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送考
g,更新快,無彈窗,!

又是一年中秋月.

回山繁華依舊,卻再見不到半個儒生.

冷香奴倚在窗前下望,面無表情,神態木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姑娘,還是別等了."

身後傳來徐媽媽的聲音,"中秋一過,就是解試開仗.這個時候,唐公子哪還有心思來聽曲兒?"

冷香奴一窘,"誰等他了,再也不來才是香奴的幸事呢!"

"唉......"徐媽一歎."老身又得勸姑娘一句了,別總是與唐公子擰著來,歸根結底,他還算是幫了咱們."

"若真是被你氣的不來了,姑娘還哪能在這回山清閑?"

"我......"冷香奴一陣委屈,略有不服."媽媽~!"

"哪里是我氣他,明明就是那土匪有意戲耍."

"與其在這兒被他氣死,倒不如回去被打死來得乾淨!"

徐媽上前,"說什麼醉話?聽媽媽的,他不是要取解了嗎?你去送個考,一來給家主看,二來也是貼心之舉."

"興許唐公子一高興,就不再為難與你了呢?"

--------

解試,又叫秋闈.故名思議,是在盛秋舉行.

一般來說,各州府取解的日期都在八月初,考完五日放榜.中者,則要立即起程趕赴京師,參加來年的春闈會試.

古代可不是當今,想去地球另一頭兒,打個飛的,半天就到了.

山高路遠,道路險阻,走上幾個月都是正常的.

像川蜀,廣南諸州,因為路途太遠,秋闈甚至在五六月份就已經開考了.就是為了讓考生提前上路,唯恐耽誤考期.

當然,這些問題對于開封來說,都不是問題,誰讓它是"東道主"呢?

解試,會試,殿試,都在這一個城里,方便得很.

所以,開封的秋闈之期定在八月二十七,是全宋最晚取解的地方.

二十七當日,一過五更鼓,整個觀瀾就沸騰了起來.

唐奕被君欣卓叫醒,洗漱更衣,下樓用飯.

考箱是早就准備好的,里面考試能用上的東西一應俱全,根本不用唐奕操心.

吃了飯,唐奕拿起考箱就要出門,可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

"巧哥呢?"這一早上都沒見著蕭巧哥.

君欣卓道:"昨晚睡在蘇小妹那里了."

唐奕一皺眉,抱怨道:"這丫頭,越玩越瘋了,爺這麼重要的日子也不說來送送......"

君欣卓白眼道:"行啦,有我送你還不夠嗎?"

唐奕大樂,"夠......"說著話,賊手又不規矩起來.

君欣卓推開他,"快走吧,范公他們都等著呢."

"哈,且先放你一馬!"

拎著考箱,去與范師父會合了.

......

此時,天還沒亮,大課舍前燈火通明,觀瀾今科應考的148人,盡數彙聚于此.

曹滿江獨臂不失威儀地立于人前,整隊肅穆.

老曹雖然不再軍中,但是在他眼里,秋闈,就是戰場.

一聲喝令:"都有了!"

啌!

下首百多儒生,整齊列隊肅立.

老曹回身,于范仲淹身前道:"稟告范師,148名考生,盡數到齊,可否起程赴考?"

范仲淹點點頭,"嗯......"

環視眾人,"諸師有訓,慎思慎考,耀我觀瀾!"

"遵,師命!"

下面一百四十八人的喊聲差點沒吼破天,一雙眼睛直冒綠光,憋了這麼多年,終于到一顯身手的時候了.

這時,唐奕也到了.

范仲淹看他來了,把他叫到隊前,"來的正好,你與諸生說幾句吧,以壯聲威!"

唐奕一笑,"這有啥說的,一個取解而已!"

回身對眾儒生道:"告訴范師,我們的口號是什麼?"

"老子天下第一!!"

"哈哈哈哈!"

喊完之後,大伙兒自己都笑了,原來還挺緊張的氣氛一下子就松了下來.

"就是嘛!"唐奕大笑."一個破秋闈,考不過就趁早回家哄孩子,別回來給咱觀瀾丟人!"

"對!"眾人齊聲應喝."考不過就回家哄孩子!"

......

好吧,范仲淹身後的蘇洵臉色一下就憋得通紅,這幫混蛋,罵誰呢!?

他當年就沒過得了解試......

唐奕不知道蘇老泉窘態,繼續向范仲淹玩笑道:"老師安心等著,區區解試,不足掛爾!"

說完,回身大手一揮,"出發!"

一眾儒生抬頭挺胸地奔著山下就去了.

范仲淹等幾位師父本來還想去送考,可讓唐奕這麼一說,心里琢磨,也對哈,區區解試,太當回事兒了吧?

兩手一背,回去了......

"讓他們自己考著玩吧!"

--------

唐奕打頭,儒生們浩蕩下山,行至山門,大伙兒一下就愣住了.

時晨尚早,本應黑漆漆一片的街市之上,竟然有燈火搖曳.沿著大路一直到碼頭,一盞盞花格宮燈把整條街照得宛若瑤台仙境,如夢如幻.

而每一盞花燈之下都擺著一把琴,都坐著一位明豔動人的嬌態娘子,一直排到碼頭.

"乖乖......什麼情況?"

蘇軾擠到隊前,這陣勢,他哪見過啊?

呵,沒見過的還在後頭呢.

一看觀瀾應考仕子下了山,街道兩旁的紅塵豔姐兒們也不說話,也不起身,玉手微揚,細指撩撥,上百把瑤琴齊鳴......

一曲《狀元詞》打破了回山黎明前的甯靜.

百琴齊鳴,百人同唱,那感覺,根本就不是平時聽曲兒能比的.

所謂仙音繞梁,懾人心扉,也不過如此了.

......

唐奕緩緩邁步走在前面,緩行于街市之上,兩旁盡是昏燈絕豔,琴音嬌唱.

別說儒生們沒見過這陣勢,唐奕也是沒見過啊,聽都沒聽說過!

整個回山的青樓豔姐兒都來給觀瀾儒生送考,這等殊榮,千古未有啊!

蘇子瞻恨不得閉著眼睛走路,恨不得踩著那軟綿綿的琴聲進考場.

"值了,值了......取不到解額也是值了!"

啪!

啪!

王韶和章惇兩個大巴掌同時甩在蘇軾的後腦勺兒.

"閉嘴!!聽曲兒......"

......

唐奕行到凝香樓前,特意多看了兩眼,但是,門前卻是空空如也.

快走幾步,臨近碼頭,終于神表有所舒展.只見那團妖火果然安坐埠頭之上,膝間琴音流轉,同唱一曲《狀元詞》......

立于碼頭靜聽,直到一曲終了.

滿街嬌娘置琴起身,朝著碼頭方向深深一拂,"預祝諸位,旗開得勝,金榜提名!"

......

唐奕笑了.

大宋風流,盡收于此!!

回身對著一眾儒生放聲大喝:

"告訴諸位娘子......"

這回都沒用唐奕把話說全......

"老子天下第一!!"

"哈哈......"

大伙兒哄笑著爭先登船,唐奕也是向冷香奴點點頭,在眾嬌娘的目送之下,登上了赴考的大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