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白給的狀元誰不要
g,更新快,無彈窗,!

出了凝香閣,唐奕剛一抬頭,就怔住了.

因為街面兒上,迎面走來的是曹國舅和潘豐.

"你們怎麼在這兒?"

這兩位可是有日子沒來回山了,因為老師發過話,再來......打出去!

"找你!"

曹佾斜眼看了唐奕身後的凝香閣一眼,"又跑這兒來快活?"

"滾!"唐奕笑罵."我這是辦正事兒!"

潘豐咧著嘴,連毛胡子都乍乍開了,"頭回聽人說,逛花館子也算辦正事兒."

唐奕不與他爭辯,"已經把話遞過去了,再特麼打狄青的主意,就別怪老子無情了!"

曹佾道:"能乖乖聽你的?"

潘豐也道:"你還是悠著點吧!現在的情形可不是發瘋的時候,且先忍忍.實在不行,我潘家在三衙給他騰個地方,讓狄漢臣先呆一段兒."

唐奕搖頭,"那是兩回事兒......"

"你以為狄青愛呆在西府受那份活罪?"

"可他必須呆在西府!"

二人也不明白唐奕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既然唐奕有了計較,那就由他去吧.

曹佾又看了一眼凝香閣,提醒道:"反正我覺得,這個地方你少來,別真一時嘴快,把不該說的也露了出去."

......

他不提還好,越提唐奕越煩,"特麼那就是個榆木腦袋!"

"別說我沒說露,老子就真說露了,那傻妞也不帶往出泄的!!"

二人對視一眼,"什麼意思,你說這是一出美人計嗎?"

唐奕郁悶道:"可能是開始嚇唬的太厲害,給嚇壞了."

"這段時間,故意說給她聽,想讓她漏出去的事兒,一件也沒傳出去."

"看著挺有主意的一個姑娘,卻是笨得要死!"

說到這里,唐奕還恨恨地淬了一口,"******,白費工夫!"

曹佾和潘豐有些哭笑不得,論瞪眼說瞎話,還是唐大郎厲害啊!

逛窯子還真讓他說出了"辦正事兒"的味道.

--------

既然在街上碰見了,曹佾,潘豐也就不上觀瀾去觸范公的黴頭,三人在街邊找了一間茶棚坐下,要了三碗冰犁湯.

唐奕率先開口,"說說吧,大遼那邊可有動靜?"

曹佾道:"陛下發話了,一直到大比結束,不讓你過問大遼的事情."

"說吧."唐奕有點不耐煩."不讓我摻合,反倒心里不踏實."

曹佾扭不過他,只得如實交代.這段時間,大遼還真是動作不少.

"耶律重元已經聚攏了五萬雄兵,加上白溝河一線的駐邊守軍也盡數被其收入帳下,如今已經有十五萬大軍陳兵幽州."

"加之你給他的毛紡之技,他倒用得不錯.借以與大遼各部拉攏關系,朝中已經有許多貴族被他綁到了一條船上,料想應該離起事不遠了."

"這麼快!?"唐奕瞪著眼睛.

他當然希望耶律重元快一點,可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而且還聚兵十五萬!?有點兒多啊......"

唐奕怕耶律重元兵太多,要是一下子把耶律洪基攆了過去,那笑話可就大了.

潘豐則道:"一點不多!我倒覺得這個數目剛剛好.再少,耶律重元就不敢動了."

"哦?"

"你想啊!"潘豐飲了一大口冰梨湯."以耶律重元的性格,是不敢把這十五萬大兵全數投入到與耶律洪基的一戰的.他生性多疑,西邊的突吉台部雖與之有暗盟,但真到接骨眼兒上,他肯定還是不放心,要留些兵馬防上一手."

"同樣,對大宋他也不會放心,還要防一手."

"再怎麼著,扔個五六萬兵在燕云的西,南兩側,也是少不得的."

"所以,真打起來,耶律重元最多有十萬可用軍卒,剛剛好!"

唐奕點頭,潘豐說得不無道理,可能是自己太過緊張了.

"既然如此,讓陛下在雄州一線撤兵吧!"

曹佾大笑,"還用你說?五日前,著令石進勇回撤百里的軍令已經發了下去."

"咱們把白溝河一線全讓了出去,這回耶律重元要是還不放心後方,那就真沒輒了."

......

唐奕算是徹底放心了.

現在,大宋上下都憋著一股勁兒,這股勁推著大伙兒奔著燕云這個目標而去.說上下一心,也不為過.

"對了."

曹佾轉了話頭,貼到唐奕耳朵邊兒上小聲嘀咕.

唐奕開始還沒弄明白他怎麼神神秘秘的,可是聽下去之後,不淡定了.

曹佾在他耳邊說的是,趙禎帶了個話兒.

大意就是,只要唐奕過了解,會兩試,狀元就是他的了.

這特麼多不好意思?強行作弊.

最後一關的殿試,出題人是趙禎,最後定名次的也是趙禎.唐奕只要過了解試和會試,就等于內定了狀元.

"這......不太好吧?"唐奕覺得得應該謙虛一下."狀元嘛,還是要自己考的."

曹佾白了他一眼,順著他說:"好像是不太好!要不......我跟陛下說請一番,還是算了.以大郎的本事,考個狀元自不在話下!"

"別啊!"唐奕立馬本性敗露."白給的狀元不要,傻啊?"

節操這東西對于唐奕......

不值錢.

"沒事,我就勉為其難地收下了吧!"

"哈哈哈哈."曹佾搖頭大樂."你呀,陛下說的一點沒錯!"

"陛下說什麼了?"

"陛下說,你肯定不會不好意思."

"哈!"唐奕這個高興."還是他老人家懂我."

曹佾看著唐奕,緩聲又道:"陛下還說,這是你應得的."

--------

至和三年的夏天.

唐奕過得悠哉游哉,雖然狀元內定了,但是解試和會試還是要自己考的,書還是要讀的.

大遼過得明松暗緊,耶律重元和耶律洪基各自為大遼開朝以來最大的一場內亂,暗暗積蓄力量.

文扒皮和富彥國過得卻並不開心.

這一年,大宋又起水患,他們兩個東挪西湊,已經是強弩之末.

這時候,二人最盼的就是先些讓燕云之謀塵埃落定,好展開唐子浩那個謀劃了近十年的改革大計.

可是,問題來了.就算大遼打起來,大宋有機可乘,但是,哪來的錢用兵啊?

朝廷的制庫里,可是一個大仔兒都沒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