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豬一樣的隊友
g,更新快,無彈窗,!

昨天忘說了.

用蘋果手機的兄弟們,因為ios賬期的問題,你們的打賞要三個月後才能計算積分,所以對蒼山升級沒有任何幫助.

蒼山要打賞是為了月底的升級,不是為了圈錢.所以,你們的心意蒼山心領了,正常看就行,打賞就不用了,純屬浪費!

-----

狄青自打當上了西府首相,可以說換了一個人一般,處處謹小慎微,朝上更是顯少發聲.

一般的西府事務,他也都交給龐籍或者丁度兩位樞密副使來干,自己甚少參與決策.

可以說,已經窩囊到不像他了.

對于尊為師長的范仲淹,還有忘年交一般的唐奕,狄青也是盡量克制往來,除了年節會派人送來一些薄禮,這幾年就沒往觀瀾跑過.

可是,有些時候,不是你小心就能躲得過去的,畢竟東西兩府叫得上"相公"的就那麼幾個坑.別人的都動不了,就只能從這個武人下手了.

唐奕今天特意來了老師的住處,為的就是狄青的事情.

此時,范仲淹,杜衍,富弼,還有文彥博已經為這事商談半天了,歐陽修也在.

唐奕進來,見眾人聊得正熱,也就沒出聲,靠邊坐下了.

富弼正在分析形勢,"如今,彈劾詬病漢臣的折子很多,各屬知州大半都有上請,言辭激烈,惡意重傷的自不在少數.但有一些人說的還是有理有據,畢竟宋遼邊境尚有重兵鋪陳,漢臣作為大宋第一的戰將,應該在戰場,而非中樞."

文彥博則道:"那些無理取鬧,無中生有的,我等倒可利聲喝斥,可是正經上請的,卻是......"

說到這里,文彥博頓了一下,下意識地看了眼剛進來的唐奕.

"依彥博之見,倒不如現在就讓狄青去雄州領兵,左右最近耶律重元動作頗多,料想大事不遠!"

唐奕見他看了眼自己,心下鄙夷,你特麼看我做甚?還是心虛!

說白了,文彥博的心思可沒有富弼,范仲淹這般中正.雖然有唐奕壓著,可他還是打心眼兒里看不上狄青的.

唐奕正想出聲頂文彥博兩句,卻不想,正閉目養神,大伙兒都以為睡著的杜師父神游太虛一般蹦出來一句:

"現在去雄州,和打起來再去雄州,是不一樣的......"

唐奕暗贊,聽見沒有?杜師父這才是深明大義的.

現在被罵去雄州,和打起來重用去雄州,能一樣嗎?

萬一狄帥去了雄州,和原本的曆史一樣,自己生悶氣,氣出個好歹可怎麼辦?

這時,范仲淹也出聲了.

"從朝局的角度來說,漢臣也不能放下去."

抬頭看向文彥博,"東西兩府這幾年好不容易穩固下來,大宋朝終于不用天天想著換宰相了.正是政通朝穩的好時候,你們著手革政的根基也在于此!"

"這個時候把漢臣攆走,那這個穩固的局勢也就破了.將來是不是又要像從前一樣頻繁換相,誰也說不准."

文彥博一窘,"彥博也是隨口一提,您別往心里去!"

......

歐陽修這時撚著胡須.

"修倒覺得希文所言差矣."

"東西兩府的穩固,與漢臣的關系不大.這幾年,他在朝中的處境大伙兒都看在眼里,留下來倒是受罪."

"依修之見,倒不如出去呆一呆來得痛快些."

"再說了,如今彈劾之聲頗高,要是還賴著不走,也是有辱清名."

好吧,既好清閑,又好面子,這段話說的很歐陽修......

"我看啊,大伙兒也別爭了."

"事前老夫和漢臣也聊過,他雖不想出朝,但是情勢如此,已非已願所為.一會兒我就起個折子,上請陛下把漢臣調走算了,這樣大家都有一個台階下."

......

"唉......"

唐奕暗歎,有時候曆史就是這麼奇妙,他改變了很多,可是有些東西卻是打死都改變不了的.

比如:醉翁這個"豬隊友"--

他又要坑人了!

唐奕覺得,不能再裝啞巴了,由著這老頭兒弄下去,把他自己坑了不說,連帶著把狄青也給害了.

不無嗔怪地出聲道:"歐陽師父,您可是要青史留名的."

"呃......"歐陽修一呃,隨之傲然."怎麼?你小子要說什麼?"

唐奕又道:"狄帥也是要青史留名的."

歐陽修糊塗了,"這不挺好,有何關系?"

噗!!

除了歐陽修,所有人都笑了,顯然就他自己還沒聽懂.

"爾等笑甚!?"

唐奕無語地搖頭,心說,您老還是回去老老實實做學問吧,當官兒真不適合你.

給歐陽修解釋道:"您要是真遞個折子上去,把狄帥放出京,您說後人寫史,是把這個迫害忠良的罪名歸到您這個文壇盟主,國學大家頭上,還是羅列一堆無名小卒背罪,來得實在?"

"......"歐陽修腦門兒開始見汗了.

"萬一,狄帥出京之後有個什麼三長兩短......"

"臭小子,莫要嚇唬老夫!"

唐奕一攤手,"我可沒嚇唬您!到時,一個遺臭萬年的奸臣形象,您是肯定跑不了了."

歐陽修這回臉都綠了.

"你這逆徒,目無師長!老夫就是隨口一說,可沒當真......"

"哈哈哈哈!"

眾人哈哈大笑,歐陽永叔的腦袋都用在寫文章上了,朝堂政治他還真不如唐奕看得通透.

唐奕也是呲著大牙直樂,看著這老頭兒吃癟,端是有趣.

"所以,我說嘛,這種事兒歐陽師父是不能干的."

"老夫就沒說要干!"轉臉這位就不認賬了.

唐奕自然沒法跟自己的老師爭辯,轉頭看向文彥博.

"老師自然不干,但我看文相公合適啊!"

"我?"

"對呀!剛剛不是說,依你之見,就把狄帥放出京嗎?你來寫這個折子,正好!"

"切!!!"文扒皮嘴都咧歪了."我就提一嘴,你可別瞎說!"

特麼遺臭萬年的事,他才不干呢.

"我剛剛也就那麼一說,我看啊,漢臣還是在西府呆著吧!現在西北和遼邊用兵甚多,西府可缺不了他這個懂兵的行家!"

于是,幾位老儒,大臣在這個屋子里就算把事情定了下來.

狄青就是被罵死,也得厚著臉皮在樞密院坐著.

但,此一議也不是沒有效果,至少這些名臣,大儒統一了意見,再有人彈劾狄青,也能為他分擔一些火力.

......