們這麼緊張完全沒有必要.也不想想,解額是固定的,說不好聽的,就算所有人一題不答,也得在白卷里挑出二百三十一額.

緊張個屁啊?你不會,大家都不會.

老包的用意只是讓這些儒生認清自己,謙虛應考,將來做官也好腳踏實地.

......

酉時一到,准時收卷,一眾儒生無不垂頭喪氣地出了貢院.

出來第一件事兒,就是三三兩兩聚于一處,議論起考題來.

有人抱怨道:"夫之大國,不尊大,不言小,不專武,亦不忘兵.文以輔政,武備于邊.是為上國也.然,何以民?"

"這這,這是殿試才會考的大策大論,怎麼取個解也論大道?"

"難......太難了!"

而有的人連題目都沒弄懂,"這個'何以民’,到底是民當何為?還是君王將相何為治民啊?"

"完了,完了,這哪是我等末學能答的題?今科取解,開封一地必是尸橫遍野了."

"依學生之見,除了經義,詩賦,策論共六題.能答上三題者,大概就可進會試了."

"三題?"有人瞪著眼珠子."能解兩題,必中無疑!"

"哈哈!!"

一聲放笑,引起眾人的注意.

只見一個頂著烏眼青兒,半張臉都腫歪了的儒生,得意地走了過來.

"小弟不才,答上四題,豈不是必中!?"

正是那個被曾鞏拉到角落里,"偷偷"揍了一頓的太學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